第174章 玩二十一點

小說: 重生之都市縱橫 作者: 重生之都市縱橫 更新時間:2015-02-03 17:45:04 字數:3962 閱讀進度:174/308

“啊!?”所有人的嘴巴都張得很大,很大,那是他們所能張大的極限,貌似不這樣就不能表達他們的驚訝之情。

那些們對云夢龍的景仰開始如滔滔江水,這么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要求一個清純美女上床,這他是什么行為?這是老太太倚墻看表喝粥卑鄙無恥下流到極點的行為啊,他還真是流氓中的極品,賊中的霸主啊!

聶靈韻臉上紅暈不絕火燒云一般連綿,她神色極為復雜的看著云夢龍,雖然很復雜,但是重點突出,那就是想一刀宮了云夢龍,讓他去練葵花寶典,看他還敢不敢如此調戲她?江唐也想不到云夢龍說出這樣的話,做流氓也要做一個有內涵的流氓嘛,這么粗俗也太讓人失望了。

云夢龍很無辜的看著大家道:“啊什么啊,用得著這么驚訝么?我還沒說完呢,我是說要她跟我上床具用品公司去買些家俱,家里剛裝修不久,還缺些東西,我又不知道缺什么了。一看靈韻就是個秀外慧中的姑娘,她肯定知道我缺什么的,所以我要她幫我去買,明白了吧?一看你們這德行就知道你們那蕩的思想,真是以之心度我君子之腹。”云夢龍指著那些大義凜然的指責,那樣子要多不要臉就有多不要臉。

“怎么樣,沒問題吧?”云夢龍眨眨眼睛,帶著戲謔的笑意看著聶靈韻。

聶靈韻不敢看云夢龍的眼睛,她低下頭,平復了一下心跳道:“愿賭服輸,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

云夢龍拿了聶靈韻的電話,抱了籌碼瀟灑的走了。

“夢龍真是好雅興,到哪兒都不忘泡妞呢!”江唐忍不住諷刺道,語氣里不無酸意。

云夢龍訕訕的笑道:“哪里哪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不也是為唐唐才學這惡心的要死的賭術么?”

江唐一聲,不再甩云夢龍,而是直接走到隔壁賭廳的一個賭臺上,二十一點,也就是俗稱的黑杰克。

二十一點是賭場里非常牛并且流行的一種玩法,錢來的比較快,也很刺激。黑杰克是最好的牌,也就是剛發牌就能拿到一張a,和一張10,j,q,k中的一張,組成二十一點,如果閑家拿到,莊家就必須賠償一點五倍的賭注。

江唐是個專業的賭術高手,她坐在臺上時整個人的神情就變了。那種投入認真真的很美,俏臉上蒙上一層淡金色的光華,嘴角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眸子如最亮的晨星。

連續十把黑杰克了,莊家是個成熟穩重的中年人,同時也是個撲克牌高手,一副牌洗下來,手法神鬼莫測,能記下他洗牌的人就可以說的上是絕頂高手了,眼前這女人,只能用恐怖來形容了,隨便切牌都能拿到二十一點,而且還是黑杰克,這樣下去,他就該卷鋪蓋走人了。想到這,他抹了下額頭上密布的細密的汗珠低罵道:“見鬼了真是。”他抬頭深深看了江唐一眼,又看了看她那雙如玉般超越凡塵的修長潔白的雙手,沉聲道:“據我所知,能有這般技術手法的女人只有三個,而有這樣美麗的一雙手的則只剩下一人了,小姐莫非就是千手觀音,江唐!”

江唐淡然一笑:“你眼光倒是不差,繼續唄。”

那人臉上表情變得十分鄭重:“江小姐今天不該來的。”

江唐歪了歪頭,俏皮的道:“噢?為什么?”

“第一,富貴云來雖然曾經是青幫的,可現在是龍虎門的。我們老大是龍爺,那是一個神一般的人物,就算你們青幫是過江猛龍,在云海這個地方,青幫的結果只能是灰頭土臉。第二,你來找場子不該這么高調的,你若低調點,贏點錢就算了,或者有輸有贏的來,也不會有人注意你,可是你現在,連續十把黑杰克,太張狂了,若不找回場子,富貴云來干脆就要關門了,第三,目前有個高手正好在富貴云來,而那個人,江小姐恐怕不想見到。”那人想了想,說道。

江唐對那莊家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嚇唬我么?你見過云夢龍么?”

那莊家也是老實人,老臉一紅道:“龍爺是忙人,豈是我能見得到的,龍爺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實一代人杰,他雖為我龍虎門老大卻也是民族英雄,你可知道那rb海盜幾百人被鯨鯊襲擊,其實”他說到這突然住口,然后嘆息道:“我若能一睹龍爺風采,此生無憾矣。”

江唐美眸里揉滿笑意,貌似不經意的瞥了云夢龍一眼,心想,這云夢龍怎么就這么傳奇呢?她不知道,如今云夢龍在云海,那就是上帝一般的存在,至高無上。云夢龍聽了這話也是受寵若驚,他以前總覺得自己的名是虛名,是龍夢云炒出來的,不實際,聽他們議論也就是那么回事兒,一個聊天的料而已,閑著沒事兒拿來扯的淡罷了,這次聽到人家見他一面就死也甘心的話真是,真是有些意想不到了,不過美中不足的是,若這個人是個大美女該多好啊!

江唐低聲嘀咕了一句,那你可以死了!

莊家沒聽清,問了一句:“江小姐,你說什么?”

江唐嬌媚的一笑道:“沒什么,我說發牌,你都洗了幾十遍了,我可沒留心你洗牌哦,聽說云夢龍這么厲害,嚇都嚇死我了。”江唐做西施捧心狀,要多誘人有多誘人,讓人看了那叫一個心疼,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她換上。

莊家沒轍,他不明白早就報告上面了,怎么還沒人來呢?帶著疑惑,莊家硬著頭皮正要發牌。

江唐伸出潔白如玉的酥手制止道:“且慢,我想讓這位朋友幫我切牌,沒問題吧?”江唐說著另一只手指著云夢龍。

莊家奇怪的看了江唐一眼,又看了看云夢龍,眼中閃過驚異之色,云夢龍雖然神華內斂,可隨意一站,那姿態就已經卓然,他不張揚,若不留心,你不會注意到他,可若注意到,你必然會發現他的與眾不同。莊家沒有拒絕的理由,只好無奈的點頭道:“這位先生請切牌。”

云夢龍已經耳濡目染了一些時候,也懂得切牌是怎么回事兒,他都不用留心看,莊家那在常人眼中快的讓人眼花繚亂的洗牌手法在云夢龍眼里就像老太太散步,還得是慢放的那一種,每一張牌的順序都擺在腦海里。

云夢龍隨手把牌一分,說:“ok!”

莊家都不知道自己把牌洗成什么樣子了,有一個觀點是,你若不想讓別人看出你在想什么,最好的辦法就是你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洗牌亦然,若想別人不知道牌的順序,那么自己就洗的也忘了順序好了,一切聽天由命。

兩張紙牌攤在江唐面前時,莊家徹底傻眼了:一張a,一張k,又他是黑杰克!這不是活見鬼是什么,莫非幸運女神和云夢龍有一腿么?還是云夢龍認了幸運女人做干媽?

一會兒功夫云夢龍跟前的賭注翻了二十倍,大約有一千萬左右。云夢龍和江唐兩人的高調引來了周圍人的圍觀,江唐絲毫不以為意,穩坐釣魚臺。云夢龍更是絲毫絲毫不在意了,他不知道這兒有人正緊緊盯著他呢,不過那個人倒沒有惡意。

眾人看著江唐,一邊驚訝一邊驚艷,江唐沖閉路電視眨眨眼睛,慵懶的伸了伸胳膊,露出上身美好的曲線,眾人眼球掉了一地,口水泛濫成災。

“差不多咯,我們現在有一千萬籌碼,可以進vip賭房了,見識一下真正的高手。希望那個高手不要讓我失望才好哦。”江唐微笑著說道。

莊家有些垂頭喪氣,他看著江唐搖搖頭道:“千手觀音不要變成沒手觀音才好,這次你真的來錯了。”

江唐不以為怵,嘿,旁邊這位抱著籌碼的帥哥可是云海第一牛人云夢龍啊,有他護駕還有來錯之理么?況且來的地方不是什么龍潭虎穴,而是他云夢龍的一個賭坊,這跟回老家有什么區別啊?

江唐親熱的挽著云夢龍的胳膊,美麗的白兔的外延有意無意的摩擦著云夢龍的胳膊,云夢龍泛起**之感。

云夢龍呵呵笑著,被美女親密的挽著,還抱著那么多錢,那模樣活像個花癡加暴發戶!

云夢龍湊到江唐絨毛可見的水晶一般的小耳垂處輕聲道:“唐唐別忘了你欠我的吻哦。”

江唐俏臉微紅,躲開云夢龍吹出的調皮的氣體,她大膽的看著云夢龍道:“放心,答應過你的我一定會兌現。”江唐如水的眼波抹去溫柔接著道:“你剛才怎么做到的,明明是二,三,四點的,怎么成了一,三,四點了呢?”

“你都說過啦,素手閻羅的色盅之密主要在落桌的瞬間,我凝心傾聽,發現本來是五點和六點的色子變成了三點和四點,既然變了兩個,索性都變了好了,我就把最后一個色子變成一點咯。”云夢龍隨口答道。

“我知道是你動的手腳,可是你從頭至尾就沒什么動作啊,我是想知道你怎么做到的?”江唐好看的眉毛微微糾結。

云夢龍裝模作樣的看了看四周,沒人注意他們說話,他湊到江唐耳邊,江唐的秀發散發著清淡的香氣,云夢龍大力吸了一口輕聲道:“秘密!”

江唐一直等待著云夢龍的答案,云夢龍左顧右盼折騰了半天,最后整了個秘密,豈不是氣死人么?江唐伸出右手,在云夢龍的大腿根部狠狠的捏了一下,結果呢,云夢龍跟植物人似的,一點反應沒有,依舊笑得很花癡加白癡。

江唐知道云夢龍不會說了,就轉移話題道:“我有些不安了,越接近vip賭房越覺得里面有一股氣,或者真的是個絕頂高手,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我一個人恐怕不行。”

云夢龍點點頭:“怎么幫你?”

“見機行事。利用你記牌的本事兒吧,我都驚訝剛才你怎么記得那付牌的順序的,唉,你還真是個天才呢。本來師傅說我是個天才,可是和你一比,我還真是個天生的蠢材。”江唐想到云夢龍的表現,再想到自己辛苦的訓練,有些心理不平衡了。這就是人比人氣死人的道理,對于云夢龍這種不可理喻的絕對的天才,和他比不是自取其辱么?江唐這種不平衡的心理一閃而過,這樣的人比是沒法比了,不過,嘿嘿,他可是個男人,還是個流氓,流氓可是喜歡美女的,而江唐又是個美女,那么

“兩位請進,我們老板和周先生等候多時了。”一個穿著西裝打著領結的小美女說道。

一間vip中的vip賭房,這是專門為身家幾百億美金以上的人準備的賭間。門有電子感應系統,兩人一站,門唰一聲開了。

黃金打造的賭臺,翠綠色的高細致桌面,水晶地面,最先進的監視系統,避免出千和作弊之用。這里的裝飾比之拉斯維加斯的大賭場的vip賭間也不遑多讓。

“是你!?”江唐柔美平靜的表情不見了,她睜大了眼睛不能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人。(重生之都市縱橫../3/3940/)-- ( 重生之都市縱橫 )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