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陰謀序章

小說: 當冰遇上火(GL) 作者: 小白NO1 更新時間:2015-03-14 20:02:12 字數:5100 閱讀進度:86/112

“孫成,現只會越來越錯,”林若寒絲毫沒有因為那把冰冷的槍而恐懼,她了解孫成,即便現他失去了理智。

“小寒,現無路可退了,”孫成推著林若寒往后退了兩步,臉上的表情無比痛苦。用槍對著自己心愛的,這種感覺就猶如一把刀一般插他的胸口。

“還來得及,只要現把槍放下,孫成是個好警察,”林若寒皺了皺眉頭語重心長的對著孫成說道。

“來不及了,一切都太晚了,本來是一個好警察,可是因為,鄭然,就因為讓的一生徹底的毀了,要殺了,”孫成眼睛里滿是血絲,握著槍的手不停的顫抖。就他的槍從林若寒腦門上移開指向鄭然的瞬間,孫成應聲倒下。

林若寒回過神低下頭,看著已經躺地上的孫成,滿臉驚訝,血順著他的腦袋慢慢淌下來,他的眼睛用力的瞪著。手中的槍已經因為突然的倒地而掉落到一旁。

“瘋了,殺了他?”鄭然撓著腦袋,嗡嗡的耳鳴聲而自己耳邊作響,看著身邊那個冷漠的夕優雅的把槍放出懷中時,鄭然沖到夕的身邊,用盡所有的力氣大聲斥責著他。

“早知道這么吵,應該等他殺了之后再殺了他,”那雙琥珀色的眸子閃出冰冷的光,而比起這句話更讓鄭然吃驚的是“他”的聲音。

夕拿起手機,“泉叔,來A市南郊的小木屋,這里有一具尸體要處理。”

“的聲音怎么怪怪的,”鄭然撓了撓頭,豎起耳朵聽著夕的聲音。

林若寒彎下腰伸出纖長的手指輕輕撫孫成那張猙獰的臉上,她閉上眼睛眉頭緊皺著。

“是女的?”鄭然瞪大了眼睛仰著頭努力想要看清楚夕的模樣。

夕沒有說話,慢慢的朝著林若寒身邊走去,“沒事吧?”她的聲音不帶任何感□彩,縱使是一句充滿關切的話從她嘴里吐出也感覺帶著些許冰冷。

“不該殺了他,不過知道如果不殺了他可能倒下的就是小然了,”林若寒垂下眼皮,臉上還帶著憂傷。孫成的死讓她心痛,是為了這個曾經那么英勇的男子,如今卻死這個骯臟的小木屋里而心痛。

“誰說倒下的會是?不會躲開嗎?”鄭然這下子不樂意了,眼神立刻變得不屑,一旁像個小老頭似的不停嘟嚷著。

“哼,”這一聲冷哼從夕的鼻息傳入鄭然的耳里,鄭然如同一只憤怒的小獸一般豎起了頭發,她直逼夕的面前,雖然與夕之間個頭還是有些差距,但她絲毫未出下風,而是擺出了那副流氓的嘴臉,“憑什么笑,,自己打扮的怪模怪樣的,大晚上的穿著一身黑,以為是演蝙蝠俠啊。真是可笑。”鄭然說完之后覺得整個立刻輕松了許多,她沖著林若寒自信的挑了挑眉毛,然后轉過頭一臉鄙夷看著夕。

“有本事再說一遍,”夕的聲音冷漠的讓鄭然脊背發涼,想起剛才她冷血的一槍,看看還淌著血的孫成。她黑亮的眼睛變得閃爍。“怎么。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她的聲音變得有些結巴,她努力的咽了一口吐沫,慢慢的說道。“一定長的太丑了,所以不敢露臉,有本事就把這身滑稽的裝扮給脫了啊。敢不敢脫,有本事脫啊。”鄭然擺出一副無賴的嘴臉。

就這時,夕慢慢褪下黑色斗篷,小木屋昏暗的燈光灑她那頭褐色的卷發上,深邃的眼睛微微上揚,她有著東方少見的高挺的鼻子,紅唇燈光下嫵媚惹。她的眸子對上林若寒,而林若寒的目光卻冷冷的看著身邊的鄭然,原本對夕充滿厭惡的鄭然好像夕褪下斗篷的一瞬間徹底不見了。

“看呆了?”林若寒推了推身邊呆立的鄭然,淡然的提醒著。

這時鄭然才回過神,努力揉了揉眼睛,忍不住看一眼這個脫掉斗篷的女子。

“不記得了嗎?”夕紅唇微開悠悠的說道。

“什么?們認識嗎?怎么不記得了,”鄭然撓了撓像鳥巢般的腦袋,把劍眉皺成八字,努力的自己認識的美女中搜尋著此類異國女子的片段。

而鄭然還努力回憶時,身邊的林若寒卻開口了,她驚訝的指著夕不確信的說道,“是小黑。”

“小黑?”鄭然回過頭看著身邊的林若寒,又看了一眼夕,“可是她不黑啊。”

“終于想起了,”夕微嘆了口氣,欣慰的說道。

“們認識?”鄭然驚訝的指了指夕,又指了指林若寒。

“小黑,為什么會加入黑幫啊?”林若寒輕咬著唇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一切說來話長,”夕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她看著終于想起自己的林若寒,心中無比的愉悅。“先回家吧,林老爺為擔心呢。”

林若寒點點頭,跟著夕走出了木屋。

此刻的鄭然找一滿臉不悅,昏暗的燈光灑她單薄的身體上,她搖晃了一下腦袋,兩離開之際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徹底的被這兩遺忘了。

“喂,喂,喂,們都走了,尸體怎么辦啊?”這時,她突然想起還有輝哥,她拾起孫成掉落的槍推開后門,卻發現找一沒有輝哥的蹤影,她半瞇著眼看著那兩條車輪印記嘆了口氣。現她只能默默祈禱拿到錢的輝哥能夠安安心心的遠走高飛。

****************************************************************************

“小然,能夠再次見到,真好,”猴子拍了拍鄭然單薄的肩膀,絲毫不掩飾臉上的喜悅。

鄭然點點頭,心里卻滿是不爽,真的這么弱嗎?活著回來至于讓高興成這樣。

“現輝哥算是徹底解決了,”猴子悠閑的走到桌邊,他優雅的拿起桌上的紅酒,閉上眼睛,表情享受的將酒杯放鼻尖聞了聞。慢慢的抿了一口。

“不怕他回來報復么?”鄭然試探性的問著滿臉悠哉的猴子。

“怕什么?要報復也是報復啊,”猴子笑著用酒杯指了指鄭然。

鄭然立刻感覺脖子一涼,條件反射性的縮了縮脖子。“怕了什么,他。他應該不會回來了吧。”

“以對輝哥的了解,現他應該早就拿著錢夏威夷享受著海域沙灘了。”猴子摸了摸下巴認真的分析道。

聽猴子這么說,鄭然立刻長吁了口氣,猴子笑著拍了拍鄭然的肩膀,“現們的實力已經僅次于青龍堂了。”

“噢,看來這次輝哥倒臺,撈了不少油水啊,”鄭然嘴角帶著壞笑,一溜煙竄到桌子邊上拿起酒杯,仰頭將酒灌入口中。

“嘖嘖嘖,慢點喝,真是牛嚼牡丹,”猴子看著鄭然這樣喝紅酒的摸樣,臉上的五官立刻擰了一塊,心疼的說道。

“們下一步先把夕給除掉,”鄭然抹了抹嘴邊的酒漬,黑亮的眸子帶著堅定。

“不急,”猴子摸著如錐子般尖銳的下巴,變得老沉起來。

“啪,”鄭然手用力的拍桌上,表情變得急切,“急,很急,這個夕必須盡快除掉。”自從那天小木屋林若寒和夕相認了之后,這幾天林若寒看著自己幾乎如看到空氣一般,如果不盡快除掉夕,林若寒早晚要和自己say goodbye。

“小然,為什么這么想要除掉夕,”猴子瞇著眼睛,眼神變得老辣。想起林龍生日那天鄭然如此緊張林若寒就讓猴子隱隱感覺不妙。

“額,因為她會破壞們整個計劃,”鄭然表情立刻變得鎮定起來。

“記住,沒有任何能阻擋們的計劃,”猴子勾住鄭然的肩膀,循循善誘的說道,鄭然不停的點頭,表示贊同,突然猴子眼神閃出陰冷的光芒,“特別是林龍的女兒。”

猴子別過臉瞟著鄭然,他感覺出鄭然的身體聽到這兩個字之后變得僵硬起來,然后又接著說道,“可以利用她,但是決不能愛上她,要知道,她的爸爸是的殺父仇。而且以后,不對,”猴子搖了搖手指,慢慢的繼續說,“是不久之后,們會殺她的父親。”

鄭然感覺心突然一陣緊縮,她的表情變得嚴肅。她一直不敢想象,當她有一天真的將林龍就地正法之后,那林若寒呢,想到林若寒,她不禁用力捏了捏眉心,突然而來的沉重感讓她喘不過氣來。

“小然,們都是做大事的,記住心一定要狠,”猴子半瞇著眼睛,對著鄭然幽幽的說道。看著鄭然沒有反應,猴子將原本搭鄭然肩膀上的手用力捏了捏。

肩膀上的疼痛感讓鄭然瞬間清醒,她抬起頭驚訝的看著猴子,猴子臉上的表情變得憂傷,他轉過身聲音變得低沉,“哎,千萬不要像的父親一樣,他也是因為心太軟了,才會。。”

“好了,不要再說了,明白了,”鄭然用力拽著拳頭,表情變得堅定。而她卻沒有注意背過身的猴子臉上那抹陰冷的笑容。

******************************************************************************

“林嫂,小寒還沒回來?”晚上,鄭然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里,卻發現偌大的家里只有林嫂一。

“小寒,她沒和一塊嗎?”林嫂從廚房里探出頭,有些驚訝的看著鄭然。

鄭然無奈的搖了搖頭。

林嫂不解的繼續說道,“可她剛打電話說有約不回來吃飯啊,原來不是啊?”

“當然不是,”鄭然把外套摔地上,然后一屁股躺到沙發上,用力的喘著氣。

“們到底怎么啦?”林嫂走到鄭然身邊,拾起鄭然丟地上的衣服,小聲的問道。

“能怎么,沒怎么,”鄭然賭氣的望著天花板。想起那天夕把林若寒帶到林龍身邊時,林龍那副欣喜的摸樣,鄭然肚子里就全是火。

“難道沒有出力嗎?為什么功勞卻算夕一個身上,”鄭然沒頭沒腦的來上這么一句,把林嫂弄得迷糊起來。

“夕是誰啊?”林嫂有些不解的問道。

“別和提這個名字,”鄭然刷的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那個妖嬈的女,果然應驗了那句話,越美麗的女越惡毒。

“小寒,回來了,”林嫂的話讓心里暗暗詛咒夕的鄭然回過神來,她扭過頭看著打扮別致典雅的林若寒,黑亮的眼睛滿是不屑。

林若寒忽略鄭然的眼神,往樓上走去,鄭然終于按耐不住性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晚上到哪去了?”

林若寒停下腳步,回過頭,眼神帶著淡然,看著滿是怒意的鄭然,“憑什么質問?”

“小寒,小然們不要吵啊,”林嫂看出兩之間火光四射,立刻上前制止。

“小寒,不要和那個夕來往,看她那殺不眨眼的摸樣,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鄭然耐著性子對著林若寒說道。

林若寒嘴角勾起冷笑。鄭然立刻納悶,“笑什么?”

“笑說話的摸樣,讓想起了孫成,”林若寒的這句話讓鄭然的心被猛烈的撞擊了一下,她緊皺著眉頭,認真的看著林若寒,“再說一遍。”

“和他一樣看總是那么片面,”林若寒轉身瀟灑的上樓了,留下鄭然看著她的背影沉思。

*************************************************************************

“夕,知道最近猴子動靜很大嗎?好像下一個目標是,”林龍把玩著手中的鳥籠,瞇著眼不經意的對著站身邊的夕說道。

“?”夕琥珀色的眸子閃出一縷笑意,性感的紅唇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林龍回過頭打量著夕,依舊是一身黑色的風衣,摘掉面罩的她露出了那種妖媚勾的臉蛋。“就跟這籠子里的小鳥一樣美麗。”

“林老爺子真會說笑啊,”夕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回答著。

“不過美麗的東西她也有變質的一天,”林龍把雙手放背后,意味深長的看著夕。

“林老爺子的意思是?”那是琥珀色的眼睛閃出不解。

“哈哈,”林龍笑著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面一片綠色的樹林,悠悠的說道,“林龍,之所以能混到今天這個地位靠的可不是運氣。”說完之后轉過身看著夕,發現夕臉上的不解并未退去。

林龍那雙帶著寒意的眸子里射出令恐懼的光芒,“如果任何一個想利用的女兒從而取代的位置,那他的下場只會有一個。”

“死,”林龍把死說的很輕,但夕臉上的表情依然風輕云淡。“林老爺子,明白的的意思,不過從來都沒讓失望過。不是嗎?”

“哈哈,”林龍笑的更加爽朗,他走到夕的面前,眼神變得冷漠,“希望不會讓失望。”

**************************************************************************

一個煙稀少的小茶館里,進來來了一個打扮神秘的客,而她的出現引起了服務員關注的目光。

“孫成是怎么回事?”宋思灰壓低了帽檐小聲的問著身邊一臉不悅的鄭然。她看出來這個小鬼從和她見面到現一直擺著一副臭臉。

“他死了,”鄭然懶洋洋的回答道。

“死了,”宋思卉臉上寫滿了驚訝,“那尸體呢?”

“不知道,可能被處理了,”鄭然撓了撓頭,一副不耐煩的摸樣。

“是誰殺的,”宋思卉眼神變得犀利,看著鄭然認真的問道。

“夕,”這個字幾乎是從鄭然牙齒縫里蹦出來的。宋思卉注意到鄭然眸子里的火花。

“夕,就是青龍堂的老大,”宋思卉眼神變得嚴肅,“可是這個據所知一向很神秘,從不參與幫派間的爭斗的。”

“不管怎樣,都會鏟除她的,放心,”鄭然拿起茶杯一口氣將茶壺里的茶灌入口中。

“夕的出來出現讓覺得整件事沒那么簡單,”宋思卉表情嚴肅的看著鄭然。

“管他的,反正他們都會被除掉,”鄭然站起身子轉身走出茶館,看著鄭然這幅浮躁的摸樣,讓宋思卉忍不住搖了搖頭。

作者有話要說:下集預告:與宋思卉見面完之后,鄭然憋著滿肚子怒氣回家,走到別墅門口卻發現林若寒和夕抱在一塊,兩人的行為親密的讓鄭然憤怒,她上前想要打夕,卻遭到林若寒的阻止,在氣頭上的鄭然要離開林若寒,在鄭然無家可歸的時候,卻遇到了剛做完兼職準備回學校的張語潔。

忙啊,忙啊,小白還是努力來更。希望大家還是一如既往的支持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