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最強之論

小說: 道破天穹 作者: 道破天穹 更新時間:2015-03-07 12:29:29 字數:3351 閱讀進度:732/1630

“大哥。”

梁快低語,目光炯炯的看向前方,這是他們離開那片區域的第五天了。葬魂天崖所在的位置越來越清晰,那里非常的巍峨,險峻。稍微靠近之后才發現,那‘葬魂天崖’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鷹嘴一般。

而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里,更是有不下六位魔尊從上方掠過。若非早有部署,被發現的幾率很大。

“強者之心不穩,真的有那么嚴峻?”

梁快對此很不解,于今日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

高志沉默,隨后輕嘆一口氣,低聲道:“強者之心是鑄就無敵心的基礎,對有些不可一世的天才來說,這是最珍貴,同樣也是最脆弱的。只有擁有真正的強者之心,才可鑄就真正的無敵心,一旦有損,心底就會留下不可抹滅的陰影,除非自己過了自己的那一關,否則一生都難以蒞臨巔峰。”

“甚至可以說,成也它,敗也它。成,登臨巔峰,傲世群雄。敗,一生不可再來,如破碎的鏡子,再也難以復原。”

梁快驚訝,下意識的問道:“可,真正的巔峰位置,應該只有一個人才對吧?”

“是的,所以很殘酷。一人成,萬人俯首。”

高志點頭,這是非常殘酷的道路。一旦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如此做,力求一生無敗,這是何等的艱難?溫室的花朵,也根本踏足不了這條道路。

若是真到了那一步,強者之路上,敗者只有亡。因為,他們不會甘心屈居人下。

這是通向真正巔峰的道路,也是最殘酷,最冷血的道路。

那一條路上,碰到的對手,只能夠擊殺,或者自身隕落。

“可是,相傳霸者在未成尊前,也曾有敗。可他到了最后,不還是成為亙古最強者,天下第一強者?”

梁快又不解了,他不曾鑄就強者之心,也無法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不清楚。”

高志搖頭,霸者太神秘了,也許傳言有誤,也許是他真的過了自己的那一關。

可如果是他高志呢?

他還無法清楚,如果真的有一個同為獨道境,甚至是低于他境界的強者將他碾壓,將他擊敗,那也將比死還痛苦,強者之心也將完全破碎掉。再見之時,絕對不會比秦劍看到自己的情況好上多少。

可自問,他的運氣還算是好的。雖然敗過,但是敗的并不徹底。于絕境中求生,于絕境中掙脫。他的路是坎坷的,但是他卻一直在走,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他覺的害怕,他所害怕所恐懼的,只有親人與朋友是否會遭難,僅此一點而已。

“搞不懂。”

梁快咂舌,嘆了口氣道:“雖然感覺道理很簡單,可就是想不明白。”

高志微微一笑,的確,從字面上來說,就是強者的心態。可實際上呢?那是一種來自心底對自己無比的認可,甚至是一種催眠,在不斷的告訴自己,自己就是最強的那一個,沒有做不成的事情,沒有鎮殺不了對手。

這是一種極致的心態,很極端,甚至有些病態。

而且……

高志也有些無奈,梁快是注定不可能成為那樣的人。

因為,強者,不屑于偷襲。一切都將光明正大,于正面擊潰自己認為是對手的對手。就好像來自天犬王族的青年對他一樣,即便他高志擁有‘絕世妖邪’之名,可只要他的傷勢沒有痊愈,只要他高志的境界低于對方太多,那么他就不會出手。

不是因為不屑,而是因為層次不同。

那是真正的強者之心,也可說是真正的無敵心。無畏一切,敢給高志時間繼續成長,一直到與他同一個境界,甚至是境界超過他。這對他來說,無所謂,要的是暢快一戰,即便是死,也要死的灑脫,死的讓他覺的值。

這樣的強者不多見,當年葛迎晨就差點被高志震懾的強者之心潰散。可最終還是錯過了,現在想來,倒也算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可卻從來沒有人想過另外一件事情,如果兩人在對立面的話,葛迎晨真的還有那個心態與高志進行生死對決嗎?

也許,答案讓人惋惜。

“只要今天的你比昨天的你強,這就足夠了。”

高志輕語,他并非不希望眾人不想變的更強。只是,那強者之路,最終將是孤獨的路,也是最無情殘酷的道路。比起很多人,他們的確很出色,但是這世間到底有多少強者蟄伏,誰又能夠知道?

無道子、神劍子等人先不說。就是那擁有八卦神紋的青年,在他出來之前,又有幾人知道?那種戰力,簡直可怕的讓人驚悚。揮手間就將兩位妖尊斬殺當場,連厲魄的‘無影魂術’都被對方以特殊的手法抵擋住,隨后進行的連番攻擊,更是逼的厲魄無法應對。若非白兔有個什么‘大姐’,恐怕連白兔也都要喪命當場。

那般強勢,這世間真的就那么一點嗎?

他是強,可卻因為那位‘大姐’的名號,而忌憚不敢出手。高志可以看出來,他對妖魔鬼怪沒有一絲好感。可卻硬生生的收手,不為別的,只因為那個‘大姐’更強,更可怕。

道羅大陸,只是這世間的一角,還有無極瀾海、北極冰海等浩瀚的海域,更是有古荒那種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到了現在,就算高志也吃不準到底還有多少絕世天才沒有出現。那些人都是十萬,乃至百萬中無一的存在,堪稱逆天的怪胎。

所以他高志不希望梁快等人也要為了那個念頭而葬送一生。即便無法最強,以他們目前的情況,也足以踏足真正的強者之流。

“最強,就真的那么難嗎?”

梁快悵然,忍不住嘆了口氣。試問天下修士,又有哪幾個不想成為最強?

“一個領域的話,不難。”

高志思索良久,給了他這一個答案。“速度,神魂,肉身,道圖等等,都有各自的巔峰。可想要最強,這一切卻都要涉及,無所不通才能夠應對一切。只有那樣,才會是真正的最強。”

一個領域達到極致,就已經難的讓人無法想像,因為那是最巔峰的位置,只能夠有一個人佇立。可要是成為真正的最強,那就太難了。不可能一個最強的人,連一個擁有極致速度的人都對付不了,那樣的人,只能夠說強,不能夠說是最強。

最強,就是涵蓋一切,任何法對他來說都沒有用。任何人對他來說,都不過是襯托,是附庸。

“好難。”

梁快搖頭,“簡直無法想象一個人可以做到那個程度會是什么樣,不過,我相信大哥你可以做到。”

“會的。”

高志點頭,眼底深處有殺機閃過。無法成為最強,他如何能夠與霸者爭鋒?不成為最強,他如何在這世間立足?

也許很久很久之前,道尊就是他的夢想,就是他最大的期盼。甚至柳怡都只希望他能夠成為道尊,能夠為他一脈復仇。而如今,他卻成長到了這個可怕的地步,卻也知道了更多的事情。

如果只是復仇,針對高家某一脈的話,他高志拼盡一切完全可以做的到。可要是涉及帝王呢?那個人,到底會強到何種地步?霸者到底給他們留下了什么樣的手段,可以讓兩大王朝屹立不倒,威懾六大山門與其他王族?

這一切,都是一個秘。

“我會在速度的領域成為第一,成為天下最極致的速度強者。”

梁快握了握拳,下定了決心。曾經的他,其實也想成為最強,速度只是其中一方面。如今經歷了那么多,再經高志分析之后,他才真正明白,他要走的道路,只能夠是單一的方面。

“嗯,目標明確就好。不要被‘最強’迷惑了心智,那不是隨意可以踏足的道路。便是如今的六大門主,也不敢說自己是最強的道尊。。”

高志拍了拍梁快的肩膀,他其實很了解梁快的心情。而相比梁快,如傅小魚,癲小樂,甚至是吳不胖,就要比他要好很多。因為,他們只是單純的想要變強,并不是成為最強。如果梁快真想要踏上這條道路,一旦失敗,可能連他們都不如,甚至會被極大的拉開距離。

強者之心,想成就,其實不難。難就難在,這條路上,你未必可以走多久。沒有真正強大到難以想象的底牌,要是有高玉玉那樣的女孩在前邊一擋,就足以讓無數的修士強者之心崩潰,葬送在強者之路的始端。

梁快點頭,最強不可觸,那他就要如高志所說的一樣,只要今天比昨天強,那就足夠了。

“那將是一場最慘烈,最無情的爭奪。”

高志目光炯炯,強者之路上,他也看不到任何未來,充滿了太多的變數。也許,連他都有可能身死魂消。

三天后,兩人巧妙的避開了所有兇險的地方,再一次欺近了葬魂天崖所在的位置。

忽地,高志伸手按住梁快,搖頭示意他不要再前進,同時用心感受。良久,眼中有狂喜的神色浮現,低語道:

“我的猜想沒有錯,葬魂天崖上果然有。”

“不是一道,而是……三道!”(..)(道破天穹../2/2766/)-- ( 道破天穹 )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