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馬六來了

小說: 大唐如意郎 作者: 花虎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5:18 字數:2306 閱讀進度:216/225

李德無精打采,天天面對錢可能換誰都喜歡,可是換成銅錢你試試,喜歡先不談最深刻的體驗就是個累。

“再著兩個賬房。”李德不忘提醒道。

雄闊海剛要回應,不巧正好有要增加食材,這不又不見人影了。

勞累一天,今天搬了多少次錢他是真的數不過來,憑借他的力量都感覺手腕酸疼,具體賺了多少錢他都懶得去算賬,太多了算賬到后半夜都未必能統計出來,干脆直接不算了,反正他知道目前酒樓是賺錢的。

“辛苦娘子磨豆腐。”

“辛苦二位娘子磨豆腐。”

李德見到裴青璇在院子里空出來的廂房里忙活,接著又見到張出塵也在,連忙說了兩句,結果又見到了陳宣華。

“辛苦宣華姑娘磨豆腐。”

李德想知道蕭媚是不是也在,將招呼都打了也好,結果讓他失望了,還真沒在。

“我們還是找人來幫忙吧。”張出塵說道,她是女俠做這些事情真是不擅長。

“保密知道不。”李德立刻回答道。

張出塵無語,覺得這是李德故意在難為她。

“這兩天的需求量很大,什么時候擴大生產。”裴青璇問道,對李德說的奇怪的詞她倒是了解的多謝,畢竟兩人關系擺著呢,小兩口沒啥隱瞞的。

“李公子,你賺多少錢了?”陳宣華突然問道。

李德心說這個直率的性格,頓時陷入了沉思。

“不說算了,誰在乎一樣。”陳宣華直接不滿道。

“不是不告訴你,我是真沒有統計過。”李德尷尬道。

陳宣華好奇,以為是在騙她,心里更是不悅道:“人家做生意每天細目都清清楚楚,怎么到了你這里就不清楚了,不想說算了何必找借口。”

“熟歸熟我不屑于騙你。”李德立刻道。

裴青璇關心道:“賬目還沒有統計?”

“恩,沒工夫。”李德坦言道。

他算是搬遷搬的夠夠的了,能大聲的說,老子錢太多數不過來嗎。

要是真這樣說,肯定又會讓人誤會是在裝嗶,可事實上也差不多。

生意依舊,隨著人越來越多,吃火鍋都開始排隊了,為了避免影響平康坊交通,有家酒樓門前則是多出了幾十個長凳,并且為等待的人制定排號制度。

暖香閣等多個院子的吃食生意受到了影響,花酒的收入減少,媽媽們大感焦急,于是為了自身利益,就算是光祿卿的店鋪也被人惦記上了。

“做生意要有規矩,一百貫,讓他們知道不合群是沒好下場的。”

背地里有人串通起來開始準備對影響她們生意的人動手。

幾天后,有家酒樓門前的長凳再次增加,結果依然不夠用。

夜黑風高,剛才還熱鬧的平康坊街頭在好幾十人地痞無賴招搖過市走過來后就變的格外冷清。

一個樣貌奇特,流里流氣的年輕人一步三搖朝著酒樓走過去,嘴里還嘀咕著:“大晚上的都在街道上閑坐,占道堵路,還有王法么,還有法令,今天遇上我六爺算你們好運,每個人交十文錢便可以離開,不然打折你們的腿。”

“是馬六。”

反應快的,腿腳麻利兒的當即就逃也似的離開,反應慢的想跑也來不及了,馬六的人已經跑古來將人給攔下了。

他們這些人有背景的不敢惹,不代表他們沒有別的辦法下絆子。

有家酒樓生意正好,門口拍多的人好幾十人,現在地痞無賴出現正是要壞了他們的好事兒,看以后誰還敢來這里吃飯。

他們這些人的手段就是這樣,打擊斗毆什么的都是最下等的方式,要是被抓免不得牢獄之苦,可不是拘留幾天就放了,說不好什么情況都能出現。

有困難同樣有機遇,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就是他們的信條。

“有一個算一個,誰都不準放過,一一盤問,要是不拿錢的你們知道該怎么做。”馬六囂張的越走越近,晃晃悠悠的沒個正行,給人喜怒無常的印象。

酒樓門口有人叫囂,里面的人都聽到了,全都將注意力注意到門口。

新來的伙計見到外面的情況和馬上跟正在收銀臺前的李德道:“東家,外面有人鬧事。”

“誰啊。”李德滿腦子都是賬目下意識眼皮都沒有抬一下便問道。

“馬六,這一片有名的地痞,手下有著百十號人,平康坊的照拂費用都是他收的。”

李德反應過來,聽到是有人來鬧事的撇撇嘴,這種事情還這是屢見不鮮,忽然問道:“你怎么認識的。”

“回東家話,小弟平時都在這邊做工,自然是知道對方的。”小伙計說道。

“哦。”李德淡淡道。

“東家,你就一點不擔心么,要不咱們報官吧。”小伙計急忙道。

“報官有用嗎?”李德繼續問道。

小伙計沒有猶豫當即搖頭,聽他繼續道:“等官差來了,他們早就跑沒影了,等官府走了他們還會再來。”

“雄闊海,有人鬧事。”李德喊了一嗓子,門外的人都聽到了,還想對門口的人進行盤剝威脅的馬六臉上帶著不屑,似乎正等著有人出來。

小伙計被突然打算停了下來。

“你繼續說,這種事情遇到很多嗎?”李德問道。

“恩,通常交錢了事,不然他們會一直糾纏。”小伙計繼續道。

李德琢磨什么,一些地痞無賴的手段,想要解決未曾是見難事,惡人自有惡人磨,看看手段吧。

雄闊海肚子走了出去,馬上引起了注意。

馬六見正主出來了,也不再打理被圍的人,膽小的馬上趁機逃跑,腿軟跑不動的則只能在一旁看著,恨自己關鍵時刻腿腳不利索。

“什么人,為什么堵在這里。”雄闊海說話還算客氣,出來直接問道。

“你是店中的活計,長得人高馬大的掌柜的聽聰明的叫你這樣的人撐門面。”馬六湊過去一比較高下立判,根本不好意思過去丟人現眼。

“六哥,跟個活計說不上,丟了身份。”有小弟在一旁鼓吹道。

雄闊海心里這個郁悶,被人忽視的感覺真的很不爽,他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