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042】敲詐東海龍王 強要小龍女

小說: 封神奪艷記 作者: 風流龍哥 更新時間:2015-01-12 22:44:16 字數:7888 閱讀進度:46/147

蕭遙的歸來,震驚了整個大商,乃至四方蠻夷!

震北王和鎮南王更是嚇得半死,深夜里睡不著覺,他們兄弟倆個可是親自領教過蕭遙的狠辣殘暴!震北王和鎮南王甚至覺得徹底投靠鬼方修羅雅利安土著,以尋求他們的庇護,而不是合作!

天下因為“土地改革”反了四百諸侯,更是連連拖家帶口的向朝歌請罪。因為他們知道蕭遙是個殘暴嗜血君主同時也是個深明大義的仁義之君,只要他們獻出他們的一切,真心請罪,保個殘命,弄個半生富貴還是有的。

當蕭遙得知梅伯遭劫仙去的事情,整個陳塘關方圓五百里內人物都感受到了蕭遙的滔天的憤怒,蕭遙給尚容、聞仲、比干他們的一千里加急密令只有一個大大的血紅色“殺”字!

蚩尤、白芍和蛤蟆他們沒有蕭遙的命令,他們絕對不敢私自主動殺戮,只能被動的防守,有了蕭遙的血殺令,暗魔隊頓時運作起來,各地諸侯潛藏的“臥底”連夜暗殺反叛諸侯叛將!

三天之后,四百諸侯去了三他百,逃了三十,降了七十。剩下的四百諸侯終于看到了蕭遙的鐵血恐怖手段,他們真正明白了大商暗中潛藏的強大實力。各個諸侯整天誠惶誠恐,有事沒事的都親自朝歌,帶好金銀財寶去向蕭遙表忠心。

那殷郊更是激動興奮的連連狂吼,底氣大足,有了蕭遙的血殺令,殷郊終于可以暫時指揮一下大商暗中的皇族秘密部隊。

在這七天之中,蕭遙不住的折磨蹂躪著殷十娘,摧毀殷十娘堅強尊高的自尊心,把殷十娘徹底征服,又給了她新的女人尊人,皇妃尊嚴!

“微臣敖光參見人皇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蕭遙帶著哪吒和齊天大圣來到東海龍宮,老龍王敖光連忙帶著三太子敖丙迎上前來。

“老龍王快快請你,你乃昊天仙帝親封四海龍王之,不必客氣。”蕭遙聞言見狀,眉頭一挑,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向敖光淡聲說道。

“微顫不敢。”敖光聞言,心中陡然一震,蕭遙話雖說的沒錯,可是誰不知道天界的仙帝和人界的人皇極不對路,尤其當今的人皇實力更是不輸于上界的昊天仙帝,敖光心中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到底該選擇站在那邊是好。敖光連忙向蕭遙再叩三頭,恭恭敬敬的站起身來,立身在蕭遙一旁,一副戰戰兢兢下臣的模樣。

“阿丙啊,上次寡人一腳沒踢傷你吧。寡人聽三皇兒哪吒說你對寡人極為拜服,不知是真是假啊。”蕭遙坐在老龍王的王座之上,喝著老龍王的萬年美酒,向一旁滿臉崇拜驚懼之色的敖丙笑聲說道。

而哪吒和齊天大圣已經被東方龍宮的豪華奢侈給驚呆了,兩人這看看那摸摸,看什么順手拿什么,一會兒下去敖光的東海龍宮的夜明珠、玉珊瑚各種閃閃光的好看裝飾品都被哪吒和齊天大圣給搜刮的一干二凈。蕭遙見了,也不覺得哪吒和齊天大圣給自己丟臉,反而覺得他們兩人深得自己的搜刮真傳!!

敖光則是都快心疼死了,要知道四海龍王一個比一個摳門吝嗇,尤其東海老龍王敖光為。簡直就十足守財奴中的守財奴。

“陛下,還請您收下徒兒。”敖丙見到蕭遙面帶笑意的看著自己,眼中頗有深意,敖丙心中頓時明白過來,連忙向蕭遙“撲通”一下跪倒三跪九叩,行拜師大禮道。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蕭遙聞聲見狀,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笑聲說道:“阿丙啊,既然你拜入寡人門下,也算是天子門生,寡人再賜你一個官名龍戰如何?”

“謝師尊賜名。”敖丙聞言頓時大喜,連忙向蕭遙叩頭拜謝。

老龍王則是面如死灰,自己看來就是不站在人皇蕭遙這邊,也會讓仙帝昊天猜疑。老龍王在心中苦笑一下,對蕭遙更加恭敬起來。

“老龍王,今天寡人來你龍宮一趟,也就兩件事情。一來是寡人與阿丙這孩子有緣,特意收歸門下。二來嘛,也就是我這不成器的四子,沒有什么趁手的兵器,特意來向老龍王討要一兩件。”蕭遙心中冷笑一聲,向敖光人畜無害的笑聲說道:“老龍王你是三界有名的兵器收藏家,可不要隨便拿兩件兵器來糊弄我這個四子啊。你也知道我這個四子乃是三圣門下,其福得天獨厚。可恨的是那女媧圣人給了我這四子一把斬神劍,威力太大,不能隨便使用。那準提老道把給了什么啥子圣佛法輪,寡人身上留有一半神魔族的血統,你說他弄個圣佛法輪傷到自己族人了怎么辦?還有那通天教主也真是的,把什么紫電錘扔了下來,弄得寡人四子好似個雷神似的,萬小孩子不小心,一錘下去砸死三五個真仙金仙什么的,那就不好看了。老龍王,你說寡人說的對不對?是不是這個理兒?”

老龍王早就覺得齊天大圣怪怪的,此時一聽蕭遙說出齊天大圣身后級強大的后臺,心中差點沒嚇暈過去,三圣傳人,這可是古今都未有過的事情,是比人皇蕭遙更加牛叉的人物啊!

老龍王頓時為難起來,自己的仙兵法寶確是有不少,可是上檔次的可就不多了。東海龍王敖丙未成道時號稱“洪荒龍扒皮”,專門在上古洪荒的妖魔戰場上打掃死尸,撿便宜。老龍王可謂是家于洪荒妖魔百萬死尸遺物啊!

就在這時,窗簾后面閃過龍婆和龍女,蕭遙眼中一道奪目的淫芒飛閃而過。

“大王,人皇紂王四子乃是我們東海緊鄰上古五彩混沌石修煉成道,來歷比我們還要古老,其福運得天獨厚,三圣之徒,父為人皇,母為擁有混沌先天法寶的神秘仙子,決非小可。這次也算我們東海和他結上一次善緣,我們這海藏中那一塊天河定底的神珍鐵,這幾日霞光艷艷,瑞氣騰騰,敢莫是該出現遇此子也?”龍皇來到廳后,龍婆一把拉住老龍王,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那是大禹治水之時,定江海淺深的一個定子,是一塊神鐵,能有何用?”老龍王聞言,眉頭緊皺,有些疑惑的說道。

“大王您管他管用不管用的干什么,臣妾就琢磨著我們整個東海上了年頭的神兵也就這塊神鐵能和三圣賜下的神寶有得一比,斬神劍啊,圣人之下皆可殺!昔日妖族天皇帝俊用他可是斬殺過神魔族的十二大魔神啊!”龍婆聞言,嬌媚的白了老龍王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老龍王依言,把這事向蕭遙說了。

“真有此寶,拿出來讓寡人看看。”蕭遙劍眉一挑,沉聲說道。

“扛不動,抬不動!須陛下親去看看。”老龍王聞言,連忙搖頭道。

“在何處?你引寡人和天兒前去。”蕭遙聞言,點頭說道,接著讓敖丙帶著哪吒去龍宮其它地方玩耍,他則抓著齊天大圣在龍王引導至去了海藏中間,只見金光萬道。

“那放光的便是。”老龍王伸手向蕭遙指道。

“天兒去取吧,那就父皇給你的神兵。”蕭遙臉上浮現出一絲微微的淡笑,向滿臉不悅的齊天大圣的說道。見到哪吒去玩耍了,齊天大圣心中很是不滿。小孩子嘛,都喜歡玩。

齊天大圣聞言,嘟著小嘴,撩衣上前,摸了一把,乃是一根鐵柱子,約有斗來粗,二丈有余長。他盡力兩手撾過道:“忒粗忒長些,再短細些方可用。”

說畢,那寶貝就短了幾尺,細了一圍。齊天大圣又顛一顛道:“再細些更好。”

那寶貝真個又細了幾分。齊天大圣十分歡喜,拿出海藏看時,原來兩頭是兩個金箍,中間乃一段烏鐵,緊挨箍有鐫成的一行字,喚做“如意金箍棒一萬三千五百斤”。心中暗喜道:“想必這寶貝如人意!”

一邊走,一邊心思口念,手顛著道:“再短細些更妙!”拿出外面,只有丈二長短,碗口粗細。齊天大圣得意之下,大弄神通,丟開解數,打轉水晶宮里,唬得老龍王膽戰心驚,小龍子魂飛魄散,龜鱉黿鼉皆縮頸,魚蝦鰲蟹盡藏頭。

蕭遙則是仰天狂笑!以后就算楊戩不歸服自己也不用怕了。齊天大圣的斬神劍可比化血刀牛叉多了,再加上定海神珍鐵,就算楊戩**玄功大成,蕭遙也不怕了。再說,蕭遙日后還有梅山七圣之白猿袁洪,白猿袁洪的**元功可是和楊戩有得一拼啊!

蕭遙揮退齊天大圣,讓他去找哪吒、龍王三太子敖丙去玩耍,自己則是單獨留下老龍王。

“老龍王剛才寡人在窗簾后觀到一龍女,掐指一算,寡人與她有一段塵緣未了,還請老龍王相幫一下。”蕭遙面帶微笑,一副正經無比的樣子向老龍王笑聲說道。

“淫君!”這是老龍王聞言心中生出的第一個想法,老龍王哪敢怠慢,一個小女兒而已,老龍王非常大方,拍著胸膛向蕭遙保證一定撮合此事。

蕭遙見到老龍王退去,心中冷冷一笑。沒辦法,自從蕭遙準備和昊天仙帝斗上以后,搶回仙子嫦娥,蕭遙已經開始暗中拉攏收復天庭在下界的勢力。

“大王,您怎的如此昏厥,答應了那個淫君此事,小龍女她的性格您又不是不知道,萬一小龍女她不愿意,我們該怎么辦?”龍婆聞言,臉色當即大變,指著老龍王的鼻子就是一陣好罵。

“哼,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老龍王聞言,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向龍婆冷哼道:“愛后,難道你現在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嗎?封神在即,那紂王乃是命中注定的亡商之君。可是你也看到了,他現在可是神魔族的大魔神,而且還有人族的血統,人族雖有三皇五帝,但無一位真正的圣人!天道無常,誰知道最后會變成什么樣子。我們只需要做好依附最后勝利者的準備就可以安然度過此次大劫。”

“唉。我可憐的孩兒小龍女啊!”龍婆聞言幽幽一嘆,美目含淚的退了出去。

蕭遙在龍婆引領下來到小龍女的閨房,抬眼一看,只見小龍女玉體橫陳、雙目緊閉,一付嬌柔可愛的模樣躺在床上。蕭遙從頭看到到腳,再從腳看到頭,映入眼簾的,是小龍女嬌酣的睡臉上白里透紅,小巧的櫻唇微微翹起,勾人心弦,睡衣旁露出一段雪白的玉頸,增添幾分遐想,一身睡衣將微凸的酥胸及纖細小巧的柳腰緊緊的包裹起來,更令人感到血脈噴張,美人春睡最**。

“陛下,小龍女冰清玉潔,還望陛下能夠憐惜一下小龍女。”龍婆勉強微笑,向蕭遙神色恭敬的說道。

遙聞言,劍眉一挑,微微點了一下頭,又在龍婆的**上摸了兩把后,起步來到小龍女床頭坐下。

蕭遙看著小龍女苗條勻稱的身材,清秀脫俗的面容,白皙溫潤的肌膚,修長柔美的手指,如云如瀑的秀,這一切都激起蕭遙今天高亢的獸欲。于是蕭遙伸出兩只炙熱的大手,向婀娜嬌美的小龍女伸去。

蕭遙的手開始撫摸小龍女的身體,并沿著她誘人的曲線放肆的游走起來,蕭遙已經準備好品嘗“美味”了。美麗的小龍女仍然陷于昏睡之中,她的身體歪扭著躺在床上,就像是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蕭遙貪婪的窺視著小龍女青春而優美的身軀,烏黑的長在腦后扎成了一束可愛的馬尾,少女苗條修長的身段顯得鮮嫩而柔軟,冰清玉白的肌膚溫潤光滑瑩澤,成熟挺拔的前胸上雪白襯托著兩點奪目的鮮紅。蕭遙見小龍女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顏含羞帶怯,更添嬌艷,不禁心醉神搖。

蕭遙飛快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身上只穿著一條短褲。蕭遙坐在小龍女的身邊,仔細打量著小龍女的身體,只見小龍女柔軟的長飄落在床邊,被微風吹的輕輕飛舞,雙眼緊閉著,細巧的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邊,一條雪藕一樣的手臂無力的垂到地上,露出了白嫩的腋下肌膚,修長的雙腿肌膚細嫩,瑩白的膚色讓人想起了象牙雕塑。

小龍女的身上是一件粉紅色半透明一件睡衣,高開的腰部讓她近乎完美的雙腿顯得格外的修長勻稱。睡衣質地彈性極佳,緊繃在她的身上令她驕人的身材和曲線盡覽無遺,就連高聳的雙峰上兩個精巧的小點點也清晰可見。睡衣的低胸設計使渾圓潔白的**邊緣隱隱顯露在外面,讓人不僅浮想聯翩。蕭遙驚嘆于小龍女的天生麗質,身體起了自然而然的生理反應。蕭遙伸出雙手放在小龍女雪白雪白的大腿上摩挲著,光滑的肌膚更加刺激他的**。

于是蕭遙低下頭,在小龍女柔軟的雙唇上親了一口,蕭遙嘗到了一種香甜的味道。蕭遙整個人騎跨在小龍女溫軟的身體上,一次次的親吻著她的光潔的臉蛋、脖子和圓滑的香肩,他的舌頭舔著小龍女的雙頰,還把她小巧的耳垂輕輕咬在口中,他甚至舉高小龍女的雙臂去舔吸她腋下潔白嬌嫩的肌膚。

同時蕭遙的雙手不停的撫摩著小龍女的身體,還不時揉捏撩撥。小龍女的嬌軀被抱起,橫臥在蕭遙的膝上,蕭遙一只手放在小龍女的胸前,手指伸入睡衣的下面揉捏她鴿子一般柔軟的胸部,另一只手則伸到小龍女兩腿之間,撫摩著她隆起的桃花園地。蕭遙的呼吸越來越急了。

蕭遙將小龍女輕輕的放在床上,然后將她的上身扶起。小龍女的身子軟軟的全靠靠在黃藥師身上,蕭遙左手攔腰攬著她平坦的小腹,右手輕輕的撫摩著她光滑的手臂。蕭遙讓小龍女枕在他的肩上,自己則不停的吻著她柔軟的脖子和肩頭。粉色的睡衣襯托著小龍女嬌嫩白皙的肌膚,睡衣兩條細細的肩帶在背后綁結固定。

蕭遙吸了一口氣,伸手去解睡衣背后的帶結。綁結不很緊,一拉就松開了,粉色的綁帶慢慢的滑到身體的兩側,小龍女平滑潔白的背部肌膚盡在蕭遙的眼底。蕭遙的大手撥開小龍女散落脖子上的秀,然后平貼著她的后頸,自上而下的滑了下去,掌心有一種觸摸絲綢的的感覺。

蕭遙低下頭,沿著小龍女光潔的后背一路吻了下去,淡淡的體香鉆進了蕭遙的鼻子,讓蕭遙想到了盛開著的玫瑰花。蕭遙伸出雙腿,架在小龍女身體的兩側,將她拉近自己身邊,兩人肌膚相貼,蕭遙感到有點兒口舌干燥,雙頰燙。蕭遙的手慢慢向上移動,停在小龍女高聳的前胸,握住了小龍女盈盈一握的一雙大白兔。

雖然隔著睡衣,蕭遙仍然體會到掌下大白兔飽滿而彈力十足。蕭遙用面頰摩擦著小龍女細嫩的臉蛋,雙手撫弄著她渾圓飽滿的大白兔。蕭遙忽而擠壓忽而**,忽而隔著睡衣捏夾乳峰上誘人的小點點,喉結上下移動,喉頭也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百戰神槍更是直直的指向小龍女的臀部中間。

蕭遙用身體頂住小龍女,伸手拈起睡衣的兩條肩帶向下脫出,于是睡衣也隨之一點點的往下褪,兩座玉白晶瑩的半球形乳峰擺脫了睡衣的束縛,終于完全的顯露在眼前。盡管由于睡衣的彈性,緊貼在小龍女身上不那么好脫,蕭遙還是將它扯到了腹部以下。

小龍女的完美無瑕的身體半裸著躺在了蕭遙的懷中。瑩白嬌嫩的肌膚刺激著蕭遙的神經,蕭遙興奮的感受著掌下美麗溫柔的女體,一遍又一遍的熱吻著小龍女的身軀,兩只手更是握著一對大白兔不愿放手。又一番的撫弄后,蕭遙讓小龍女平躺在床上,蕭遙抓住睡衣的兩邊用力的往下一扯,睡衣“唰!”的一聲被扯到了大腿上,小龍女身上最后一片神秘地——兩腿之間緊夾著的神仙福地、黑色叢林,終于也被蕭遙揭去了神秘的面紗。

隨著粉紅色的睡衣從大腿被褪到腳踝然后脫掉,小龍女一絲不掛的裸露在蕭遙的眼前,瑩白的身體稍稍向左側臥,雙臂放在身前,兩條美麗的大腿輕輕交疊掩飾著,下身的神秘花園露出了誘人的一角。

蕭遙將小龍女的睡衣拿在手里,把自己的短褲也脫了,隨手將它們一起扔到床下。房間里的一對男女,現在都變成了**裸的,似乎預示著下一幕翻云覆雨的馬上來臨。躺在床上的小龍女依然昏昏沉睡著,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在蕭遙的手里,冰清玉潔的**無遮無掩的完全裸裎著,即將被蕭遙當作泄欲的玩物而盡情蹂躪。

蕭遙一步步走近獵物,得意掩飾不住他饑渴的**之火。蕭遙拉開小龍女的雙腳,露出了黑色叢林下通往性樂**的秘道,蕭遙蹲下了身子,趴到了小龍女身上。沒有了衣物的阻礙,特別是百戰神槍沒有了束縛,已經迫不及待的想一親芳澤了。蕭遙一邊含著小龍女鮮嫩粉紅的乳紅吮吸著,一邊撫弄著小龍女挺拔高聳的雪峰。

蕭遙的雙手伸到身下,撫摸著小龍女渾圓柔軟的臀部和雪白修長的大腿。粗大的百戰神槍捺不住摩擦著小龍女微隆的神仙福地和桃花園林。蕭遙沿著小龍女溫軟的前胸、平滑的小腹一路吻下去,直到她溫潤的雙足。蕭遙捧起小龍女纖巧的玉足,將晶瑩的足趾含在口中吮吸。然后他把小龍女的雙腿架到了自己肩上,用臉摩擦著她大腿內側嬌嫩瑩白的肌膚。

蕭遙低下頭仔細的注視小龍女的神仙福地、美麗的粉紅色的花蕊和嬌嫩的果肉,花園里漸漸開始濕潤,流出了透明的果汁。蕭遙索性埋下頭,用舌頭舔吸小龍女的神仙福地。緊閉的九幽魔洞在蕭遙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打開了它寶庫的大門。蕭遙于是直起腰,將已經餓了很久的百戰神槍對準了小龍女的神仙福地,準備實施最重要的一幕。

想到自己即將占有小龍女的處子之身,搶了天蓬元帥的心愛之人,蕭遙就忍不住興奮起來,蕭遙雙手扳住小龍女雪亮的大腿,將小龍女的下身往下壓,然后挺起百戰神槍向前猛的一用力,強行撐開了小龍女柔軟的九幽魔洞。只覺得一下突破后突然落空的感覺,百戰神槍前進的阻力突然消失,蕭遙知道自己已經沖破了小龍女的**膜,接著一絲溫熱鮮紅的液體從百戰神槍與九幽魔洞之間滲了出來。這片**地的確第一次被男人的百戰神槍所涉足,神請選擇http;//秘園里雖然有一些濕潤,仍然顯得十分的緊逼,全力抵抗著蕭遙的侵入,因此蕭遙百戰神槍前進的度并不太快。

進入了小龍女的體內,感受到**九幽魔洞的溫暖和壓力的百戰神槍險些就把持不住了。蕭遙連忙忍住不泄,一鼓作氣的將百戰神槍直插到底,然后開始用力的**起來,紅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

隨著蕭遙無情的擠壓和有節律的上下**,小龍女的九幽魔洞終于不得不放棄了抵抗,開始迎合起蕭遙越來越猛烈的動作,小龍女的**被整個折疊起來,兩條大腿被壓到了腹部,雙腳勾住蕭遙的雙肩,原來晶瑩潔白的大白兔在蕭遙用力的**下披上了淡淡的紅暈,渾圓細嫩的小乳紅在強烈的刺激下也充血勃起。

小龍女嬌嫩的九幽魔洞還沒有機會接受愛撫,就迎來了一場狂風暴雨般的肆虐。蕭遙的動作越來越迅猛,他自信只有強而有力的侵入才能真正征服美麗的小龍女。于是他不斷的變換著體位,持續而猛烈的在小龍女的體內肆虐,巨大的百戰神槍如同瘋狂撞擊著小龍女柔軟的九幽魔洞,一下子就粉碎了這最后的一道屏障,小龍女神圣的九幽魔洞終于被打通了。

沉睡中,小龍女**的身體被不停的蹂躪著,本能的矜持和抵抗失去了意志力的支持很快就消失殆盡了,美麗的身體向著蕭遙請選擇http;//完全開放,任由蕭遙盡情的摧殘。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愛了多少次,蕭遙迎來了自己的獸欲**。

小龍女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當她蘇醒的時候,天色已快全黑了。小龍女感到了一陣陣的涼意,她慢慢睜開了雙眼,全身上下好象被拆散了架似的,不論是頭,身體還是四肢都疼的不得了,下身的火辣辣的刺痛更是不斷的傳來。當她意識到自己赤身露體地躺在床上,再看到身下和大腿根兩側一片夾雜著鮮紅血絲的污穢和自己白皙的身上紅紅的指印時,她明白到自己已被人奸污了。一剎那,她悔恨交加,不由的輕聲哭泣起來。

這時蕭遙已經痛快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回來,小龍女面對這奪去自己貞操的蕭遙,一雙淚眼里滿含著既恨又怕的神情,雙手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身前。蕭遙看到小龍女楚楚可憐的樣子,不由得心神旌動,欲火再燃。一把將她抱住。小龍女羞怒之下,伸手一個耳光打了過去。可是蕭遙眼疾手快,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他**著在小龍女白嫩的臉上吻了一口說:“小龍女,你已經是寡人的愛妃了,怎能對寡人那么兇呢?”

“你無恥!”小龍女恨恨地罵道。蕭遙一把抱住小龍女,小龍女實在太虛弱了,她已無法再對蕭遙的強暴作出反抗了。

小龍女瑩白**的**被蕭遙緊摟著,小龍女還要推卻,蕭遙卻已欲火如焚,拉住她的玉臂,小龍女自料難免,況嬌怯怯的身軀如何掙扎,只好任由蕭遙將她拉至身下,閉目承受即來的狂云暴雨,一心盼望盡快度過這場劫難。蕭遙見她已然順從,只見她白羊似的雪嫩玉體赤條條地橫陳於猩紅的鴛鴦繡被之上,一雙蜜桃也似的肉乳圓鼓鼓的像掐的出水來,**上兩粒紅潤櫻桃宛如風中蓓蕾,隨呼吸起伏,萬般媚惑地微微顫動,腿間九幽魔洞在密林中若隱若現,更好似誘人去一親芳澤,深探桃花源。

蕭遙一手環抱著小請選擇http;//龍女的前胸,輕揉著她柔軟的大白兔,一手指伸到小龍女兩腿之間撩撥著,兩腳緊夾著她的一雙美腿,蕭遙的百戰神槍又一次躍躍欲試的挺立。他托起小龍女雪白的雙臀,顯露出仍然紅腫的神仙福地和九幽魔洞,百戰神槍對準了小龍女的一刺到底,然后再次動作起來。小龍女無力的伏在床上,雙手緊緊的抓著床沿,緊閉的雙眼流出兩行清淚,默默的承受著又一次的**。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