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第002章 火辣艷舞

小說: 封神奪艷記 作者: 風流龍哥 更新時間:2015-02-20 06:43:12 字數:5361 閱讀進度:145/147

“姐,三天不見,你的臀部又豐滿挺翹了不少。”蕭遙伸手一把接住蕭月砸來到塑料袋,嘿嘿**道。

“小弟,你討厭。”蕭月聞言,粉臉禁不住微微一紅,美目圓睜,狠狠的瞪了一眼蕭遙,嬌聲罵道,罵完快踩著高跟鞋,跑下樓去。

蕭遙看著蕭月快跑動,那一雙修長潔白的誘人美腿,那一對高聳入云的挺拔胸部,狂吞兩口口水,急忙追了下去。

“姐,你生氣了。小弟錯了給您道歉還不行嗎?姐,你別不理小弟啊。”蕭遙見到一路上蕭月都不搭理自己,心中頓時急了起來,就如同那熱鍋上螞蟻急得團團轉,圍繞著蕭月的前進的身子直打轉,心虛的連連向蕭月道歉道。

“咯咯”蕭月見到蕭遙那滿臉著急的樣子,忍不住出聲嬌笑起來:“小弟,姐沒生氣,你快別轉了,姐都被你轉暈了。”

“真的?!”蕭遙聞言心中如頓時大喜,激動得一把抱住蕭月的纖細柳腰凌空轉了三圈,嚇得蕭月一陣花容失色,連連驚呼。

“小小弟,你快放開姐。”蕭月一陣反胃頭暈的向蕭遙顫聲急道,一米多高,蕭遙抱著自己跳起一米多高,蕭月一時間心中快要嚇壞了。

“姐,你臉色怎么這么白,是不是生病了。”蕭遙見到面色蒼白的嚇人的蕭月,心中頓時急了起來,連忙松開蕭月,一把抓住蕭月粉細嬌嫩的玉腕,急聲問道。

“小弟,你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剛,剛才你怎么抱著姐跳起一米多高?”蕭月玉腕被蕭遙抓的生疼,疼得白皙額頭冒出陣陣冷汗,蕭月忍著疼痛向蕭遙顫聲問道。

“啊!”蕭遙聞言心中一顫,恍然大悟的“啊”的一聲,后直覺的蕭遙才現蕭月的玉腕都被自己給抓紅了,蕭遙一臉肉痛心疼的看著蕭月的玉腕,出聲說道:“姐,對不起,小弟剛才太過于冒失,抓疼了你。姐,現在你好點了嗎?”

“小弟,這是兩百塊錢,你可要省著點花,節制一點,少去到旅館里鬼混。”蕭月只覺自己被蕭遙兩手輕柔按摩的玉腕之處生起一股宛如電擊般**異樣感覺,蕭月羞得滿臉通紅,把玉腕從蕭遙手中抽了三下才抽出來,蕭月背過身子,走道女生宿舍樓下的時候,蕭月從口袋里掏出兩張嶄新的百元大鈔塞進蕭遙手中,滿目嬌羞的向蕭遙出聲說道。

“姐,為了你,小弟以后再也不去旅館了!”蕭遙呆呆的看著手中兩張百元鈔票,眼中的熱淚禁不住的滾涌而出,蕭遙伸手一把抹去眼中的熱淚,裂嘴一笑,對著蕭月背影消失的樓梯口方向大聲喊道。

蕭遙說完,向樓道上風窗看了一會兒,見到蕭月久久沒有出現,蕭遙兩手插進口袋里,低下頭轉身酷酷的回了男生宿舍。

當蕭遙離開后,蕭月那一張絕美的俏臉偷偷出現在七樓樓道風窗前。

“男人嘛,帶女人開房應該去酒店!”走到男生宿舍的時候,蕭遙忽然停下腳步,回頭露出一個陽關燦爛充滿男人魅力微笑,低語一聲,快轉身瀟灑上了樓去。引起數個倒追男的花癡美女一陣尖叫不已。

“大大哥,快打電話,送我們上醫院。”當蕭遙回到宿室里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只見許竹和段玉兩人臉色青白,汗如雨下,倒在床上,出一聲聲痛苦呻吟,見到蕭遙回來,段玉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顫抖的聲音。

“竹子,玉玉,你們這是怎么啦了?”蕭遙看著段玉高高紅腫起來,比熊掌還熊掌的左手,還有許竹那宛如大腿般粗軟弱無骨低垂在床頭右臂,臉色狂變,心中大震,額頭冷汗的“唰唰”的冒了出來,顫聲驚問道。

許竹和段玉聞言,身子齊齊一震,向蕭遙翻了下白眼,痛昏過去。

“先生,請問你是段玉和許竹的家屬嗎?現在段玉整只左手和許竹整條右臂全面嚴重性骨碎筋斷需要立即做截肢手術,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希望”戴著眼鏡穿著白大褂從急診室中出來的醫生,接過小護士遞過來毛巾微微擦拭一下額頭上的熱汗,滿臉凝重的看向蕭遙,語氣嚴肅的出聲說道。

“什么?”蕭遙聞言近乎咆哮般驚呼狂吼道:“你這個庸醫說什么?!截你媽的肢。”蕭遙兩眼紅,揚起右拳,一拳打碎那醫生的眼鏡,快沖進急診室,在數個醫院護士、醫生、警衛的攔阻下,抱起昏迷中的許竹和段玉飛快沖出醫院。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蕭遙抱著許竹和段玉一路狂奔出醫院,后面警車緊追,蕭遙滿臉熱淚的不住自責道。

“啊”跑到公園里一塊樹林里蕭遙猛然仰天一聲狂嘯,抬手打出十數個低級、高級法訣,方圓十丈內空間頓時生一陣巨大的抖動,瞬間吞噬了蕭遙三人。

等蕭遙出來以后,已經是三天后了。

蕭遙施展一個隱身術,帶著段玉和許竹從被萬人包圍的公園里偷偷跑了出來,蕭遙差點脫力昏死過去。

“大哥,我們不會變成怪物了吧。”段玉看著自己散金屬光澤的左手,渾身打了個冷顫,面色煞白,有些戰戰兢兢的向蕭遙出聲問道。

許竹則是看著自己銀色的右臂,也是一臉驚懼的看向蕭遙。

“滾,我辛辛苦苦給你們改造身體我容易嗎?”蕭遙連灌十來瓶營養快線,面色黃的向許竹和段玉二人沒好氣的說道:“這幾天你們先按我傳給你們的修神功法修煉,等我恢復一點力量后,再徹底給你們改造一下身體。”

“不要啊。”許竹和段玉二人聞言,齊齊頭搖成波浪鼓妝,滿臉驚恐的急聲說道。

“哼。”蕭遙見狀,冷冷的哼了一聲,兩滴混沌神血啊,蕭遙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萬年沒有給人賜下混沌神血,有了自己一滴混沌神血,修神之路絕對一片光明。

“胖子,去取點零錢,待會等天色晚一點,我們去的士高玩去。”蕭遙依趟在馬路邊了長椅上,一副有氣無力,半死不活的樣子,語氣虛弱的出聲說道。

沒有辦法,蕭遙想要快強大起來,只有通過修煉成法男女雙修,快成神!

蕭遙三兄弟在馬路上長椅上睡到十點多,三人浩浩蕩蕩的殺向s市最大的娛樂城。

老規矩,蕭遙找了幽暗角落坐下來,許竹和段玉二人去張羅美酒,別看許竹戴著一副眼鏡,是個帝王級黑客,可是許竹也有名的調酒師,不多時間,許竹端著一杯五顏六色的壯陽酒悄悄走了過來。

“老大,是,是金子!”許竹順著蕭遙的目光望去,臉色瞬時大變,下意識的驚呼出口。

“沒事。”蕭遙順手接過酒杯,給了許竹一個放心的眼神,淡笑道。

蕭遙看著在舞池前正在隨著音樂扭動身體的金子,心中一時間百般滋味涌上心頭,雖然自己搞金子時,他已經不是個。

但蕭遙也不原來的那個“校園風流大情圣”,而是占有欲極強的混沌神!

金子正在忘形的扭動身子,她前面的是個二十一、二歲上下的男生,相貌嘻嘻笑著,邊跳舞,邊跟金子談話。金子其實蠻漂亮,高五尺二、三左右,嬌小的身軀還襯著不錯的曲線。眼睛老是淌著水光,閃閃的望著每個男生,你一見著她,便知她是個**。

但她這種自以為是萬人迷的個性,卻是蕭遙容易得手的最大原因。正想著,已見那個男的已擁著金子在跳舞,兩人的臉貼得很近,鼻尖對著尖,似笑非笑的對望著。那男的一只手,已不客氣的輕按在金子那隨著音樂扭動的臀部。看著她那挪動的薄裙,蕭遙彷彿也在自己的手中感到她那富有彈性的小**,蕭遙瞬時火了起來,當即從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去。

蕭遙剛走進舞池,迎面走來一個美麗的女生,那女生邊跟金子打招呼,邊很有技巧地輕輕推開那四周男生雙手的圍抱。看到那女生熟練的動作,還有那些男生若有所失的表情,使蕭遙頓時來了興趣。

蕭遙扭動著身子向那美麗女生迎了上去,擺出一副自認最帥最迷人的樣子,面帶邪邪的微笑,扭動著身子,舞動著雙手,擠開重重人群的包圍,來到那女生面前,笑嘻嘻的出聲說道:“嗨,燕子,好巧啊!”

“啊,情圣!你,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燕子似乎很吃驚蕭遙的出現,見到蕭遙那充滿男人魅力的笑容,燕子粉臉禁不住微微一紅,小嘴微張,忍不住出聲驚呼道。

“燕子,你今天真美!能陪哥跳會舞不?”蕭遙聞言,酷酷的甩了一下頭,向燕子輕聲柔道,那溫柔的聲音頓時令燕子聞之心跳加,渾身軟。

“好吧。”心跳加快,面色暈紅的燕子,偷偷的向遠處的金子看了一眼,猶豫了一會兒,好似下了很大決心的點頭說道。

沒多時間,燕子便扭了起來,跳出感覺來了,她那蛇般的舞姿,閃爍的眼神,半開半合的紅唇,再加上她那大小恰好的胸脯有意無意的在蕭遙胸前磨擦著,使得蕭遙心底熱得宛如一團烈火,蕭遙忍不住抱著燕子的蛇腰,跳起貼身舞來。燕子的腰和**像是天生要來扭的,她的恥骨隔著牛仔褲把蕭遙磨得硬挺挺的。而當蕭遙把手放到燕子的臀上輕捏著,燕子也興奮得輕輕的呻吟起來。

燕子是那種天生就會跳舞的材料,雖然沒有浮突的身材,但那二十三寸的腰襯著那挺挺的**扭得多好看!燕子的樣貌談不上十分漂亮,卻有那種騷在骨子里的感覺。特別是那不太大的眼睛,咪起來時便令人想入非非,以前跟金子泡著玩的時候怎么就沒有現燕子的好呢。

蕭遙一邊在心中感嘆著,一邊用下半身死命的貼著燕子臀部頂磨著!燕子看來也很興奮,面上泛著紅霞,蕭遙和燕子跳著火辣的熱舞,頓時惹來無數人的眼球。蕭遙得意的向這幾個嫉妒艷羨不已的小白臉投去不屑得意的目光,接著兩手隨著狂暴的音樂,宛如爬蛇一般富有節奏的偷偷的摸上燕子的胸部,頓時惹來燕子在蕭遙耳邊出一聲**的嚶嚀。

“呦,這不是大情圣嗎?”正當蕭遙享受著燕子胸前那溫軟的時候,金子牽著一個帥哥悄然來到蕭遙和燕子身邊,笑嘻嘻的說道:“燕子,祝你們夜里玩得開心,情圣的本錢可是很雄厚的哦,咯咯”

“放開她!”蕭遙聞言,臉色頓時變了,看著那白得軟了吧唧的奶油小生,蕭遙沉著臉,怒視向那奶油小生,沉聲冷喝道。

“哼。”那小白臉聞言,滿臉不屑的冷哼一聲,伸手攔住金子的纖腰,向蕭遙投來挑釁的眼神,囂張道:“哥們兒,這是我女朋友。”

“找死!”蕭遙聞言見狀,冷喝一聲,大手一把抓住那小白臉的右手,只聽“咯吧吧!”一陣磨牙般的骨裂脆響,緊接著就是一聲殺豬般的凄厲慘嚎:“啊”,小白臉白眼一翻,口吐白沫,痛昏過去。

小白臉一聲凄厲的慘嚎,頓時驚動了整個舞廳,狂暴的音樂也緊跟著停了下來,滿臉紅潮的男、女滿臉驚愕的向蕭遙三人看去。

“胖子,拿錢。”蕭遙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小白臉,看著幾個看場子兇神惡煞的大漢走,蕭遙陰沉著臉,低喝一聲。

“老大,錢來了。”段玉戴著一雙黑色手套,單手提著一個黑色皮包笑嘻嘻的來到蕭遙面前。

“一點小錢,劉哥拿去喝酒。”蕭遙從皮包中拿出數沓嶄新的百元大鈔,明目張膽的塞進領頭的那位大漢懷中,語氣淡淡的出聲說道。

“多謝情圣小哥兒賞臉,沒事了,沒事了。”那大漢一愣過后,上下仔細打量一翻蕭遙,現蕭遙好似變了,變得陌生起來了,大漢把那不下于十萬的人民幣熟練的收進懷中,向蕭遙滿臉堆笑的出聲說道。接著大漢揮手示意眾人沒有事了,狂暴的音樂再次響了起來。

“燕子,跟哥到里面去跳舞。”蕭遙冷冷的看了一眼金子,一把拉起愣的燕子,來到舞池中心,隨著狂暴的音樂扭動起身子。

至于那被大漢拖出去的小白臉,可以想象的凄慘后果。5ib

燕子回過神后,美目中閃爍出一道異彩,嬌靨緋紅,燕子越跳越熱火,燕子向蕭遙拋去一個個勾魂的眉眼,換了個姿勢,背對著蕭遙,**緊挨著蕭遙的下辦身在打圈。蕭遙則是高高仰著頭,宛如驕傲的鴨子,打了勝仗的猴王,雙手緊緊地扶著燕子的腰枝,像是并不容許燕子的**離開一絲一點,狂烈的扭動起腰部。

“那個妞兒,跳得好浪啊!”段玉向和蕭遙跳貼身舞的燕子看了一眼,有些嫉妒的出聲說道。

“玉玉,不服氣你也去跳啊。”許竹只對、熟婦才感興趣,只是對跳浪舞的燕子瞟了兩眼便轉過頭來,舉起高腳杯,細品起自己能毒死兩頭大象的美酒起來。

“滾!”段玉聞言頓時火起,低喝一聲,抬手就欲向許竹后腦勺上拍去。段玉人胖,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見過一頭兩百公斤的肥豬會跳熱舞嗎?由此可見,段玉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郁悶。

“帥哥,配姐姐跳支舞可以嗎?”就在此事,一個打扮的成熟火辣的熟婦,畫著濃妝悄悄來到許竹身前,一雙勾魂的美目宛如會說話的星星,不停的眨啊眨的可憐兮兮的望著許竹。

段玉見狀,直接氣哼哼的端著美酒回了陰暗的角落里待著。

四周的紅男綠女見到蕭遙和燕子跳得起勁**,都主動的給蕭遙和燕子兩人讓出一片空間,色男們緊緊盯住燕子起勁扭動的**,而那些浪女們則是饑渴的盯著蕭遙和燕子臀部緊緊貼在一起褲襠處。

燕子見狀,臉上一片火熱,勾魂水目向幾個浪女投去挑釁的眼神,拚命地磨弄蕭遙已經生生理反應的下半身。身體脹麻的蕭遙喘著粗氣,狂熱的扭動起自己腰部,做著前后**的性感舞姿動作,蕭遙看了幾眼那些兩眼紅的人狼,接著低頭吻上燕子的耳朵,或許燕子耳朵最敏感,一給吻上全身立刻起來敏感反應。

蕭遙一個吻下去,頓時吻得燕子軟軟的背靠在自己懷中,扭**的力度也好像沒有了。蕭遙一臉**的笑容,很會把握機會。一手輕巧地把燕子紅紅的臉扭過去,便把舌頭送進了燕子的小嘴,兩人紅紅的舌頭在交疊進出了起來,頓時惹得舞動出一陣興奮震耳的浪女尖叫聲和色男歡呼聲。

熱烈的掌聲,差點把蕭遙和燕子兩人掀翻在地。diyix

燕子也被舞廳里狂熱的氣氛所感染,紅著雙頰,一只纖纖玉手已滑到身后,在蕭遙的褲襠上一下松一下緊的握弄起來。

“嗷嗚嗚”

蕭遙頓時興奮的仰出一聲搞怪的狼嚎,猛得低沿著燕子的粉頸,吻上她的耳背,雙手還不客氣的托著燕子胸部下沿。再次被吻上性感帶,燕子的臉越紅得厲害,嘴唇半開半合的,透著大氣,雙眼只剩下一條細線,還隱隱的露著水光。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