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浮想聯翩_1(文)

小說: 高官的征途:女關長 作者: 紅雪情 更新時間:2016-02-13 20:40:13 字數:2420 閱讀進度:443/820

show_bd300250;

show_ad300325;

show_bd160600;

show_ad160600;

第350章浮想聯翩

她不敢肯定任軍奇要自己去到首都,究竟確實是要在業務方面來考核自己,還是要在床上來考查自己,但是不管出于哪一種原因,自己好像都是非去不可的了,要想在官場里有所成就,當時的張霸就說過了,一定要建立一個龐大的牢靠的關系網,這個關系網包括各個方面、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是上面要有人,下面也要有人,當然這個人既包括了做事的人,也包括了自己騎著的男人和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這兩種人都要是最有可能為自已遮風擋雨的人,也是自己關系網中最核心的部分。

一般的人為了營造這種關系網,不惜是以大量的金錢開道,主動的投懷送抱來拉攏那些位高權重的人物的,而自己現在是高官找上門來的,這對于大多數的女官員來說是提著燈籠都難找的事情,因為這些高官每天求他的女人都可能是成堆的,就連汪妙可這等原來如此純潔的,到了24歲還是一個黃花閨女的人都已經是慢慢地認同了用女色來換取手中的權力,那有些女人肯定是對這招駕輕就熟的了。

“明天去吧!我等下就去召開一個關黨組成員會議,討論一下關于對你的提拔問題,雖然我想在黨組內通過是百分之百的事情,但是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就怕有些這突發的事情發生,所以就明天再動身,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出差公干的任務,你去了辦好自己的事情就回來!“彭定海想了一下,這樣對汪妙可說。

“行吧!”汪妙可想著人在官場,好多的時候往往就是身不由己,別說首都的兩個領導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結果,就算是白搞了,有時候也是不得不為之,因為這是一個潛規則橫行的時代,如果不能滿足男上司的**,可能就會很難立足下去。既然也不是第一次了,無非就是多被人插一下而已。

。。。。。

當天的海東海關黨組會大家討論的很激烈,當然是沒有一個人反對彭定海的提名的,汪妙可從進入海關后查獲多少的大案大家都清楚,這么多的處級干部都倒在了她的鐵腕打壓走私之下,尤其是有著濃厚軍方背景的張霸涉案幾十億,分得臟款都有幾億,幾乎就是建國以來第一大走私大案,就是這樣一個大案都讓汪妙可給破獲了,其實好多的案子當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時候,大家就會發現它原來也并不是什么很復雜的事情,缺乏的就是細心發現和勇于發現的人。

一個如此能干又戰功赫赫有名的人,提升擔任海關的副關長兼緝私局的局長是很正常的事情呀,何況盡管一上來彭定海就說了他要提拔汪妙可并是因為她是自己父親的救命恩人,而是實實在在的她有這個能力,關里也有這個位置,所以才本著舉賢不避親的想法提名,但是大家心里也清楚,不管怎么說,汪妙可都是他父親的救命恩人,所以大家也樂于給到彭定海一個面子,畢竟在一個單位一把手是要好好地巴結的。

“我們主要的就是擔心汪處的年齡的問題,畢竟她基本上每一次都是破列提升,這次再把她升上來,那她就是全國最年輕的副廳局級干部了,再加上她的令人想入非非人美貌,必然會讓她成為媒體輿論的焦點,會不會再一次的讓他們找到什么話題,而做出對我們海東海關不利的報道!”這是大家最主要的意見,也是討論的焦點,與其說是在討論同不同意讓汪妙可升任,倒不如說是在討論汪妙可升職后會不會帶來什么不利的影響,以及該如何去預防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就向海關總署匯報了,至于大家擔心的汪妙可太年輕的問題,我想也沒有多大的關系的,畢竟她的每一次的提拔都是經過公示的,在提拔的過程中也沒有什么違規的事情,就是這次,外面可能會質疑是因為她是我爸的救命恩人,我才提拔她的,我想我會坦然面對這一點的,畢竟在這次的提拔中,你們大家都是和汪妙可沒有任何的可以被別人說的關系,所以我就不用擔心了,這是集體做出的決定嘛,好,那我們就在這里提前預祝汪處能夠得到上面的批準。”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彭定海的話剛一說完,在海東海關一號會議室里就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汪妙可第二天一早就動身了,她并不是一個人去的,她叫上了一個名字叫陳艷的女人一起去的,這個陳艷不是別人,正是那次張霸在監管通關處的處長辦公室把她摁在辦公桌上猛搞時給她們解了圍的那個女關員,那次關長彭定海過來了并且猛敲門,在敲門不開的時候因為擔心汪妙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就要別人去拿備用鑰匙,并且說沒有備用鑰匙時就砸開房門,正在里面的光溜溜的兩個人六神無主,不知道如何來面對面這史上最難堪的事時,陳艷走向了彭定海關長,并且帶有歉意的說到對不起,是她記錯了,原來汪妙可處長在關長來之前地十分鐘就出到出去了。

關長彭定海對她是略有責備,很是不滿地走了,但是在里面的汪妙可心里就真的是樂開了花,正是陳艷的這一句話,讓她如釋重負,要知道如果那道門被強行打開了,他們做什么解釋都會顯得是蒼白無力的。

汪妙可清楚地記得自己辦公的地方就是可以看見她坐在那里辦公的,而且她們的領導張霸來的時候她還討好似的把張霸領到自己的辦公室的,也就是說這個陳艷由始至終都是知道張霸就在汪妙可的辦公室的,當然一開始或許不知道他們兩個人關了房門在干什么,因為領導之間談論一些重要的事情時,關上門來怕外面的人聽見也是常有的一件事情。

因此當關長彭定海走了進來,問了一句你們處長在不在的時候,她又是討好似的以把彭定海領到了汪妙可的辦公室,并且還是第一個敲響房門的人。

可是當房門敲響了幾下后,門依然是沒有開,而且之前還隱隱約約地聽見好像有極其壓抑的女人的呻吟聲,這個陳艷就心里一驚了,這個時候她終于想到了那個方面,因為不管是在談論何種機密的事,有人敲門,那都是應該要而且也可以開門來應對一下的,既然里面的人遲遲沒有來開門,也沒有任何的回應,就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里面的男女正在做著那令多少的男女忘乎所以的事情。

這一刻陳艷的臉都紅了,她的腦子里浮現的是一個女人被一個男人壓在辦公桌上猛搞的那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甚至還想到了張霸的那個東西此時此刻正插在汪妙可那水潤多汁的**里面,非常緊張的盯著辦公室的門一動都不敢動的場景。

亅..亅亅

亅亅亅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