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借種女人 (1)

小說: 高官的征途:女關長 作者: 紅雪情 更新時間:2016-02-13 20:51:36 字數:4556 閱讀進度:660/820

汪妙可在被彭雪大干了一場后,有感于他在自己懷孕期間的艱難禁欲和沒有去外面尋花問柳,所以決定特別的獎賞一下他,于是就準備替他**,這可是每一個男人都喜歡,但是不是每一個老婆都會做的事情。可是就在她的嘴要沉下去含住那個感硬起來的東西時,客廳卻傳來了敲門聲。

“有人來了!”汪妙可叫了一聲就要起來,可是卻彭雪拉住了,彭雪說:“先不管他,讓我舔一下你這里再說!”

原來當汪妙可扒下去準備用嘴巴去咬彭雪的那個東西時,她自己的胯部也就懸在了彭雪的頭部,那粉紅鮮嫩的私處就在他的眼前晃蕩著,生過小孩子以后的私

處還是那么的誘人,他當然就想嘗一下,看是否還如之前一般的味道。

“不行了!應該來的是你媽媽,她剛才就說彭陽和汪雪的紙尿褲沒有了,要

過來拿,而我也是剛才從她們那里過來沒有多久的,她一定知道我在家里的,不開門就實在是不好了!算了,呆會再說吧,反正人做

愛是長久時,又豈在乎這朝朝暮暮!”汪妙可還是堅持爬了起來,盡管彭雪的舌頭已經碰著她那里了。

她可是一個有孝心的女人,絕對不忍心兩個人在里面歡愛,而讓家里的老人在外面瞎等。而彭雪同樣的是一個有責任心的好男人,開始只不過是不知道是誰,而且欲火攻心而已,聽汪妙可一說可能是自己的媽媽時,他也就趕緊起來穿衣服了。

兩個人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后,汪妙可就跑去開門了。

“媽!你過來了!”汪妙可拉開門看見果然是婆婆,就很是親熱的叫著。

“哦!好,彭雪也在家呀!”

“是呀!媽,剛才在里面沒有怎么聽到門鈴聲!”彭雪紅著臉說著,為自己只顧惜著**而差點怠慢了母親而不好意思。

“哦!沒事,我就是來拿點陽陽和月月的紙尿褲,想著妙可剛回來,應該在家,所以也就沒有先打電話過來了!”媽媽很是隨和的說著。然后也沒有再坐了,拿著汪妙可遞給她的紙尿就回去了,說是陽陽他們還等著用呢。

……..

“哈哈!又可以重新投入戰斗中去了!”送走媽媽后,彭雪又一把摟住了汪妙可,在房間里旋轉了兩圈后就倒在了床上,一個下午,兩個人就盡情的享受著性

愛帶來的**蝕骨的痛快。當然晚上又接著來了,雖然不能說是把一年來所禁的次數都補齊了,但是確實是在一年多之后再一次體驗到了那酣暢淋漓的極致性

愛,當兩個人最后都是癱在床上不能動時,都在想著生活還是很美好的,雖然禁欲了一年,但是這樣放縱的搞一個下午一個晚上也就什么都知足了。

……

在汪妙可生完小孩滿三個月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彭雪和汪妙可大戰一個下午一個晚上的第二天,陳艷又來到了汪妙可的家里,當是彭雪不在家。

“你怎么臉色那么差呀?是不是陽陽惹你生氣了!”看見陳艷后,汪妙可還真是嚇了一大跳,只是兩天沒有見吧,怎么看上去那么的憔悴呢。好你是沒有睡夠的樣子,臉上也沒有什么光彩,和之前那個風彩照人的少婦比起來好像是差的太遠了。

“也不知道是他惹我,還是我惹他,總之這段時間我們兩個都過得不太和偕。知道吧?現在已經是過了三個月了,但是我的肚子還沒有一點動靜,他都急得要死

了,老是說要去再復查一遍,都是我攔著他,說是那醫生說了要六個月不見效才去復查的,可是他雖然聽了,心里卻總是悶悶不樂的,結果還好像我欠他似的,連我

有時候他都看著煩了。

再加上有時候他煩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就表現出來了他的情緒,有時候還會莫名的發火,把我人也氣的夠嗆有的了。妙可姐,你就不能幫幫我嗎?”陳艷見到了汪妙可好像一肚子委屈似的,那眼圈都紅了。

“幫呀!怎么會不幫呢,不過我給你說過幾個你都不太滿意,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呀,是不是?”汪妙可當然知道她所說的幫忙是指什么。

“哎!你要幫忙就幫到底吧!就讓彭雪和我做幾次嘛,反正他也不會損失什么!好不好嗎?”陳艷直接進入了主題。

“啊!你還是在打著他的主意呀?”汪妙可故作輕松的說著,其實她心里明白像彭雪這樣的好人在當今的社會里還真是難找了,就這樣一個老婆懷孕期間都不會去

外面花心的男人,現在真得是很少了。就像前男友彭雨那么愛著自己,都還在新婚的前一天和別的女人搞在了一起,換了是他,在自己懷孕的期間說不定不知道要和

別的女人睡多少次呢。

所以說在這樣個忠貞觀念越來越淡薄的社會,能找到一個不會去外面亂來的男人是不容易的,當然就是一個這樣的女人也是很難找的了。

“對呀!妙可姐!你也知道彭雪是最好的,為什么就不幫我呢,我保證懷上了之后就絕對不纏著他了,我想信他也會做得到的,好吧?”陳艷充滿渴求的看著汪妙可。

“可是!他,雖然好,但終究是一個男人,我怕她和你搞了之后就會覺得別的女人好了,以后就會經常這樣了,那樣就麻煩了,即使不搞你,他也會偷偷地去搞別的女人呀!”汪妙可不無憂慮的說著。

“那怎么辦呀?妙可姐,如果陽陽最終知道了他不能生育,我們的婚姻可能就要完了,他也許就會這樣消沉下去了,你能忍心看著你的好朋友和同學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嗎?你一定要幫我才行呀!”陳艷有些焦急的拉著汪妙可的手說。

“可是。。。。”汪妙可一下子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她其實知道陳艷和自己的關系的,當時要不是陳艷有意遮掩自己和張霸的丑事情,那么自己早就身敗名裂了,

還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嗎,還有去年去首都時,自己和她在火車上發生的同

性之交的那一幕,都讓她有說不出的感激和喜歡,一個對自己有恩的人自己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因為沒有生育小孩子而導致婚姻破裂嘛。

只是幫的話又勢必是要讓彭雪和她去發生性關系,要讓自己的老公去搞別的女人,想著他像搞自己一樣在別的女人身上翻滾著,心里又怎么樣都不是滋味。何況她當是就已經是試探過彭雪了,彭雪已經是明確的表示了不會做不起老婆的事情。

所以汪妙可一時之間沒有了任何的辦法,既想著要幫她,又想著不能讓老公去搞別的女人。那怎么辦?所以她才在那里張開了嘴巴好久都沒有說出什么話來。

陳艷呆呆的看著汪妙可也是好久都沒有說話,畢竟汪妙可沒有松口她也只能是干著急了。她心里是很愛著沈陽陽,也很珍惜兩個人在一起的生活,所以才會那么在

乎他不能生育的問題,一方面是兩個人的生活中如果沒有小孩子的歡聲笑語或者是又哭又鬧,那么一個家庭生活就是要暗然失色的;另一方面就算自己能忍受沒有小

孩的那份孤單寂寞,可是沈陽陽他如何能夠承受絕后的現實呢。

雖然自己也不想隨隨便便的被別的男人搞了,可是為了自己的心愛的陽陽,就只好倒貼

上門來給別人搞了,可惜關鍵的是自己只看中了汪妙可的老公一個人,而根本就對其他的男人不感興趣。而要想真得從她老公彭雪的身上借到種,就必須是要汪妙可

開口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彭雪是非常忠誠于汪妙可的,是絕對不會背著他去外面亂搞的。就算自己厚著臉皮親自去找他、誘

惑他,都將會是沒有用的,反而會影響了彼此的朋友關系。

“妙可姐!你就幫我一下吧,只要你幫了我,從彭雪那里借到了種,我以后更加的聽你的,就像是你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好了,你叫我往東就東,就叫我往西就西,絕無半點怨言,好不好?”陳艷看見汪妙可半天都沒有說話,又可憐巴巴的求了起來。

“哎!這個東西真是讓我難以絕斷了,一方是你,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另外一方卻是我自己的切身利益。說句實話,我本來就特別憎恨男人背叛我的,你知道我的

前男友就是因為背叛了我,我才會在結婚的頭一天果斷的把他休了,才和現在的彭雪結了婚。現在要我自己把他送給你搞,我心里還是有點說服不了我自己!”

“要不這樣,妙可姐!我有一個大膽的請求,如果你覺得把彭雪給我搞太那個的話,那我給你換好了,讓沈陽陽來和你睡,你看怎么樣?”陳艷見汪妙可一直在拒絕著自己,一時之間沒有辦法了,就說出來了一個有點荒唐的主意出來了。

“啊!這樣也可以~!”汪妙可眼睛瞪得大大的說看著陳艷,都有點不想信這話是從她的嘴里說出來的。

“可以吧?妙可姐,其實你我都知道,女人那那個地方誰搞都是一樣的,只要這個男人不是陽萎,那么總要他能硬得起來,能夠插進去,就會帶給女人快

感,就會把我們女人搞出水來,當然也會叫個不停,所以你就把陽陽當成彭雪不就可以了嗎?而且說句實話,陽陽的那條東西應該不會比你老公的小,搞起來可能還

更加的有意思!”陳艷估計是想找彭雪**想瘋了,因為說出來的話也是完全的違背常理了。

“說的倒還是有幾分道理,可是這不變成**了嗎?那我們豈不是變得很淫蕩了?”

“妙可姐,其實人本來就是一個淫蕩的動物,只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機會去淫

蕩而已,都被所謂的仁義廉恥所束縛了,像我們兩個人在火車上的事情,還有我們幾個女人在謝雪梅的別墅里面搞同性戀,用那些仿真的東西來**

別人,難道就不是淫蕩吧,每個人潛意識里都是希望發生這些事情的,只是我們幸運了一點而已,你說對嗎?”

“嗯!有道理,可是我和陽陽是同學關系,要一下就走上那一步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呵呵!”

“妙可!你既可以幫到我借到種,又可以讓不同的男人操,這有什么嘛!都說了女人的那兩片東西和那個**都是肉做的,是有一定的彈性的,搞也不會少掉什么,最多就是搞得太猛的話會紅腫而已,要不然洗干凈提起褲子,還有什么損失嗎?再說妙可姐,我說一句話你可別生氣?”

“哦!說吧!什么話?”、

“陽陽的那條東西很大的,而且怎么樣都比那些五六十歲的男人要好吧,你當年都可以和張霸做,為什么就不能和陽陽做,然后幫到我呢?”

“|你怎么說起這件事情來了!我不想聽見任何人提這件事!”雖然汪妙可說了不生氣,讓陳艷說出來,可是當陳艷說的就是自己那段醉酒被奸然后通奸的往事,臉色還是明顯的陰沉了起來,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有些生硬了。

“哦!對不起,妙可姐,我是情急之下才說了,對不起,都有點亂了,對不起,我的意思就是想和你交換來獲得和彭雪交

配的機會的,沒想到冒犯了你,對不起!”陳艷見汪妙可真有點生氣了,還是慌了神,心里想著不要最后種沒有借成,反而得罪了汪妙可的,因為自己剛才說和話確

實是有一點要挾的成分在里頭了。

“算了!看在你也不是為自己著想,都是為了自己最愛的人,我都能理解你,這樣吧,我答應你好了!”汪妙可見陳艷一幅惶恐不安的樣子,又有些于心不忍了,畢竟陳艷都為她保守這個秘密好多年了,這會說出來,可見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急迫。

“啊!什么?妙可姐!你說什么,你真答應了?”陳艷激動的拉著汪妙可的手問道,眼里都閃出淚花來了。她根本就不敢想像,就在自己為得罪汪妙可而心里不安的時候,汪妙可會突然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是,答應你了,這下你該高興吧,怎么還像是要哭的樣子!”汪妙可恢復了她那慣有的迷人微笑。

“我、我、我、我真是太激動了,太高興了,高興的想哭了,我真沒有想到你會突然答應了我,真得,太出乎我的意料了!”陳艷說著還情不自禁的就上去抱住了汪妙可。

“算了!別這樣抱著了,等下彭雪上來了,還以為我們是在搞同性呢,那些事情可不能讓他知道了”汪妙可說著笑了知就把陳艷給推開了,畢竟兩個女人被別人看見抱在一起了,別人會怎么想呢?

“好吧!那怎么安排呢?是我和你老公到我家去,然后叫陽陽到你里來呢,還是干脆我們四個人在一起搞算了?”聽見汪妙可說答應后,陳艷就想著找鐵趁熱把**的事情計劃好,那樣才安心呀。

“叫你家陽陽到我這里來?來做什么呀?”|汪妙可笑著問道。

“到你家里來和你**呀!”、亅亅亅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