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見舊情人 (2)

小說: 高官的征途:女關長 作者: 紅雪情 更新時間:2016-02-13 20:52:04 字數:5715 閱讀進度:712/820

“是嗎?如果真是那樣就好了,你就不會在結婚的前一天還和別人女人在新房里亂搞了。你說是不是?”汪妙可笑了笑說到,畢竟事情已經是過去四年多了,那心中的痛也輕了很多,雖然時常想起來還是唏噓不已,不過那種揪心的痛倒真得是小了很多了,所以她說起這事情來時雖然多多少少有一些的遺憾,但是還是能夠比較輕松的去面對了。

“妙可!我跟你說句實話吧!男人搞女人不一定是對那個女人好,只是一時之間獸性大發而做出來的一種本能動作而且,是因為受不了女人的誘惑而做出的一時沖動的事情。其實我心里一直愛著的是你,每次搞完別的女人,在射了達到**后我都會有深深的后悔的,覺得不該對不起你的事情。你知道嗎?”

“我相信你這種說法,如果只是發生一次這樣的事情,我是會原諒你的,畢竟人非圣人,在面對秀色可餐的女人時難免會犯錯誤,可是你也知道,你在辦公室里搞那個小職員,我原諒了你;后來你又去搞小芳,雖然她曾經要叫人對我先奸后殺,可是我還是原諒了你;你說是不是?可是就在結婚的前一天,你卻還和楊妮去搞,她可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妓女,我怎么會原諒你呢?你搞了妓女的那條東西又來搞我,那我不也是如同妓女一樣臟了嗎,我怎么會接受呢?你想過了沒有?”汪妙可在事情過去四年多后,也就不怕我彭雨說實話了。

“都怨那個**楊妮了,你知道嗎,她當時和阿彪一起過來的,后來阿彪走了,她就過來挑逗我了,我都已經是明確的拒絕了,可是后來我叫她給我倒了一杯水,喝了那杯水后我卻突然間有一種欲火焚身的感覺了,這才身不由己的和她發生了關系,說句實話我當時就是打死也不會在那一天和她發生關系的,所以我懷疑她是在那水中放了催情的藥,所以我喝了以后才會有強烈的**而不能自制的就和她發生了關系,哎,真后悔喲!”彭雨此時此刻真得是悔斷了腸,一臉懊惱的樣子。

“啊!你是說楊妮有意給你的水里面下了催情藥,然后好讓你去搞他,然后又給我現場抓住了,是這個意思嗎?”

“是呀!我懷疑她是不是有什么企圖,就是要故意讓我們兩個人結不成婚,真得,只是當時沒有察覺,是之后我才慢慢的往這方面想的!”

“哦!你這樣說,我也有點相信了,因為那個楊妮去外面賣淫是給我親自抓住的了,可能她對此懷恨在心,而蓄意的給你下藥,然后和你發生關系,來達到破壞我們兩個人的關系的目的。那你后來為什么沒有找她問個清楚呢?”汪妙可猜得還是很準的,當時那個楊妮就是這樣一個想法的。

“我當時還不敢肯定,是后來那次我和他她碰見了你,而她那么大膽的頂撞你,我才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正準備找一個時間來和她好好的談一談呢,沒有想到的是她好像是第二天就沒有了蹤影了!”

“哦!我記得你跟我說過她失蹤的事情,我好像還跟你說了不要報警,那以后就一直沒有她的消息嗎?”汪妙可明知故問的看著彭雨說到。

“沒有!我聽了你的建議沒有報警,怕警方一查就把我們的關系查了出來了,只是真沒有想到她究竟是去了哪里了,何以會四年來都沒有一點的消息,也沒有回來找我,也沒有做什么對我們不利的事情,我都懷疑她是不是被誰給滅掉了?你說呢,妙可!”彭雨若有所指的看著汪妙可說到。

“什么意思?彭雨,你不會是懷疑我把她滅掉了吧!呵呵,不過說句實話,會不會是你因為她害得你沒有和我結成婚,而惱羞成怒的就把她給干掉了呢?”汪妙可自然看懂了彭雨的意思,所以反過來把皮球踢給了他。

“哦!我沒有,真沒有,不過也不管她了,只要她沒有對我們的關系和我的公司造成什么影響也就算了,不過妙可,我真得是很想你的,你能不能看在我們當年的情誼的份上,我們再歡愛一次好嗎?”彭雨眼睛里閃現出了綠色的光芒。其實自從汪妙可來到這個酒店的房間后,他就一直想著要把她撲倒在床上,然后兩個人痛痛快快的做一次。

畢竟汪妙可的身體他是熟悉的,那緊窄的女人通道,那淡淡的如同處女體香的氣味,那肥碩雪白的大奶,還有那濃密的黑毛,以及那極品的女人器官,饅頭逼。哪一樣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讓人念念不忘,畢竟五年來他從那些地方得到了太多的快樂。雖然最終最有可能結婚的兩個人沒有走到一起,可是換了誰都是無法輕易忘記的。

“彭雨!你真覺得我是那么隨便的女人嗎?我現在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再和你發生關系,你會怎么看我?還是算了吧。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當成一個美好的回憶就成了,還有一句話你要記住,那就是水到渠成,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定數的。如果有一天我們真還有那份緣,就會很自然的睡到一起去的,基本上就不用來提起,也不用好像你這樣來求我,一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后發生了,還是等著那一天吧!”

“那好吧!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吧,我知道再怎么勉強也是沒有用的了!雖然不是無數次的夢中都在操著你,真的,雖然這這樣放可能很粗魯,但確實是我的真實想法,我就一直等下去吧,哎,誰叫我這么笨,居然為了她而辜負了你呢!~”彭雨很是沮喪的垂著頭說著。

“好了!你明白就行了!對了,我還想問你一下,你那免稅店和免稅倉庫現在運行的怎么樣呀?”汪妙可不想過多的和彭雨談及情感的事情,但是她心里其實就是一直想著他的,也想著要好好的幫他,雖然是他的背叛導致兩個人沒有結成婚。可是就算是同學關系她也是比較看重的,如果另外有同學要她幫忙她也會答應的,何況畢竟是同居了五年多的初戀情人。

“免稅店還是很不錯的,畢竟有你和你們監管通關處的關照,我們每個月都可以做假銷出去上百萬的貨物,可以賺到一大筆的退稅,而保稅倉庫也是一樣的,我們采用虛假申報的手段,少報多進,也是很大的一毛收入的,但是這些我都不滿意,我想趁你管著海東海關的時機,大勢的撈上一筆。當然我有了錢就是你有了錢,不管做什么,也不管你要多少錢,只要去我那里拿就是了,我絕對的不會說半個不字!呵呵!”彭雨也是出知真心的說到。

“不瞞你說,彭雨,錢我現在已經是不少了,所以我對錢的**不是太強烈了,但是你是我的同學,而且這些對我來說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因此也就幫你一下而已!”

“嗯!我明白了,謝謝!”

“好了!彭雨,事情該談的也談得差不多了,其它的也就不多說了,如今海東海著正是風平浪靜的時候,我也有時間來處理你的事情了。就趁這段時間讓你多賺一點吧,你要走什么貨隨時聯系我就是,但是一定要記得用別的電話打,不要讓別人監聽到了我們兩個人的能話!我也該走了,要不然和你呆在一起會給你很大的思想壓力的,我知道你此時此刻一直都在想著怎么樣來搞到我,為了不讓你絞盡腦汁,我還是先走為妙,呵呵!”汪妙可笑著看了一眼彭雨的胯下,很是感慨的說到。

“哦!讓你見笑了!”彭雨很是尷尬的笑了一下說到。

“好!不說了,走了!”汪妙可說完就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彭雨看著她背影離去,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靜。

人最后悔的事情其實不是人還在沒錢花了,也不是人不在了錢沒有花玩。人最痛苦的還是親情的變淡和消失。像彭雨和汪妙可有著高一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又在分別七年之后有著傳奇般的重逢,然后就是五年多的纏綿。這是多么讓人羨慕的事情呀。即即使自己的父親直言汪妙可可能會或者已經是給他戴了綠帽子了,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著她,還是想著要和她結婚,即使她被無數的男人搞過了,也還是值得自己去珍惜一輩子的。

可惜的就是偏偏沒有好好珍惜,為了一個去做妓女的楊妮而失去了自己一直想抓住的令無數男人都傾倒的汪妙可,這真得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每每想到這些,想到曾經在自己身下痛快發泄著**的嬌**人如今躺在別人男人的身下放肆的呻吟著,極度的扭曲著自己的**。他的心就痛,而偏偏這等丟人的事情是不能向什任何人說的,痛苦只能是壓抑在心里面。

想著這些彭雨是痛苦的倒在了床上,就像是被抽了筋的青蛙一樣渾身無力的躺在那里,在想著究竟何時才能再一次的和汪妙可來一次轟轟烈烈的歡愛,而且他知道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因為他是知道汪妙可是很喜歡他的,拋開兩個人的感情不說,單是自己的那條大東西,汪妙可就不止一次的說過喜歡,就是喜歡自己的那條大東西。

所以只要有機會和她再來一次,那么以后就有機會再和她享受魚水之歡了。畢竟四年多沒有一親她的芳澤了,而這之前幾乎就是差不多天天都要操她一兩次的,一下子卻連看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了,更別說是撫摸和操她了。這就像是一個有了毒癮的人一樣,一下子沒有了毒品的刺激,那會是多么的難受呀。

而自己已經是難受了四年多了,是真正的再也沒有辦法忍受了。雖然也會和別人女人搞,但是誰都無法替代汪妙可。汪妙可的身體和在床上的表現都是無人能媲美的。

想著想著,彭雨就那樣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就在半夢半醒之間他居然做了一個夢。而且還是夢見了自己和汪妙可的第一次。

……

自己從宏大幫的頭號殺手阿彪手里實神奇般的把汪妙可救下后,也在為兩人個人如此的重逢而驚嘆不已,都有點興奮的暈頭的感覺了,把她帶到自己在酒店的專用房間后,兩個人就在火熱的親吻起來了。彼此的舌頭攪在了一起,或是伸進對方的嘴中,輕輕咬住對方的舌尖,什么舔呀,吸呀,咬呀,各種各樣的招式都用盡了。

彭雨眼見汪妙可嬌喘吁吁,微昂著頭,嘴唇濕潤潤紅艷艷的,微閉著眼睛,一副陶醉的樣子癱在自己的懷里,就變得欲火焚身,果斷地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衣里面,勇敢地按在了一只飽滿的**上,那中滑嫩的感覺太好了,他忍不住就捏住了上面的那粒東西揉著。

“嗯!”汪妙可一聲嬌吟,身體隨之一抖,大腿緊繃。

“不,不要!”她睜開了眼睛,含情脈脈地看著彭雨,甜甜地說著“等一下嘛,我們先去洗個澡吧!”

“嗯,好,好!”彭雨高興地擁著汪妙可往里面的洗手間走去。

第一次和異性在一個洗手間里洗澡,雖然有7年前的感情做基礎,雖然有人剛才的**做前戲,汪妙可還是覺得有點不自在,她紅著臉,顫抖著身體,無力地靠在墻壁上,被動地任由彭雨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

“哇!好漂亮的蝴蝶!”當彭雨把汪妙可的上衣和內衣脫掉,露出右邊**上面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時,他發出了由衷的感嘆。

“好看吧,是7年前你走后專門為你紋的,每次看見它我就會更加強烈地想起你!”

“真的呀,太好了,我要好好地犒勞一下它!”彭雨說完就把嘴湊了上去,舔著那只蝴蝶,并且很快就由蝴蝶舔到了蝴蝶下面的**上。

哇,這真是一對極品**呀,飽滿且高挺著,非常得白嫩細膩,真的是那個膚如凝脂吹彈欲破呀,里面的青筋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乳暈非常小,就是在奶頭下面有小小的一圈,而在**之上的那粒粉紅色的肉粒更是迷死人了,紅紅的又水潤潤的,真的讓人垂涎欲滴呀。

彭雨輕輕地把那個肉粒舔的東倒西歪,接著又把它含在嘴里,用舌頭攪弄著,間或用嘴唇緊緊地含住提起來放下去,很快那個肉粒明顯得腫大了。

“嗯.嗯……….”一片未曾被男人開墾過的女人地那是非常得敏感的,汪妙可的身體早已經是扭個不停,嘴巴里發出一連串迷人的哼叫聲,還伸出舌頭來輕輕舔著自己的紅唇,那模樣真像一個十足的蕩婦。

彭雨早已經是**勃發,那胯下之物越來越大,明顯地比平時大了長了一兩倍,頂在褲子上隱隱作痛,他便快速地把自己脫了個精光,讓自己被束縛的東西來了個大解放,然后抓住汪妙可的手就往自己胯下按去。

同時他三下五除二就把汪妙可下面的布料也除掉了,呈現在眼前的就是一具**裸活色生香的成**人軀體,飽滿白嫩,充滿了不可抗拒的誘惑力。

身上的水都來不及擦干凈,彭雨就抱著光溜溜的汪妙可出來了,汪妙可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含情脈脈地看著同樣赤身**的初戀情人,眼神充滿著幸福和向往,xiong部的兩個大球就頂在彭雨的xiong口,隨著腳步的走動而互相摩擦著,彭雨忍不住又低下頭吻住了她的櫻桃小口,而汪妙可稍微下墜的臀部剛好觸到了他的大東西,那東西明顯地抖動了幾下,變得更加大了,昂頭怒視,青筋暴凸。

“砰!”的一聲,汪妙可就被彭雨扔在了極具彈性的大床上,汪妙可的身體彈了一下,四肢舒展開了,舒舒服服地仰躺著,**也隨之晃蕩著。

“我來了!”彭雨大叫一聲,就撲了上去,把汪妙可壓了個嚴嚴實實,因為剛才已經玩過了她的傲人雙xiong,現在他就急速地把身體退到她的肚皮以下的位置。

他細細地欣賞了一下汪妙可的神秘部位,很自然地就把它和7年前自己見過的那具少女的軀體去比較,發現原本只有稀稀疏疏幾根黑色毛發的部位,現在已經是濃厚的一大片了,原來如同一線天的神秘部位,現在卻有了兩塊什么唇的肉塊,而肉縫的頂端,竟然有一個凸出的小顆粒。

這和當年自己所見過的已經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景象了,以前是真正的少女尚未發育成熟的幼嫩軀體,而如今就如同成熟的蜜桃那么誘人。他直接用手按在汪妙可的三角地帶,當他手掌摸上去時就已經感覺到了手指上到處都是液體,他就知道時機成熟了,她下面的絕美風景就下次再來慢慢欣賞了吧,現在還是趕緊把自己的大東西放進去,泄泄身體中積壓欲爆的火吧。

他輕輕地把自己的東西貼在汪妙可的肉縫中滑來滑去,很自然地它便滑停在了一個**口中,東西的前端已經抵進去了小小部分,到了,就是這個地方了,彭雨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托住自己的硬動西就往里面擠去。

“啊!痛死我了……哎喲!……..”就在彭雨一桿到底,同時似乎聽到什么東西被撕裂的“撲哧”聲音的同時,身下的汪妙可發出了幾聲凄慘的叫聲,眉頭都皺在了一起,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彭雨,臉上的表情非常得痛苦,身體也劇烈地扭動著,似乎想要擺脫彭雨的攻擊。

……

就是這一聲慘叫,把彭雨從夢中驚醒了過來,醒來的他猛地坐了起來,他多希望那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事情,那樣就可以一真做下去了。

“啊!原來是一場夢,看來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呀,剛才還在想著和汪妙可的往事,就做了一個這樣的夢,而且幾乎是就是十年前的那一幕的重演,真是太離奇了!”醒來的彭雨很是感慨,同時他也感覺到了自己的那條大東西是出奇的硬,心里也有著很強的**。

“看來都是因為今天和汪妙可共處一室勾起了自己強烈的**,所以才會做這樣的春夢,可現在怎么辦呢?”彭雨摸著那條**且碩大無比的男人器官。感覺到了那前端的騷癢,看來是急需找一個女人來代替汪妙可被自己操了,只要呆會操的時候,自己把那個女人想像成汪妙可不就可以了嗎?反正汪妙可現在是不會讓自己搞的,自已也不能讓自己太委屈了。

于是彭雨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拿出了電話,拔通了一個女人的電話。

………..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