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操馬

小說: 荒戀 作者: zxs1115 更新時間:2015-05-10 09:52:23 字數:4400 閱讀進度:75/189

李建生看見了黑暗中跑步的身影,他急忙躲閃在一個淺溝里,等那人跑近了,他才看出是鐘紅。還好,鐘紅還沉醉在激揚的情感中,無視身邊發生的一切。她漸漸的跑遠了。

李建生快步來到馬號邊,又蹲下身,觀察著馬號里的動靜,值夜班的車老板已經鼾聲如雷,馬匹安靜地吃著夜草,李建生和從前一樣,繞到騍馬的背后,騍馬已經認識他,羞澀地望望他,焦躁地跺著蹄子,引起了馬廄里馬匹的一陣騷動,值班室里的鼾聲停止了,車老板打著哈欠,從值班室里走出來,在料房里用笸籮端出草料,撒在槽子里,李建生隱藏在騍馬身后,一動不敢動,喂完了馬,車老板又回到值班房里睡去了。一場虛驚,李建生又站在凳子上,掀開馬尾巴……,出來的時候,他忘了把凳子放回原處。

第二天,飼養員老王頭把一塊塊的豆餅放在煮開了水的大鍋里蒸,一直把豆餅蒸軟,他找出切豆餅的刀,在一塊石頭上杠了幾下,看看刀口,還算鋒利,找切豆餅的凳子時,發現凳子不在了。

馬匹都被車老板拉出了馬廄,套上車,干活去了,馬號里空空的,他在馬廄里巡查了一圈,在靠墻邊的地方,發現了凳子。

他嘟囔了一句,誰把凳子放在這個地方,又一想,不對,想起昨晚,馬廄里馬匹的騷動,他心頭一驚,鬧鬼了不成。他定了定神,莫不是有階級敵人破壞!好好的凳子怎么會放在這個地方,想到這層,他起了一身疙瘩,可了不得了,他想起昨晚,好象看見了人,隱藏在馬棚里,一陣風吹來,梁上的燈一晃一晃的,把個人影拉的一會長一會短,我的媽呀,不是鬧鬼,就是有人破壞,他跌跌闖闖的跑到隊部。哆哆嗦嗦地說起了他發現的可疑事情。

“不好了……”

“你慢慢說,什么事,大驚小怪的。”吳胖子不緊不慢地說。

“有人要殺我。”

“那你怎么還在這兒。”

“我……昨晚,聽到門響,起來喂草……后來,影影綽綽,看見一個人,藏在馬棚里,我喊了一嗓子,那人又不見了。誰這么大膽子,半夜三更的敢到馬棚里來。我以為是起猛了,回去睡覺了。第二天,我起來切豆餅,凳子找不到了,我找了半天,在馬廄的靠墻的地方找到了,我以為是車老板套車干的,可套車把個凳子放那兒干什么!這不是鬧鬼了!”

“我查查,你回去吧,和誰都不要說。”

吳胖子想,鬧鬼是不可能,階級斗爭真是無處不在。擾亂我們的視線?引起不安,轉移我們的斗爭大方向?破壞生產?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他也沒想明白,凳子會長腿了不成,得弄個水落石出。

喂牲口的老王頭不動聲色,一切照常,只是把值班室的門開大了點縫,半瞇縫著眼,一邊嘴里打著呼嚕,一邊豎起耳朵,諦聽著外邊馬廄里的動靜,在他半睡半醒,快要頂不住,快睡著了的時候,大門吱吱響了,他一個機靈醒了,汗毛都豎起來了,突然,大門停止了吱吱聲。

老王頭意識到是他的呼嚕聲停止,讓來人警覺了,他趕忙又用嘴打起了呼嚕,一邊半睜開眼……第二天,他跌跌撞撞的把晚上看到的事情告訴了正在辦公室里流著哈喇子打瞌睡的吳胖子。

“你小子是不是睡迷糊了。”吳胖子有點不信。

老王頭急眼了:“我都熬了三宿了,好不容易抓著了。”

“好,你回去吧,和誰也別說。”

“嗯。”老王頭走了。

吳胖子一點困意也沒有了,他被剛聽到的情報激奮起來,在辦公室里轉磨。他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他自言自語著:“這不是什么東扯葫蘆西扯瓢了,這是南扯葫蘆北扯瓢了,什么狗屁知青,簡直禽獸不如。如果連一匹馬都不放過,那豬、羊、牛,還不都要遭殃,這樣的事情要算不上是階級斗爭,那還有什么事能算!”

他想起了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凄厲的哨聲把知青們從被窩里拽出來,往地里驅趕,天剛蒙蒙亮,李建生打著哈欠扛著鋤頭從他身邊走過,斜了他一眼,嘟嘟囔囔地說著怪話:“有的人白天睡足了覺,晚上鬧鬼。”

這話讓心里有鬼的吳胖子心里一驚,這可不是一般的牢騷話,白天睡足了覺晚上鬧鬼,這是什么意思?莫非這小子話里有話。

他猛然想到,李建生經常是夜里出來,馬號和他經常光顧的小屋都是在村北,他渾身一顫,莫非他跟蹤自己,發現了自己行蹤,難怪他嘴這么硬。

吳胖子氣得直咬牙。全三連,還沒一個人敢當著他面說這種話,別人討好還來不及,他倒好,敢甩閑話。吳胖子心想,好小子,等著,早晚收拾你。

一連幾天,吳胖子都在琢磨著李建生的事,李建生早在他收拾的計劃里,只是苦于找不到時機,現在,機會終于來了,他把幾個骨干召集起來開會。

他痛心疾首,又幸災樂禍地說:

“同志們,階級斗爭真的來到我們身邊了,以我們想象不到的方式表現了出來,我很痛心,但也很高興,能從我們的身邊發現階級斗爭,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說明了階級斗爭無處不在是個一顛就破的真理……我說的對不對?”

“對。”大家一口同聲。

“看來我們很團結,我很高興,另外,更讓我高興的是,在我們的知識青年中,也終于發現了階級斗爭,這說明什么呢,同志們,說明知識青年也不是什么鐵板一塊,也有人不是什么好東西,我早料到了,憑什么階級斗爭哪兒都有,就是知識青年里沒有,這很不附和階級斗爭的規律嘛,哪兒都有的事,到你們這兒就沒有了,你們就那么干凈?我早懷疑一些人,他們到北大荒來的目的是什么?看來,我的懷疑是有根據的,我們的知青李建生同志——當然了,現在我們暫時還叫他同志,至于今后還能不能叫,那就要看事情的發展了——終于被我們發現,干了件禽獸不如的事,你們猜猜是什么事?”

大家面面相觀,

“這都猜不出來?”

大家都撓頭,

“別說你們猜不出來,我也猜不出來。”

吳胖子得意的看著他的部下,賣了個關子,他撲哧樂了,又忍住了:“他居然半夜三更,跑到馬廄,站在一個凳子上,操馬玩,讓喂馬的老王頭逮個正著。你們說,這真是一件即可樂又可笑的事,他怎么就會想到操馬呢,要我我是想不出來的,這里我做一點自我批評,我一直以為我們的勞動強度不輕了,可居然有人還有精力半夜出來操馬,那說明,白天的活干的還輕,看來還是我低估了知青們的耐受力,要是我們的同志通過白天的勞動,恰到好處的把體力消耗完畢,那剩下的事只有倒在床上睡覺了,絕不會有竄到馬廄操馬的事發生了。現在,大家討論一下,我們該怎么辦?”

大家聽了瞠目結舌,知青中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是可忍,孰不可忍,有人先義憤填膺起來,別人也唯恐落后,照此辦理。

首先發言的是三排副:“我看,問題是嚴重的,是千萬不能……不嚴重的,這不是一般的問題,這是——*。”

接下來發言的是四班副:“我同意三排副的意見,顯然,這是違背馬的意志的,所以,但是,*是人對人,哪有對馬的,而且,所以,定性一定要準確。”

下面發言的是七班副:“我很同意上面的發言,我補充一點,我可能是胡說,瞎說,不一定說過的對,情不情愿,要問馬,可馬又不會說話,不好說馬是不情愿的,馬要不情愿就該尥蹶子了,可馬并沒有尥蹶子,說明馬還是情愿的,聽說有人獸戀的,我也是瞎說,胡說,不一定對……”

吳胖子嚴肅的聽完大家的討論,總結發言說:

“看來,我們非要對這個禽獸不如的家伙采取點行動的時候了,是他先向我們的馬發動了進攻,奸淫了我們可愛的,辛勤勞動的馬,這是否對我們的可愛的馬造成了傷害和損失,我們還要進一步觀察,那馬可是未成年的騍馬,這小子也知道找年輕點的,但是,對我們馬的精神起碼造成了傷害,馬不會說,但它的憤怒是可以想見的,馬也是我們的親密戰友,他操馬,就等于……,我不說,大家也明白。既然他要用他的行動向我們發動進攻,我們當仁不讓的也奉陪到底了。”

吳胖子攥著拳頭說:“抓階級斗爭,關鍵是氣氛,有了氣氛,就能嚇唬住人,階級斗爭不是請客吃飯,還有什么來著……”

“不是跳舞唱歌。”

有人給他補充了下句:“對,就是這個意思,到時候你們都給我賣點力氣,口號喊的響一點,整得像回事是的。要殺一儆百,要殺雞給猴看,這可是知青里出的第一個壞份子,是個寶貝呀。”

吳胖子給猴們講著殺雞的故事。吳胖子深諳其中的精髓。他循循善誘地給目瞪口呆的知青講著這里的哲理:

“什么人群里都得有個把倒霉蛋,原來是地富反壞右,現在又多了個走資派,沒事了,就把他們批一批,斗一斗,批壞人是為了給好人看的,為什么批壞人給好人看?為了讓好人別學壞了,當然不是說你們了,你們都是好人,誰都怕當壞人,那就只有學好,當好人,這樣,人群才好管理,才好馴服,殺雞給猴看,一個單位里,沒幾個壞人批來斗去,這個單位就不好管理,人都是給鼻子上臉的玩意,你們說是不是?”

大家一口同聲:“是。”

“現在,輪到哪個倒霉蛋了?”

“李建生!”又是一口同聲。

“看來大家的覺悟迅速提高了,好,以階級斗爭的眼光來看,李建生的問題多了,平時偽裝積極,穿破褲子,干活假裝賣力氣,迷惑群眾的眼睛,還有他的反動言行,真是不整不知道,一整理嚇一跳,這小子反動的還不輕呢。”

“我現在宣布,明天晚上,對李建生的行為展開反擊。”

宣布完李建生的罪惡行徑,吳胖子把他的計劃如此這般說了一遍。吳胖子躊躇滿志,鷹隼一樣的眼光里射出陰森的光,

他要征服這些桀驁不遜的知青。這些不知天高地厚,趾高氣揚的小青年們,自以為是救世主,頭上好象閃爍著神圣的光圈,天下的一切都由他們主宰。他們身上顯現出來的優越感時時刺激著他的神經,吳胖子不信這個邪。

他有辦法對付。

這些所謂的天之驕子,傲視全世界的知青們的造反精神,早就被永無休止的勞作消磨殆盡,勞動真是能改造人,生存比所謂的高尚的意識形態更重要,知青們折服了,收斂起造反派的脾氣,匍匐在三連這個彈丸小國君主的腳下,惟恐對他不敬,給自己招來更重的“勞役”,吳胖子會心地發出滿足的微笑。

在一系列高壓下,知青們已被徹底征服,沒有了他們所謂的戰斗精神,再沒有了一絲反抗,恐懼氣氛彌漫在三連的上空,像所有這種環境下會有的情景一樣,知青們迅速分化了,有的人敢怒不敢言,有的人虛與委蛇,有的人緘默不語,有的人隨波逐流,也有的人趨炎附勢。就和階級斗爭一樣,這也是一條顛簸不破的真理。

人們對使他們戰栗的人表現出敬意,也是人的本性。

什么時候,恐怖實施者感到恐懼,那才是人性勝利之日。

對個別口服心不服的家伙,他更要施以重拳,這個李建生他早看著不順眼,這次正好撞在他的槍口上,他好像在玩一件好玩的事,用戰前動員的口吻說著他的計劃:

“為了使事情顯得更嚴重,我們要在晚上采取行動,在他睡著以后,來個突然襲擊,揪斗和搜查同時進行,這對敵人的震撼力更大,也更能警醒大家,千萬不能麻痹,階級敵人,就睡在我們的身邊,李建生就是最好的明證。抓階級斗爭該是理直氣壯的事,是尚方寶劍,一抓人就老實。”

大家聽了毛骨悚然,點頭稱是,這個敵人不但和我們一起睡覺,還一個桶里舀湯,一個食堂里吃飯,一個茅房屙屎。

未完待續,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錄新浪原創訂閱更多章節。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新浪原創:#vip.book.sina.ppxs8.com.cn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