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迷霧重重

小說: 靈緣界 作者: 謝十叁 更新時間:2019-10-26 14:29:21 字數:2706 閱讀進度:1106/1115

這段時間,除了對牧天的疑惑,沐青還遇到了兩件令他感到蹊蹺和迷惑之事。第一件就是那次水無心給他觀緣。

當時的情況,沐青歷歷在目。

水無心的狀態很不好,觀緣大耗法力和本源,令他的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但是,但觀緣結束時,他臉上的表情除了痛苦,還有驚愕、迷惑……

似乎,還帶著某種恐懼!

然后,他說出了兩句令人費解的話。第一句是連續三個“變了”,第二句,則是一個詞——“走吧”。

按照當時的情景,水無心這兩句話,應該都是對自己說的。那么他說“變了”,應該是指自己的緣法變了,而他說“走吧”,也是讓自己走。

從寒舞那兒,沐青知道,水無心很久前就曾催動“通天觀緣”之術,確定自己就是下一個飛升上界之人。沐青也知道,之前的種種都是水無心站在撥弄緣法的高度布置、調動,目的就是把自己的飛升之緣奪走。

那么,他說自己的緣法變了,難道是自己的飛升之緣變了?如果是,那么變成什么樣子了?難道自己的飛升之緣沒了?消失了?

如果是這樣,豈不是說他之前的“通天觀緣”錯了?

而他那句“走吧”,說的更是模棱兩可,是在彌留之際不想再多看自己一眼,讓自己趕快滾嗎?還是說,讓自己離開此界,去往上界?

聽他當時的口氣,帶著萬籟俱寂、一切成空之感,應該是讓自己趕快滾的意思;但若是結合那三個“變了”來看,這個“走吧”的意思似乎又并非那么簡單。

……

第二件事,是在沐家秘藏見到沐秋風,從沐秋風嘴里說出來的一件奇事。就是那次沖擊境界中的“心魔襲擾”。

沐秋風認為那是他在沖擊境界時的心魔襲擾,但沐青卻不這么想,主要是因為那“心魔”說的兩句話。第一句:“沐家有難,速去靈木谷”;第二句:“原來,這是一個環”。

這兩句話,比水無心的“遺言”更加蹊蹺,更加詭異。

若只說第一句,還有點像是“心魔”所言,那是因為沐秋風答應了田晴兒要守護木靈,而自己偷懶沒做到。但這個第二句,可就大大的不妥。

這是一個環……

還在前面加了一個“原來”……

難道是這個“心魔”看到了那秘藏中的情景,說的是那些金環?

似乎不對。

心魔這東西由心而生,沐秋風心念中的信息,心魔應該都知道,不會突然再提起此事。退一步來說,就算是心魔之前不知道所處的環境,那他見到那些金環后,也應該說的是,“這是個籠子?”又或是“這地方好奇怪”。

因為那個環境里的金環可不是一個,是一圈,圍成了一個球形的空間。

而這個“原來”就更加有味道了。這意思好像是,這個“心魔”對某種事物有一定的認識,但現在發現,自己的認識錯了,所以才說了“原來”二字,表達了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令沐青確定沐秋風看到的“東西”不是心魔的,還有一個決定性因素,那就是這“心魔”化生后,怎么會就那樣突然消失了呢?這太不尋常了。

所以,沐青認為,沐秋風看到的十成有九成不是心魔,而是別的什么東西。這個東西口中的“環”,也絕非指那些金環,而是另一種可以稱之為“環”的東西!

……

此刻,沐青一股腦的將自己心里的這些疑惑都說了出來。

白仙兒聽得仔細,眼中卻閃爍著某種欣喜和欣慰。

沐青看向白仙兒,道:“仙兒,你這是什么表情?”

白仙兒甜甜一笑,道:“青,我就喜歡看你這專注思考的樣子。還有,你發現了嗎?你的性子里,對這種不解之事有超乎常人的濃厚興趣!你天生就是喜歡解密的人!”

沐青苦笑搖頭,道:“仙兒,你又笑我。”

白仙兒道:“我可不是笑你,我說真的!”

沐青道:“算了,別管我是什么性子了,你倒是說說,這幾件事一件比一件詭異,到底是個什么道理?它們的背后,都藏了些什么?”

白仙兒眼眸流轉,想了想,道:“關于那個牧天,根據你說的第一點和第三點,我認為他的話在表面他身處某種麻煩之中。而這個麻煩,不在我們知道的這個世界——我是說,我們已知的整個周天寰宇之內!”

沐青點點頭,道:“我也是這么猜著。”

白仙兒又道:“如你說言,若是第二點和第一點之間真的存在某種聯系,那即是說,牧天這個麻煩……”說著,白仙兒語氣變得不確定起來,想了想,才繼續道:“這個麻煩有可能關系到我們已知的這個世界!所以,牧天才說有什么人‘守在這邊’,他應該是擔心這個麻煩會影響到‘這邊’,而這個‘這邊’就是我們所在的‘這邊’!”

沐青再度點頭,對白仙兒的分析深表贊同。又道:“后面兩件呢?”

白仙兒沉吟片刻,道:“師父的觀緣……很少出錯。他說‘變了’,可以確定是指你身上的緣法變了,但是,至于變成了什么,卻不可知。若是把他的那句‘走吧’也和你的飛升之緣聯系起來,他應該是說,讓你離開此界,去往上界。但這里面又有不對應的地方,他讓你去上界,就說明你的飛升之緣沒有變,但是又變了!這就耐人尋味了……”

頓了頓,白仙兒忽而雙眸一亮,道:“青,若是把牧天的話和師父的觀緣聯系起來……是不是有些……我是說,有可能他們的話,是可以在某件事的作用下,連在一起的?”

聽白仙兒如此一言,沐青腦海中就如射入了一道閃光!

牧天身處某種“麻煩”,這個“麻煩”,令他這樣一個定鼎仙域的仙尊都感覺到麻煩!這個“麻煩”,有可能會影響自己“這邊”,所以,牧天派人“守在這里”,水無心在觀緣中看到了——或者說是預測到了——這個“麻煩”,所以滿臉的驚疑,還帶著絲絲的恐懼,所以,他跟自己說,讓自己走!離開這里!去上界!

沐青的瞳孔劇烈的收縮、放大,又收縮,心中的震驚、不安、迷惑一浪浪的襲來,一浪高過一浪……

良久,沐青緩緩合攏雙眼,幽幽的道:“若是真有某個災難降臨,我……是不會放下你們自己走的!”

白仙兒眼中涌現一絲迷離的神采,卻并未開口。她了解沐青,眼前就是她熟識的那個沐青,那個“小家奴”……

……

關于沐青說起的第三件事,白仙兒也沒什么頭緒。二人由云兒背著,不幾日便就到了軒轅國,軒轅圣山。也就是原來的紫陽國、紫霄峰。

軒轅圣山的山頂被一座法陣罩著,沐青大咧咧的凝立半空,朗聲道:“軒轅霸,我沐青要見你——”

沐青知道,自己降服那些靈神期修士的消息,就算弘法不特意跑來跟軒轅霸說,他也會知道。

不出所料,只等了片刻,法陣打開,一個身穿紫金法袍的金面魁梧大漢飛了出來,遠遠的就凝住遁光,沖沐青拱手施禮,語帶恭敬的道:“原來是沐道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海涵海涵!”

沐青看了軒轅霸一眼,道:“怎么,軒轅宗主不請我進去坐坐?”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