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你就是個白癡!

小說: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作者: 水魚要吃素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2:06 字數:2640 閱讀進度:324/370

酒店一處樓梯間的墻角上,攝像頭的電源指示燈閃爍了幾下,便又恢復正常。

酒店監控室里,顯示各個樓梯以及走廊的監控畫面莫名閃爍了幾下。兩名正在閑聊的保安皺眉看去,見畫面恢復正常,便沒在意,接著談笑起來。

頂樓一間拉著窗簾的大套房里,敲擊鍵盤和類似子彈上膛的聲音不斷響起,又被房門隔斷。寬敞的客廳里,四個身穿黑色作訓服的外國人在沙發邊或站或坐,一名扎著金色馬尾辮的白人女子,正指著身前的筆記本說著什么。

筆記本屏幕上的布局,和酒店監控室里的顯示器如出一轍。不同的是,兩處畫面顯示的內容卻不一致。

“這里,你們看!”

女子把其中一個畫面放大,指著畫面中的人影說道:“這個女人,連續幾次從這個房間出來,可每次出現的面孔都不一樣!如果不是這房間里同時住了幾人,就是她在化妝偵查!就是不知道是同行還是警察。”

“讓瑞卡爾去探探底,要是同行,就讓她滾蛋!”

靠著沙發坐在女子身邊的一個平頭男子隨口說著,手里正不斷擦拭著一把銀色手槍。

“哼,一個受了傷的雜魚,搞這么麻煩做什么?”

對面沙發上坐著一個身材寬大,滿臉橫肉的白人男子,手里轉著一把虎牙軍刀,冷哼道:“我一個人就能料理了他!”

“沙克,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輕敵!”

靠坐在一起的男女背后,一個帶著耳釘,身材勻稱的青年,正站在那組裝著一把長槍,同時嘴里嘟囔道:“那人可是高手,從十幾個人的圍殺下,沒有動槍,硬生生的打出去!而他本人只受了輕傷,你行嗎?”

“我?”名叫沙克白人男子咧嘴獰笑:“我能把他們全都砸碎!”

“你還沒說,那女人如果是警察呢?”剛剛說話的女子扭頭問道。

房間里一陣沉默,只是接連響起冷笑,女子瞇了下眼睛,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三樓的走廊里,一個留著金色齊耳短發,穿著牛仔短裙的白人小姑娘,臉上帶著囂張和雀斑,正嚼著口香糖,以六親不認的步伐搖曳著小蠻腰向一處房間走去。

然而在經過一處空房間時,房門突然打開,一道身影飛身一個側踢踹了過來。小姑娘只來得及把雙臂豎在身前,就被一腳踢進了對面房門敞開的房間里。

沖出來的人影不停,上前雙膝連點,又把她踢到客廳里。然后站在原地,盯著對面伴隨著鼻血飄飛的金發下露出的黑色碎發,冷笑著抬腳向后踢上了房門。

“tui~我靠……”

袁曉曉抹了一把鼻子,看到手上的殷紅,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在對方的注視下抬手揪掉假發,又起身把裙子解開,里面卻是穿了一件迷彩色的短褲,上面還別著一把傘兵刀。

“嘖嘖~刀不錯!”

贊嘆聲出自門口那個黑色馬尾辮,一臉煙熏妝的白人女子。言外之意,除了刀,某人就沒什么值得稱道的了。

所以即便是袁曉曉的動作不停,她也只是饒有興致的看著,并沒有阻止。等到袁曉曉又脫了身上的寬大T恤,只余一件緊身背心后,才冷笑道:“身材也不錯!不過你身上有一種讓人討厭的味道!”

“彼此彼此!”

袁曉曉瞇起眼睛,抬手拔出傘兵刀。

五樓,韓大俠蹲在地上,面對著站在茶幾上一臉不耐煩的某獾,不放心的問道:“老大,你聽明白我說的了嗎?聽明白了就點點頭。”

此時的韓大俠,胳膊上已經纏了厚厚的繃帶,同時腰間也經過了包扎。客廳的垃圾桶里還扔著被血殷紅的棉球和一些臟兮兮的布條。

“你特么煩不煩啊!麻痹的,前后都重復三遍了,還要老子點頭!”王平呲了呲牙,先是給了某人一個“中爪”,然后才不耐煩的點了下頭。

在他身邊放著的一個線絨小袋子里,裝著一堆已經打開的充電攝像頭。

也虧了某咸魚這次直播帶的裝備夠齊全,別的不說,光是這種可以連接wifi的充電攝像頭就帶了不少。原本是為了直播用,此刻倒是派上了更大用場。

顧老三翻著白眼坐在一邊,撇著嘴在那收拾急救包,莫名的又成了后勤人員。

韓大俠最終也沒給他安排什么任務,卻是找上了某獾。想讓他利用身體小的特點出去偵查一下,順便把攝像頭放在既隱蔽,又能拍攝到走廊的位置上。

在某獾腳下的茶幾上,放著一個翻開的酒店備忘錄,上面是韓大俠從網上臨摹下來的酒店房間的分布圖。

他倒是不指望某獾還能在這圖上標出來這些人藏身的房間,只要能順利把攝像頭都放對位置,他就可以根據拍攝到的畫面來確認。

到時候只要一個匿名電話,舉報這些房間里有人做啥見不得人的事,等警察叔叔一來,自己就可以從容撤退了,還不用驚動總部。

韓大俠默默的給自己的機智點了贊,但看向某獾的眼神卻越發不放心起來。這種把一切希望都交給一只獾的方式,越想越覺得不靠譜。

想了想,韓大俠便又張嘴,想要再給某獾重復第四遍。

“滾!再墨跡一會兒,天都黑了!”

王平一巴掌拍在某人剛包扎好的胳膊上,把老韓頭疼的一哆嗦,接著轉身跳下茶幾,跑進顧老三的臥室,沿著陽臺就爬了下去。

就在頂樓和那四名黑衣人間隔兩個房間的另一處套房里,幾個穿著西裝,帶著白色耳麥的男子正低聲討論著什么。

“氣氛不太對!”

“消息走漏了?”

“抓捕難度不小,沒想到他還有這么多同伙在!”

“怎么辦,要不要通知酒店疏散游客?”

“那樣容易打草驚蛇,先從入住資料排查,讓酒店打電話騙下樓去,再讓他們自己悄悄離開!”

走廊盡頭,某個空房間悄悄打開一道縫隙,一只黑毛小爪從門后伸出,握著面不知從哪摸來的粉紅色小鏡子,正對著走廊照了照。停頓了一會兒后,一個火柴盒大小的物體就從門后拋出,劃出一道弧線,落在門邊的花盆里。

“有畫面了!”

三樓房間里,顧老三突然指著平板電腦叫道。

“我看看!”

韓大俠急忙擠開顧朗,看著平板上以斜向上視角拍攝的畫面,放大看了看門牌后,在一旁的酒店草圖上標注了一個記號:“唔,這是7樓……呼,想不到,老大這么聰明啊!”

“那是!”顧老三翻了個白眼,一臉傲嬌的說道:“你也不看看是誰家的獾!”

這個時候,客廳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兩人對視了一眼,顧朗在韓大俠的示意下接了起來。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只見某咸魚的臉色越來越古怪,“切”了一聲,就翻著白眼掛了電話。

“怎么了?”看到顧老三的表情,韓大俠皺眉問道。

“唔……前臺說,我朋友找我有急事,讓我下樓。”顧老三一臉嘲諷的哼道:“特么的當老子白癡啊!這肯定是壞人的招數,想騙我出去!”

“你……”

老韓頭以手扶額,心生出一股無力感來。人家或許沒弄錯,你就是個白癡!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