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不怕天打雷劈啊?

小說: 庶女撩夫日常 作者: 公子輕影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3:34 字數:3513 閱讀進度:761/771

“本宮知道了,你下去開藥來吧。”許皇后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趙雪芙這個賤人,這叫什么?自作自受。

呵,往后連受孕都難了。

不過身在這宮里,受不受孕,都一樣。

“是……”太醫戰戰兢兢的就退了下去。

“長姐……龍胎,龍胎保不住了……長姐,這可怎么辦呀……怎么跟陛下交代呀……”趙雪瑩趴在榻上哭。

看似擔心的一句話,卻是在提醒在場的人,尤其是皇后娘娘,害的趙雪芙龍胎不保的人,是裴卿卿!

換言之,不能放過裴卿卿這個罪魁禍首!

在場的人,誰都不是傻子,還能聽不出來趙雪瑩的弦外之音?

霍筱雅氣的想上前跟趙雪瑩理論,卻被裴卿卿拉住了。

現在這個情形,理論有用麼?

不過是多浪費些口水罷了。

趙雪芙既然做了這個份兒上,自然不會罷休。

不過她倒不得不說一句,趙雪芙對自己夠狠的。

那臺階,不過兩三層,即便真的不慎滑下去,也不至于這般嚴重。

趙雪芙,這是往死里摔自己啊。

實打實的把自己摔的流產。

“芙美人,你明知自己身懷有孕,卻還如此不小心,那么輕淺的兩個臺階,竟也摔的這般嚴重,你叫本宮說你什么好呢?”許皇后一本正經的嘆了口氣。

雖是細聽,便能聽出許皇后語氣中的譏諷之意。

倒是裴卿卿,聽聞許皇后所言,眼神閃爍了一下。

雖不說許皇后是有意庇護她,但就許皇后所言,的的確確是有幫她說話之意。

把摔下臺階,說成是趙雪芙自己不小心,還挑明,不過輕淺的兩個臺階,就摔的如此嚴重,言下之意,明顯是說趙雪芙蓄意為之!

趙雪芙一聽,立馬就不干了,撐著虛弱的身子,趴在榻上,咬牙瞅著許皇后,“皇后娘娘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說臣妾故意滑胎來陷害她裴卿卿嗎?!”

嗨,許皇后還就是這么個意思。

許皇后神***,從表情上就在告訴趙雪芙,你說的沒錯。

就是這個意思。

難道你不是故意陷害裴卿卿嗎?

把別人都當成傻子不成?誰看不出來你的把戲似的?

“你,你們……皇后娘娘作為后宮之主,非但不替臣妾做主,竟還包庇殺人兇手!臣妾要見陛下!臣妾要請陛下替臣妾討回個公道!”趙雪芙像是被氣到了,憤憤不平的就想爬起來,去找陛下。

只是奈何體弱,沒力氣爬起來。

“殺人兇手?呵,我殺誰了?”瞧著趙雪芙使出全身力氣在表演悲痛欲絕,裴卿卿都要瞧不下去了。

嘴角勾起一個冷笑,俗套的戲碼,她都看不下去了。

“你……你殺了本宮的孩子……殺了陛下的孩子!”趙雪芙痛恨的指著裴卿卿說。

將悲痛欲絕演繹的那叫一個淋漓盡致啊。

恨不得爬起來掐死裴卿卿,好為她腹中的骨肉報仇!

然而,想掐死裴卿卿是真,但可談不上是為肚子里的孩子報仇。

要怪只能怪那孩子可憐,投胎到了趙雪芙的肚子里。

“芙美人,你腹中骨肉可還在呢,為人母,卻如此狠心對待自己的骨肉,芙美人也不怕遭天打雷劈,不怕這孩子怨氣難平,冤魂不肯走麼?”裴卿卿還真就是不屑的冷哼一聲。

趙雪芙肚子里的孩子可還沒滑胎下來呢,殺人的在這兒喊冤,也不怕腹中骨肉怨嬰不散,不怕天打雷劈啊?

“你……”許是真的被裴卿卿氣到了,趙雪芙一開口,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來。

裴卿卿眉眼清冷,這算是被她氣吐血麼?

瞧著趙雪芙被氣的吐血,許皇后也是嘴角帶笑,半點都不覺得同情趙雪芙。

這個趙雪芙,怕不是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的孽種留不得,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找個替罪羊。

居然找上了裴卿卿。

也該她自作自受。

上回就想害裴卿卿,結果裴卿卿沒事,反倒把自己賠進去了。

這回故技重施,結果還是把自己賠進去。

裴卿卿,不是個好對付的。

“發生什么事了!”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道威嚴又著急的聲音。

乾帝來了。

趙雪芙流產這么大的事,不用吩咐,也會有人傳到乾帝耳朵里。

這不,乾帝就急匆匆的跑來了。

一來,便見趙雪芙吐血趴在榻上,瞧著虛弱又可憐,乾帝立馬就上去把趙雪芙扶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懷里。

然后擰著眉頭,冷冷的掃了一眼在場的人,目光定格在許皇后身上,冷聲道,“皇后,這是什么回事?!”

乾帝冷言冷語的質問,叫許皇后眼神閃爍了一下,也沒在怕的,不緊不慢的說,“回陛下,芙美人一時不慎,滑下了臺階,胎兒沒保住。”

說的云淡風輕,許皇后就像隨口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輕松。

壓根兒就不覺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樣。

乾帝聽的直皺眉,可趙雪芙立馬就不干了,用吼的反駁道,“你胡說!”

她一手揪著乾帝的衣袍,一手指著許皇后,“皇后娘娘,裴卿卿究竟給了你什么好處?!你竟如此包庇她!明明就是她推我下去的!當場有那么多人,那么多雙眼睛都看到了!可皇后娘娘卻說,是我自己摔下去的?皇后娘娘你這是公然包庇!”

“陛下……臣妾所言句句屬實……還請陛下為臣妾做主,陛下若不信,可傳召在場的諸位夫人小姐查證,臣妾所言不虛……求陛下替臣妾做主啊……”

前面的一番反駁加指責,是跟許皇后說的,后面的一番言辭懇切,楚楚可憐,是跟乾帝說的。

說到最后,趙雪芙便難忍悲痛的哭了起來。

乾帝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裴卿卿,顯然是沒想到,會跟裴卿卿有關系。

方才只是有人來稟報說,芙美人摔倒滑胎,可也沒說清楚緣由。

乾帝哪知道,會跟裴卿卿扯上關系。

“陛下!是芙美人冤枉好人!卿卿她才沒有推芙美人下去,請陛下相信卿卿,卿卿她不會做出這種喪天良之事的!”是霍筱雅,第一個站出來替裴卿卿說話。

不管情形如此,霍筱雅都是無條件的相信裴卿卿。

裴卿卿眼睛里劃過一絲暖意,霍筱雅待她是真好。

她當然也不能讓霍筱雅蹚這趟渾水,趙雪芙明擺著就是沖著她來的。

“芙美人,你是在質疑本宮嗎?”然而沒等到裴卿卿開口,許皇后就先開口了。

趙雪芙想要拉裴卿卿做替罪羊,別忘了裴卿卿可是只狼。

許皇后其實并沒有打算跟裴卿卿你死我活的。

今天她要踩的,是趙雪芙。

她的鳳兒曾說過,讓她沒事不要和裴卿卿作對,幫著裴卿卿的人可不少。

“是!皇后娘娘處事不公,臣妾不服!”趙雪芙也是豁出去了。

事已至此,不豁出去也不行了。

今天要么就是她拉下裴卿卿做替罪羊,要么就是許音容踩死她!

都逼到了這個份兒上,趙雪芙只能搏一把了。

她有的是證人,當場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是裴卿卿推的她,豈是許皇后一張嘴就能顛倒黑白的!

這要是讓許皇后和裴卿卿她們聽見趙雪芙的心聲,少不得是要恥笑一聲的。

好一個顛倒黑白。

顛倒黑白的人究竟是誰?

趙雪芙哭著苦苦的哀求乾帝,“陛下……我們的孩子,尚未出世便夭折了……陛下要為臣妾,為我們的孩子做主啊陛下……都怪臣妾,臣妾想著以往與裴卿卿有些誤會,便想借此機會,與裴卿卿化干戈為玉帛,臣妾一心求和,誰知道……誰知道她竟如此狠心……她藐視臣妾便罷了,竟還推臣妾,害的臣妾沒能保住腹中骨肉,陛下……求陛下為臣妾和未出世的孩子做主啊……”

聽聽,哭的那叫一個肝腸寸斷的。

可見是真傷心極了。

我呸!

信你才有鬼呢!

裴卿卿無聲的冷笑一聲,嘴角勾起淡淡的譏諷。

她算是看出來了。

今日她是無辜遭殃的一個啊。

不,也算不得是無辜遭殃,趙雪芙是算定了要找她當替罪羊。

這是許皇后和趙雪芙之前的較量才是,她不過就是個倒霉的。

恰好與趙雪芙有舊仇而已。

瞧出了其中究竟,裴卿卿反倒不著急了,總歸還有個許皇后替她‘出頭’呢。

她著什么急啊?

“呵,一個不知道和誰茍且來的孽種,也配做陛下的孩子?”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聽見了許皇后的一聲冷笑。

頓時就像當頭棒喝一樣,打蒙了好幾個人。

不知其中‘內情’的霍筱雅,包括乾帝本人,都楞了一下。

“放肆!皇后,你在說什么?!”乾帝當場就是一聲怒斥,眼神冷冷的瞅著許皇后。

趙雪芙是受驚嚇最大的。

她的短處,就這么被許音容赤.裸.裸的說了出來,哪能沒點心虛害怕?

縮在乾帝懷里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但很快,趙雪芙就反轉過來,很好的表現出驚恐和氣憤兩個字,“皇后娘娘!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臣妾本以為,皇后娘娘你只是不喜歡臣妾,怨恨陛下寵著臣妾……沒想到,你竟如此污蔑臣妾!”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