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小懲

小說: 尚書大人易折腰 作者: 八匹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4:21 字數:2243 閱讀進度:614/669

孔氏張著嘴想說話,孔大儒哪里會給她機會,他做了一輩子的師長,要是訓一個人,不停的訓斥就是說上一天一夜也不會重復。

所以孔氏足足聽了兩個時辰的訓話,要不是天色要黑了,孔大儒還不會放過人。

“行了,回吧。”孔大儒知道說了沒用,直接叫了雙壽進來,又罵了雙壽一頓,雙壽這才低身到孔氏面前。

孔氏被罵的已經腦子一片模糊,呆愣愣的從房里出來,待坐著馬車下山了,這才回過神來被罵了一頓,卻沒有辦成事。

孔氏不想讓身邊的下人看了笑話,所有的苦楚都自己往肚子里咽,卻也下了橫心,第二天照打不誤,繼續上山。

仍上被孔大儒訓了一天,下的山。

顧府里,江義在回話,“事情已經查明白,是徐府出手,想在二皇子那邊博個好臉色,事情我已經讓人壓了下去。”

謝元娘很好奇他是怎么做的,她看江義,示意他繼續往下說,江義不想說,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二夫人仍舊不說話,江義只能低頭把辦法說了。

“徐嶺游在花樓喝多了酒,正在忙著跟程府那邊解釋。”

謝元娘點頭,“做的不錯,也給他們添點煩惱。”

江義暗吁口氣,立馬轉移話題,將雞鳴寺的事情說了,謝元娘聽的津津有味,眼里又有了壞主意,看了江義一眼。

江義:.....什么意思?

謝元娘仍舊看著他:.....你懂的。

江義:.....他不懂。

謝元娘仍舊看著他。

江義投降,“二夫人走時答應過二爺不出府的。”

“我是想去看看祖父,盡盡孝心。”

江義:.....說謊。

晚上,謝元娘抱著湛哥去了顧老夫人的院子,顧老夫人雖然每日都有看到孫子,可看到湛哥流口水的樣子,忍不住又抱進懷里親了親。

“這么過來,晚上就在這吃,我也讓人叫了你大嫂過來。”顧老夫人一邊抱著孫子逗弄著,一邊問她,“前幾日你那個表妹過來之后,事情怎么處理了?”

謝元娘也沒瞞著,將后面的事都說了,“.....勞煩祖父為此受牽連,我想明日去山上看看他。”

顧老夫人點頭,“過去看看也好,那明日湛哥就在這休息吧。”

謝元娘笑道,“我正要和母親說呢。”

顧老夫人戳她的頭,江氏從外面進來,正看到這一幕,笑道,“母親和元娘在說什么?”

“不叫你過來,你也不過來,整日里一個人悶在院子里做什么?”顧老夫人語帶責怪,可卻是真正的心疼對方。

江氏笑了笑,坐了下來。

謝元娘也發現大嫂清瘦了很多,“明日我去雞鳴寺,大嫂和我一起去吧。”

江氏搖頭。

顧老夫人卻覺得是一個好主意,“我看這個好,你們妯娌兩個一起去散散心,外面的天氣也暖和了,寺里的梨花是不是也要開了?”

“應該就在這個月開了吧?”謝元娘想活躍氣氛,“當年我還在梨花園那里看到有女子偷看二爺,而被二爺撞到呢。”

“喲,二郎那樣的冷性子,竟還有別的閨女中意呢。”顧老夫人對著江氏笑,“當年你和我說我還不相信,看來現在的姑娘膽子都大了。要是我啊,看到他那張冷臉,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江氏笑指著一旁的謝元娘,“母親,元娘可不就不怕二郎那張臉。”

顧老夫人搖頭,“是啊,我也在奇怪這事。”

謝元娘紅了臉,婆媳三個說說笑笑的用過了晚飯,晚上和江氏回去時,謝元娘挽著她的胳膊約好了明天一起上山,聽到江氏應下,才放開人。

月光下,江氏停下來,回過身看著遠去的背影,久到身邊的丫頭小聲提醒她她才回過頭來。

心下又忍不住的嘆氣,連手里的帕子落下了也沒有察覺,心不在焉的走了。

次日,謝元娘和江氏一起去了雞鳴寺,妯娌兩個先去了后山,看到含苞欲放的梨花,有些早的已經綻放,還有一些香氣。

謝元娘今日過來是探望祖父的,江氏也知道這個事情,她怕元娘不好開口,主動讓她去探人。

謝元娘也沒有推辭,讓寒雪留下來陪著,畢竟寒雪要機靈一些,這才帶著令梅往前殿去。

江義在前面帶中,謝元娘很輕松的就到了祖父住的地方,不過她并沒有急著進去,因為還有人等在外面。

那人看到謝元娘的到來,眼睛似能噴出火來,謝元娘反而笑容輕松的走過去,“姑母怎么在這?”

孔氏是蠢,卻不是傻,“來看熱鬧?如此也好,正好當著父親的面,讓父親評評理。”

謝元娘點頭,“我正巧過來看看祖父,姑母若是想找祖父自然也沒有人攔著。”

孔氏說完卻站著沒有動,謝元娘挑眉,“姑母怎么不進去?”

孔氏:.....這死丫頭,就沒有讓人看順眼的時候,她若能進去又豈會站在外面?

她心里更清楚的知道這死丫頭是知道她被父親拒絕,所以才到山上來看笑話的。

謝元娘慢慢的搖頭,“姑母這是怎么了?啊....難不成是祖父不讓姑母進去?這怎么可能呢?祖父是最疼姑母的。”

孔氏臉上的笑已經掛不住了,“死丫頭,膽子大了,老娘的笑話你也敢看?”

謝元娘低呼出聲,“姑母竟然會罵人?”

孔氏:......這種潑婦的舉指,確實不是她能做出來的。

縱然以前再不喜歡這丫頭,也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情。

謝元娘抿嘴笑,知道差不多了,才看向一旁一臉苦大仇身的雙壽,“去告訴祖父,就說我來探望他,若是祖父不見我也沒有關系,我知道祖父還在怪我,才失去官職的。”

雙壽:.....這話老太爺聽了一定會暴跳如雷,可是不說小小姐又進不去,真是兩難啊。

謝元娘看著雙壽走了,對上孔氏突然得意的目光,笑道,“姑母不必為我擔心,祖父見不見我都不重要,只要他人好好的就行,到是姑母一直站在這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孔氏:.....她說不過這個死丫頭。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