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你太弱 沒興趣

小說: 神醫圣手(徐振東) 作者: 徐振東 更新時間:2019-06-27 05:48:15 字數:2737 閱讀進度:954/1923

對于金銳,徐振東真的是沒有印象。

當初打了金銳,他也沒問人家名字,就算對方說了,一個不起眼的人物他也不會記住。

帶著女孩子們回來。

至于池未淺和商界大佬的談話,徐振東一點都不關心,他相信她。

剛回到燕京,獵豹就帶著云雀離開。

既然云雀要離開龍息,肯定會和黑龍見最后一面。

關于這件事,徐振東無法插手。

徐振東也沒有馬上去醫院,先給王恩浩打電話問一下情況。

“徐醫生,那個叫唐蜜的女孩一直在咱們醫院等著呢,你真的不來見見嗎?我看她也很真誠啊。”

王恩浩的聲音傳過來。

“滾粗,我自己處理!”徐振東無語,掛了電話,先給媳婦打個電話,“以珂,你在哪里?下班了嗎?”

“沒有,剛接手這邊,很多東西不懂,還在辦公室研究呢,今晚你自己吃飯去吧。”蘇以珂抱歉的聲音傳來。

“未淺回來了,她應該等會兒會跟你聯系……”

“咦,有電話進來,是池總的,我不跟你說了,我接她電話。”那邊的蘇以珂顯然有些激動。

不等徐振東反應,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看來只能我自己去見了嗎?”徐振東想了一會兒,再打個電話,“若初,在哪兒?”

“剛吃完飯,怎么了?”蒙若初的聲音傳來。

“吃飯了呀……”

“還沒吃飽呢,你在哪里?我們再去吃點。”那邊的蒙若初激動起來,知道徐振東想要找自己吃飯。

剛剛吃撐,但怎么會放過這種和徐振東一起吃飯的機會呢。

“好啊,我這邊有個事得跟你說明一下。”徐振東把唐蜜的事一說,那邊的蒙若初非常積極的配合。

現在她已經和蘇以珂共同分享徐振東,當然不愿意再多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

更何況,徐振東對唐蜜沒有那意思,她和徐振東一起出席,拒絕是當仁不讓的。

接下來,徐振東就給唐蜜打電話,也是晚飯時間,就約她一起吃飯,并且說帶自己的女朋友過去。

唐蜜的語氣顯然有些失望,不過還是答應一起吃飯。

徐振東開車去接蒙若初。

“振東,我說你不就是去了東瀛國幾天嗎?怎么就勾搭上女孩了?你不會是看到美女就腿軟吧?”

蒙若初坐在副駕駛,無語的說道。

“看到你,我就硬!”徐振東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咦,你越來越污了。”蒙若初反應過來,一臉淫笑的看著他,說道:“看到你,我的胸就特別挺,嘿嘿,要不要摸摸看?”

“我在開車呢,你別抓我手……好像還真有點挺了……”

兩人嬉嬉鬧鬧,非常開心的前往定好的飯店。

來到酒店!

沒想到在酒店門口就遇到了唐蜜,唐蜜穿著修身的棕色連衣裙,看起來很美,身體的凹凸曲線突現出來,姣好的身材表露無疑。

長發披肩,雪白的大腿下是一雙給色高跟鞋,背著小挎包,很美。

相比之下,蒙若初就顯得有些隨意,就是日常的t恤,超短裙,露出雪白的大長腿,腳下也是踩著一雙黑色高跟鞋。

徐振東是最隨便的。

“這么巧,在這里遇到你了。”徐振東趕緊牽著蒙若初的手,走過去,說道。

唐蜜也有些驚訝,目光掃過徐振東,看向蒙若初,蒙若初有一股油然而生的氣質,那種輕熟韻味,魅惑的魅力。

她終于知道自己為什么得不到徐醫生的青睞。

跟眼前這位相比,自己確實有些弱。

“徐醫生,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真漂亮!”唐蜜很客氣的伸手過去,面帶微笑的說道:“你好,我叫唐蜜,之前是徐醫生在東瀛國的翻譯官,和徐醫生一見如故,回國了就想聚聚。”

蒙若初伸手過去,握在一起,說道:“你好,我叫蒙若初,是振東的女朋友,聽他說,在東瀛國時,你幫助他很多,謝謝!”

蒙若初的氣場不弱于人,眼眸直視,平靜的應對。

“唐小姐,請,今天也算是我們兩人正是感謝你。”蒙若初做了請的姿勢,表明了,我是主,你是客的態度。

唐蜜有些詫異,這個女人確實很強,直接宣布主權,她能怎么樣?

徐醫生一直拒絕自己,她也好在沒對徐醫生有更多的情感,現在只是有一點點,收斂的話,應該不會那么痛苦。

走進去。

“徐振東,給我站住!”

突然,背后傳來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卻有幾分熟悉。

徐振東轉頭看去,毅然見到了在東瀛國是追求唐蜜的男人,手上還纏著繃帶,不受傷的手指著徐振東。

身后跟著一個和他長相相似的女孩,不過女孩的眼眸帶著冷峻的眸光,閃現著一絲冷意。

“我說了,回國之后,我會讓你付出沉重代價的,我要你雙倍償還我的痛苦。”

金銳自信的走過來,臉上滿滿的自信。

“這傻逼是誰啊?”蒙若初問道。

“噗嗤……”徐振東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傻逼,我女朋友問你是誰?”

“你……你罵誰傻逼呢?”金銳氣急,看向身邊的女子,哭腔撒嬌說道:“姐,他們罵我,就是這個人,我的手就是他打的,我要他下半輩子生活不能自理。”

“你知道上一個罵我弟弟的人怎么樣了嗎?”女子上前一步,很自信的說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徐振東盯著她,眼眸透出寒冷的光芒,一抹極其恐怖的氣息碾壓過去。

瞬間!

女孩臉色突變,蒼白無比,不敢相信的看著徐振東,猛然退后幾步,險些摔倒。

金銳趕緊上前扶住她,一臉不解的說道:“姐,你……你沒事吧?”

女孩有點喘不上氣,剛剛那種強大的壓迫感讓她問到了死亡的氣息。

現在壓迫感已經消失,但她臉上滿滿的震撼,看向徐振東。

“不知閣下是何門何派的武者,以一個武者身份欺負我弟,是否有損身份!”女孩不敢再上前,說話也帶著幾分敬意。

“我對你弟弟沒有興趣,只要他不來打擾我,我是不會傷害他的,至于他的手,如果我想傷他,你覺得他還能站在這和你說話嗎?所以最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徐振東有幾分懶散的說道。

“你……”女孩語塞,從剛剛的壓迫感來看,如果這位武者想要殺自己的弟弟,很顯然是易如反掌的事。

“滾吧!”徐振東隨手一揮。

“我要向你挑戰。”女孩突然說道。

徐振東看了她一會兒,說道:“你不是我對手,我也不想與你們結怨,就當我沒聽見。”

“我要向你挑戰。”女孩再次說起,聲音比之前要大很多,說道:“你可敢應戰?”

“我應戰對我有什么好處啊?你太弱,我沒興趣。”徐振東懶得理會,說道。

“我待我父親向你挑戰,我父親是圣賢之境,你覺得夠嗎?”女孩驕傲的說著。

在她眼中,圣賢之境已經很強,接近宗師。

“不夠!”徐振東毫不猶豫的說道。

“你……”女孩有些語塞,說道:“一個月之后,淮南以南一帶年輕武者舉行武者大會,你可敢來?”

“武者大會?好像有點意思,告訴我地點,我有時間就過去看看。”徐振東說罷,牽著蒙若初的手,走進酒店。

唐蜜也跟在后面走過去。

身后傳來女孩的聲音。

“南嶺,我在武者大會等你!”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