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回 是朕的龍嗣

小說: 通靈小甜妻 作者: 陸無雙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3:13 字數:3340 閱讀進度:307/312

待看清了眼前的人,夏恪臉上的驚懼比遭遇劫匪尤甚,愣了半天方結結巴巴道:“北……北靖王?!你……怎么會在西京?!”

身為夏家子弟,又是皇帝身邊的人,夏恪自然也知道北靖王一脈不得入京的遺詔,如今見慕云松竟一襲黑衣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此地,他一時間臉色連變,心中轉過數個念頭。

慕云松卻淡然笑道:“夏三公子若要去揭發,本王也是無法。但本王今日尋你,確是有要事相商。”

夏恪心中叫苦:自打廣寧一趟,你和蘇柒兩口子已然害得我在陛下面前寵信盡失,如今尚如履薄冰自顧不暇……你與我根本就不是一條道上的人,有什么要事可商?!

他著實不情不愿,但慕云松的一句話瞬間讓他變了臉色:“蘇柒被皇帝派人劫持,如今生死不知!”

“什么?!”夏恪大吃一驚,顧不得仍抵在他喉嚨處的匕首,反手一把抓住慕云松前襟,叱責道:“你是怎么搞的的?當初信誓旦旦說要護她一生一世的是你,情愿一命換一命的也是你,我煞費苦心,冒著砍頭抄家的大罪將小柒交到你手上,你如今卻把她弄丟了?!”

慕云松被夏恪一通罵得慚愧不已,只得道:“后來又發生了許多事,其中緣由一時說不清楚。當務之急,是蘇柒十有八九被陛下帶回了西京,且藏匿在宮中某處!”

慕云松說罷,見夏恪尚未反應過來,只得道:“以我的身份,在西京實在不宜露面,如今只能拜托夏三公子你,想法子去查蘇柒在宮中的下落!”

夏恪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卻又搖頭,作難到:“陛下若將小師妹藏匿宮中,自然也是藏在后宮妃嬪處。但后宮乃是禁、地,外臣無詔不得入,我……”

他正皺眉嘖嘖,卻見慕云松撤了匕首,“既然夏三公子如此作難……罷了,是我找錯了人,得罪了!”

說罷,便作勢欲走,方走了兩步,便聞夏恪在他身后梗著脖子叫道:“誰說我作難了?!這點事兒對我堂堂夏三公子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慕云松意料之中,頷首道:“那就有勞夏三公子了,三日后的此時此地,本王再與三公子接頭。”說罷,便縱身不見了蹤影。

徒留夏恪在原地愣了片刻,突然惱火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有求于人還端這等高高在上的架子!我呸!”

呸完,卻不得不作難:這個“易如反掌”的海口夸得容易,真正想打探后宮之事,又不被皇上察覺,便有些難了。

沒想到,北靖王出征高麗之后,皇上仍然不愿放過蘇柒……

吟霜閣西苑,蘇柒被一陣劇烈的刺痛喚醒,驀地睜開眼,看見一個御醫模樣的人正收了手里的金針,再轉眸,便看見皇帝慕云澤的臉。

“你……你……”她此刻尚不很清醒,但看到皇帝一雙陰戾的眼睛,不由地心中發顫,下意識地將自己縮成一團。

對于她這幅受驚小獸般的模樣,慕云澤倒是十分滿意,揮手屏退了眾人,唇角扯出個涼薄笑意,道:“蘇姑娘,真是好久不見了……或者如今該叫你做,戚家四姑娘?”

聽他將自己隱秘身世說得明白,蘇柒心念意轉,瞬間明悟:她早該想到,慕家三爺慕云楓憑借一己之力,不可能有奪權上位的膽量,他真正依仗的,正是皇帝這座大靠山!

想通了其中的關竅,蘇柒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起身跪地道:“民女叩見陛下,昔日在燕北邊境時,陛下曾許諾放民女一條生路,不再追究。陛下一國之君,一言九鼎,不該出爾反爾才是。”

慕云澤聽罷,不怒反笑:“朕的確答應放你條生路,否則你以為,你如今還能活得好好的,”他挑了挑眉,“且珠胎暗結,嗯?”

蘇柒倒抽一口氣,下意識地捂住自己小、腹:想來是她被打昏厥之后,蘭貴人怕真將她打出個好歹來,自己在皇帝面前不好交代,便傳了太醫前來診治。

在太醫面前,她有孕的事實自然是瞞不住。

對于腹中這個孩子,蘇柒也曾認真考慮過蘇先生的建議,這孩子身世過于特殊,一旦來到世上,便免不了經歷一世的矛盾折磨。既然如此,不如忍痛割愛,放他早早轉世投胎去。

但自從來到這暗無天日的宮闈,在四伏的危機和險惡之中,這個孩子成了她唯一要守護的東西,亦是支撐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她用命護著的孩子,她舍不得。

如今,被皇帝發現了這孩子的存在,只怕是兇多吉少,蘇柒下意識地伸手護住小、腹,毅然道:“這是我自己的孩子,與任何人無關!”

“你自己的孩子?”慕云澤咬著后槽牙冷笑一聲:方才御醫替蘇柒診脈完畢,對他道的那聲“恭喜陛下再得龍嗣”,將他惱恨得險些當場將那不開眼的御醫宰了!

普天之下,敢讓他慕云澤戴綠帽喜當爹的,也只有慕云松那混蛋了!

但眼下的情形,他又不得不咬牙忍下這口惡氣。畢竟他要等的人還未來,蘇柒的身份便不容勘破,那么她與她腹中的孽種,就必須有個合理的身份,以掩宮中悠悠之口。

想至此,慕云澤握了握拳,臉上卻換做個憐憫關愛表情,道:“愛妃何必說這般薄情的話,這是朕的龍嗣,朕自然不容有失。”

“……什么?”蘇柒被皇帝的話雷到,一時間竟接不上話來。

但慕云澤絲毫不容她質疑,揮手換來隨身太監,吩咐道:“蘇姑娘既懷了龍嗣,即日起封為才人,立刻昭告后宮!”

蘇柒但覺一陣難受夾雜著惡心,從小、腹直涌上胸口:這混賬皇帝,他瘋了么?!

慕云澤卻絲毫不理會蘇柒發白的臉色,反而湊近一步,抬手去撫她的臉頰:“愛妃如今有孕在身,需……”卻被蘇柒嫌棄地側臉避過,慕云澤的手指僵在空中,眼角劃過一抹陰霾,冷笑道:“需自求多福、好自為之才是!”

說罷,便轉身拂袖,出門而去。

要等的人遲遲不出現,朕便占了你的女人,搶了你的孩子……

慕云松,朕倒要看看,你能按捺到幾時!

壽康宮內,夏恪堆起滿臉的乖寶寶笑容,規規矩矩躬身作揖道:“給太妃娘娘請安!娘娘紅光滿面、眸清目明,瞧著倒似又年輕了幾歲!”

他對面的夏太妃便笑得合不攏嘴:“就數這三猴兒會說話,來人,快賞他些糖吃!”

一旁伺候的徐嬤嬤便笑著提醒道:“娘娘,三少爺早長大成人,不是吃糖的娃娃了!”

夏恪卻示意她“無妨”,故作興高采烈地道:“多謝姑祖母!”

徐嬤嬤忙張羅三少爺在夏太妃身旁坐下,夏太妃便拉了夏恪的手笑道:“今兒是什么風兒,把你這只皮猴兒給吹來了?”

夏恪忙撒嬌道:“孫兒多日不見姑祖母的面,心里十分想念,適逢在街市上看見姑祖母最愛吃的桂花酥,就趕緊包了幾包給姑祖母送來。”

夏太妃便向徐嬤嬤夸耀道:“你看我這三侄孫雖然平日里頑劣了些,其實最孝順就是他了!”又拍著夏恪的手背保證,“你放心,下回你爹再要剝光你屁、股打板子,姑祖母定然替你求情!”

她這話說得,滿屋子的嬤嬤侍女都忍俊不禁,夏恪一張臉紅了紅,也只能忍著繼續與姑祖母聊家常。

閑敘了一陣后,夏恪故作不經意問道:“侄孫倒有許多日子未進宮來,不知宮中近來可有什么新鮮事?”

“有啊有啊!”夏太妃雙手一拍,樂呵呵道:“隔壁李太妃的那只波斯白貓,居然生了一窩三花貓兒!嘿嘿,我早就跟她說,這貓兒跟人一樣,一旦春心蕩漾了,任你關也關不住它,如今怎么樣?不知被哪只野貓兒給勾搭了罷!”

夏太妃說罷,便一陣咯咯大笑,夏恪只好跟著陪笑,心中卻叫苦:這都哪跟哪兒啊……

只好問得再直白些:“這后宮之中,有沒有添新人?”

“那誰知道呢!”夏太妃不以為意,“皇帝被窩里的事兒,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我跟你說,那一窩三花貓兒……”

夏恪耐著極大的性子,聽姑祖母講了半個時辰的貓兒,陪笑陪得一張臉都僵了。好容易到了夏太妃該午睡的時辰,他趕忙借機辭別。

“太妃娘娘年紀大了,性子反倒越來越像個孩子。”送夏恪出門的徐嬤嬤笑道:“三公子莫要怪老人家嘮叨。”

夏恪便道:“姑祖母這是看透了宮中的是是非非,如今超然事外,倒也灑脫自在。”

徐嬤嬤卻似不經意道:“若說這宮中的新鮮事,我聽聞不久前,吟霜閣新來了個女子,今兒還被封了才人。”

夏恪立時機警:“嬤嬤可知,是個什么樣的女子?”

“那就不知道了。從未見這女子從吟霜閣出來,故而宮中鮮有人見過她。”徐嬤嬤說罷,謹慎望夏恪一眼,“這女子……”

“這女子對我很重要!”夏恪蹙眉焦慮道,“嬤嬤可有法子,讓我見這女子一面?”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