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山雨欲來

小說: 萬古天帝聶天 作者: 第一神 更新時間:2019-06-29 20:35:01 字數:3586 閱讀進度:40/4598

巴子亮被殺,巴無禮瞬間失去理智,悍然對聶天動手。三寸人間yanqg

巴無禮乃是元靈九重實力,出手的瞬間,身后出現獨角公羊元靈虛影,旋即一道恐怖氣勁如龍卷風一般,襲向聶天。

聶天驟然轉身,看著勢如狼虎的巴無禮,竟是搖頭苦笑,一動未動。

“嘭!嘭!”

兩聲悶響幾乎同時響起,巴無禮尚在空中的身影直接倒飛出去,像是斷線的風箏,一頭栽下地面。

原來,就在巴無禮站起來的同時,墨泰和聶文遠緊跟著出手。

兩人早就料到巴無禮會對聶天下手,一直都在提防著。

巴無禮只是元靈九重實力,在兩大萬象武者的聯手攻擊之下,毫無還手之力。

墨泰瞪著巴無禮,雙目射出一道冷芒,沉沉開口:“巴無禮,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公然違反武會規矩,你當墨某是擺設嗎?”

所有人的目光轉移過來,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一幕。

大部分人都沒有想到巴無禮會突然對聶天出手,更沒有想到墨泰和聶文遠會如此強勢地回擊。

墨泰身為城主,給人的感覺歷來都是大度可親,所以他在墨陽城的口碑極好。

但是,若是有人觸及他的底線,他也絕對不可能輕饒。

此刻,墨泰的底線就是,任何人也不能傷害聶天!

“巴老狗,你兒子無恥,你比你兒子還無恥!聶天和巴子亮是公平一戰,巴子亮又是護甲又是爆元丹的就不說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想公然殺人,真是不要臉!”聶文遠沉聲怒吼,不管發生什么事,他都要拼死保護聶天。

不過墨泰和聶文遠都是心中有數,并沒有對巴子亮下殺手。

如果此刻殺了巴子亮,惹的血蝠門的人提前動手,那就不值了。

巴無禮爬起來,一臉泥土,十分狼狽,卻并沒有受重傷。

“巴無禮,你可有什么話要說!”墨泰不敢殺巴無禮,但是必要的威脅還是要有的。

巴無禮胸口劇烈起伏著,顯然是在壓抑著滿腔怒火。

他最心愛的兒子死了,殺子兇手就在他的面前,但他卻不能報仇。

這種心痛,這種無奈,非是他人所能理解。

某一瞬間,巴無禮真的想沖上前去,和墨泰拼個你死我活。

但是,他忍住了。

他只有元靈九重實力,墨泰卻是實實在在的萬象武者,一個境界之差,卻是蛟龍與土蛇的區別。

毫不夸張地說,就是十個巴無禮也不是墨泰的對手。

而且還有一個聶文遠在場,就算此時巴家所有武者一起出手,也討不到半點好處。

強壓著心頭怒火,巴無禮臉色陰沉得快要滴血。

顫抖良久,巴無禮終于一字一頓開口:“巴某喪子心痛,一時情急,還請城主大人海量,寬恕巴某這一次。”

他說著,竟是深深彎腰,態度恭謹。

能在這種情形之下,做出這種舉動,巴無禮的城府,可見一斑。

嘴上在道歉,但是巴無禮的心中早已在瘋狂嘶吼:“聶天,墨泰,聶文遠,過了今晚,我要你們全都跪在我的腳下,我要你們生不如死,我要你們為我的兒子陪葬!”

墨泰看著巴無禮,微微皺眉,大腦飛快運轉,衡量利弊得失。

從今天巴無禮的表現來看,他的不軌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現在只要墨泰一狠心,就可以直接要了巴無禮的狗命。

但是,墨泰認為此刻還不到撕破臉皮的時候。

血蝠門的人一定在暗中觀察,如果此時殺巴無禮,搞不好真的會把血蝠門的人逼急。

充分思考之后,墨泰嘴角淡淡一笑,道:“巴家主,本城主念你有喪子心痛,又是初犯,這次便算了。”

巴無禮站在原地,臉上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他微微躬身,道:“多謝城主大人寬恕,今日對巴某的大恩大德,巴某感激不盡,沒齒不忘!來日,一定厚報!”

巴無禮的語氣陰沉得幾乎能殺人。

墨泰當然聽出他話中的威脅之意,卻是淡淡一笑,道:“巴家主客氣了。”

“告辭!”巴無禮冷冷吐出兩個字,轉身抱起巴子亮的尸體,一步步離開。

巴家的武者跟在巴無禮身后,一起離開。

墨泰望著巴家眾人的身影,輕聲一嘆:“巴家,何苦要和血蝠門勾結呢。”

眾人呆呆地看著巴家之人離開,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場武會竟會是這樣的結果。

巴子亮被殺,巴家之人離開,墨陽城武會宣告結束,聶天獲得魁首。

不過聶天根本不在意這個魁首,殺掉巴子亮,只是完成與唐十三之間的約定而已。

“聶天,你贏了!”墨如曦像是一只歡快的小鳥,幾乎是跳躍著來到聶天身邊。

她知道聶天會贏,但卻沒有想到比賽會如此精彩。

聶天能夠毫發無傷地打敗巴子亮,這讓墨如曦感到不可思議。

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和聶天的實力差距之大。

聶天看著墨如曦,再次驚艷眼前少女的美,忍不住在后者臉頰上摸了一下,嘿嘿道:“墨大美女看著我,我怎么舍得輸。”

墨如曦俏臉一紅,更顯嬌羞可愛。

聶天不再耽擱時間,和墨泰打了招呼之后,帶著聶家的人先行離開。

墨陽城武會結束,但真正的戰斗還沒開始呢。

墨泰則是把幾個望族的家主都留了下來。

血蝠門的人今晚就會動手,墨泰就算是用強硬手段,也要讓這些家主留在城主府幫忙。

巴家,議事大堂。

血蝠門壇主熊霸端坐在主位,胸口顫抖不已,顯然十分暴怒。

“壇主大人,子亮死了,請壇主大人一定要給他報仇啊!”巴無禮跪在熊霸面前,聲淚俱下。

“嘭!”熊霸手中的茶杯被捏的粉碎,猛然站起,眼中綻放著血紅:“可惡!巴子亮是本壇主看上的少年天才,竟被人殺了!小小的一個地方家主,簡直反了天!此仇不報,我血蝠門聲威何在!”

“壇主大人,今天晚上我們就殺進城主府,要了墨泰的命,然后再殺進聶府,屠聶家滿門!”巴無禮雙目充血,心底的恨意幾乎讓他喪失理智。

他太恨聶天了!

三個兒子,都是被聶天毀掉。

大兒子成了廢了,二兒子成了死人,三兒子成了傻子!

巴無禮恨不得要將聶天碎尸萬段之后挫骨揚灰。

“壇主大人,我看那個叫聶天的少年似乎有些詭異,要不要查一下此人的底細。”副壇主劉一守顯得更為謹慎冷靜,小心說道。

巴無禮立即站起來,說道:“壇主大人,聶天的底細我非常清楚,不用查。他是在墨陽城土生土長,三年前壇主大人曾派人幫巴家殺了幾個聶家之人,死去的聶家之人,其中就有聶天的父親,而且聶天也在那次伏擊中元脈盡毀。”

“他當了三年廢物,半個月之前突然變得很強。我猜他必是得了什么奇遇,手中一定有各種強大的武訣武技。否則他的實力不可能如此恐怖。”

“得了奇遇。”熊霸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神采,突然詭異笑道:“一個元脈盡毀的廢物,居然能在半個月內強勢崛起,本壇主倒要看看,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奇遇。”

巴無禮見狀,趕緊說道:“壇主大人,只要你幫我報了仇。城主府和聶家所有的財富都是壇主大人的,聶天身上的武訣武技也都歸壇主大人。小的只要給兒子報仇。”

巴無禮多次看過聶天出手,后者所使用的武技根本不是聶家擁有。

毫無疑問,聶天肯定是掌握了很多強大的武技。

只是巴無禮想不明白,為什么聶天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掌握這么多武技。

而且那些武技的等階明顯不低,難不成聶天是個武道妖孽不成。

“聶天,不管你是不是武道妖孽,殺了我的兒子,我一定要你死!”巴無禮面目猙獰可怖,心中更是陰狠。

“壇主大人,屬下還是覺得聶天此人太過詭異,而且屬下總覺得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所以今晚行動之事還是謹慎為好。”劉一守依舊不放心,擔憂說道。

熊霸擺手道:“劉兄不必再勸我,本壇主心意已決,今晚的行動照常進行!拿下城主府,屠聶家滿門!”

熊霸此刻已經在幻想聶天手中的武技武訣,根本不可能聽進劉一守的話。

劉一守眉頭皺緊,心中隱隱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壇主大人,屬下愿意先去城主府打探一下。”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唐十三突然站出來說道。

熊霸看了唐十三一眼,道:“也好,那就有勞十三先去查看一二,有任何消息立即回報。”

“是!”唐十三答應一聲,身影一動,化作一道殘影,飛速消失。

熊霸望著唐十三的身影,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巴子亮死了,只能推薦唐十三進入血蝠門總舵了。

其實唐十三的天賦和實力在巴子亮之上,更為適合進入血蝠門總舵。

熊霸之所以選擇讓巴子亮進入血蝠門總舵,是因為他對唐十三有所企圖。

熊霸知道唐十三是天生異瞳,他想得到唐十三的異瞳,所以才讓唐十三留在身邊。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將他的異瞳取下。

但是現在巴子亮死了,分壇又沒有其他的少年天才,只能讓唐十三頂替巴子亮了。

定期向總舵推薦少年天才,這是血蝠門每個分壇必須做的事情,如果推薦的人很差勁,有濫竽充數之嫌的話,那就要受到總舵的嚴厲懲罰。

熊霸可不敢惹怒總舵,所以只能讓唐十三進入總舵。

但是熊霸不知道的是,進入總舵,這正是唐十三想要的!

唐十三出了巴府,走在墨陽城大街之上。

此刻天色陰暗下來,好像馬上有一場暴雨將至。

“黑云壓城,山雨欲來啊!”唐十三嘴角勾起,輕輕感嘆。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