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云仙道侶的身份

小說: 仙逆 作者: 耳根 更新時間:2015-02-07 01:02:52 字數:3427 閱讀進度:1023/2067

“王林旦討前輩,當年承諾也敢相忘,即便是由洲化機,王某也一定要送來青霜之肉身!”再次看見周佚,王林心緒有了波動。周佚是他一生不多的幾個恩人之一,不管王林到了什么修為,對于他人生中的恩人,他都會極為恭敬。

周佚望著王林,神色露出欣慰。搖頭道:“你我之間,不要稱呼前輩了,若不嫌棄,就喚我周大哥就是。”說到這里,周佚突然目光一凝,仔細的看了王林幾眼。

“誰傷的你如此之重!!你元神黯淡不清,更是由于恢復過慢,導致隱患更重!”說話間,周佚神色透出一股寒冷。

王林苦笑,便把之前與虛空子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他沒說本源,只是說了朱雀覺醒。并非是王林不信任周佚。而是本源之卓太過重要。

“虛空子!”周佚雙目閃過一絲寒芒,看向王林的目光,有了愧,疚。

“若非為我送來青霜,他也不會涉險”虛空子,此人我記住了!”周佚點了點頭,沒在詢問此事,但那虛空子,卻是牢牢地記在他的心里,傷為自己送青霜而來的王林,就等于是觸犯了他的逆鱗,但凡有絲毫機會,以周佚的性格,都會讓虛空子付出慘痛的代價。

“你來這里,定是為了此地的丹藥。這里的丹藥雖多,但當年早就被云仙道侶二人取走了絕大部分。剩余的一些,也是只對靈體有效,因這種丹藥儲存方式復雜,那云仙道侶二人當年才沒有取走。”周佚說著。立剪話鋒一轉。又道:“不過這也無礙。你療傷的丹藥我來想辦法要到!”

周佚說完,集子一晃就化作一道劍芒,直接穿透了丹房外的禁制。在半空化作虛影,向著前方一抱拳,平靜的說道:“云仙道侶兩位前輩,此人是周某故交好友。可否現身送出丹藥!”

一聲輕笑從遠處傳來,卻見遠處一片紫林的禁制中光芒一閃,王巍、胡娟二人走出,他二人步伐不大,但卻詭異的三步之下,就來到了丹房外。

王巍右手一揮,立刻丹房件的禁制頓時消失,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這一幕,看的王林雙眼瞳孔猛地一縮。

“王某之前就猜測,王小兄弟與這劍靈有些淵源,果然被我猜到。”王巍笑談中右手虛空一抓,立刻再起前方就有一道虛無裂縫驀然出現,六個紫色玉瓶頓時飛出,飄在了王數手心之上。

“這六瓶五品凝仙丹,對你或許有用。”說著。王巍右手一揮,六瓶丹藥立刻飛到王林前方。

陣陣濃郁的仙氣從這六個紫色玉瓶內傳出,聞之便有種心曠神怡之感。王林一抱拳,拿住這六個玉瓶,神識一掃后。沒有立玄服下,而是放入儲物袋內。

那胡娟仔細的打量了王林幾眼,突然說道:“你是破滅禁的傳人?”

王林不動聲色,望著胡娟,平靜的開口道:“不是傳人,只是略知一些。”

旁邊的周佚在看到王巍只給了六瓶凝仙丹后,不由得皺起眉頭,略一沉吟,望著王巍,抱拳道:“王巍前輩,此人不但是周某故交,更是對周某有大恩,當年之事周某始終沒說,實際上周某是被封印在這里。被他所救。若非是他。怕是周某也不會與前輩有一見之日。”

王巍大有深意的看了周佚一眼,右手抬起再次向那裂縫內一抓,這一次,從其內飄出五個散五彩之芒的玉瓶,捏著玉瓶,王巍揮向王林。

“此瓶內有五粒丹藥,名為藏天丹,是四品仙丹,服下可以使得元神之傷大范圍緩解。”

王林接過丹藥二神識一掃,立玄就感受到在那幾個玉瓶內仙氣之濃。幾乎酒天一般,遠遠地過了自己剛才的六瓶凝仙丹。

周佚眉頭再皺,顯然還是有些不滿意。咬牙之下不再抱拳,說道:“前輩既知周某是雨之仙劍劍靈。想必對于雨之仙君青霜,也是知曉!”

王巍雙目頓時一凝,沒有詢問。而是再次從裂縫內拿出三瓶丹藥,也沒介紹其功效,直接拋給王林。

王林接住,神識一掃立刻神色有了變化,這三瓶丹藥內的仙氣,竟然比那五彩之瓶還要濃郁,顯然更好一些。“晚輩當年在雨之仙界迷戀一具女尸,以仙玉塔將這女尸存放,使得其肉身不腐,永恒般存在”周佚眼中露出追憶,把當年得到青霜的前因一一說出。

“后來我才知道,她不是婷兒,而是仙君棄霜!”

王巍神色有了變化,周佚的故事,他之前擔心搜魂毀了其靈,故而一直隱忍不問,此刻第一次聽到。

他旁邊的胡娟更是眼中露出一絲激動。二人相互看了看,那王巍右手再次從裂縫內一抓,這一次竟然從其內飛出數十個各種顏色的藥瓶。全部揮到王林身邊。

盯著周佚。王巍沉聲道:“你繼

王林神色古怪,他現在知道了,剛才周佚所說,丹藥他來想辦法的

意。

“我最后一次帶著婷兒去雨之仙界,在哪里,遇到了王林周佚眼中追憶之色更濃,他好似完全的沉浸在了回憶中那一點一滴的美好與難忘,臉上露出帶著愕悵的微笑。

隨著其一言一語,當年雨之仙界內的一幕幕事情,緩緩的訴說了出來,王林平靜的聽著,也被勾起了回憶。

王巍與胡娟二人更是被帶入到了這真實的回憶之中,尤其是聽聞有人要搶奪青霜之尸時,胡娟柔和的表情立玄便被一絲殺機取代,那王巍更是目光寒芒一閃,透出一個強大的威壓彌漫四周。

“我為她甘愿燃燒一切,我無悔”。周佚喃喃,一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半點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聽到周佚為了保護青霜尸體,燃燒魂魄,達到了問鼎后神智清醒,但仍然不悔所做,胡娟看向周佚的目光,有了一絲憐憫。

“孽緣!”王巍暗嘆,以他的修為與閱歷,自然一眼就看出周佚所說真假。

隨著周佚的話語,青霜體內因他千年癡迷而出的殘魂蘇醒,將瀕臨死亡的周佚救活,成為新的雨之劍靈。這一幕幕往事,從周佚口中傳出。王巍與胡娟二人,沉默了。

許久之后,王巍長嘆一聲,向著周佚躬身抱拳,感慨的說道:“周兄大恩,王某代青霜先謝,之前種種若有得罪,還望周兄莫要見怪。”

他旁邊的胡娟,此刻也是神色透出哀傷,望著周佚,欠身道:“周兄之恩,我夫婦二人絕不會忘。”

真與假,他二人一眼就可以看出,結合之前的猜測,周佚的話語更沒有半點端倪之處,他二人如何不信!況且周佚雨之劍靈的身份,更是說明了一切問題。“想必這王林小兄弟,就是為了送青霜肉身而來。”王巍看向王林。目中毫不掩飾露出感慨與贊賞。回想一路對這王林不多的認知。他沒想到,此人竟然是如此重義之人。

眼下事情似乎已經明了,但王林卻沒有立刻拿出青霜肉身,而是退后幾步。望著王巍與胡娟,平靜的開口道:“二位前輩到底是什么身份!”

對于王林神色中茁含的謹慎,王巍反而更為欣賞,此人越是謹慎,便越說明對周佚所托之事的在意。

“罷了,王某身份,這無數年從未與人說過,你與周佚對我等有大恩。更對仙帝青霜有大恩,若再隱秘。王某做不到。”王巍長嘆,抬頭看向遠處仙帝洞府第六層中心個置的黑霧,神色中透出一絲愕悵。

“王某,是當年仙帝青霜座下第一侍衛,同時”也是恩師二弟子”王巍平緩開口,再說出自己身份的剎那,從其身上立刻便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氣勢沖天而起,這氣勢中透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傲意。

依稀間,王林似乎可以感受到。這王巍當年在仙界的風姿!

“我是恩師第七弟子,自幼與青霜妹妹一起長大。”胡娟輕聲道。

“當年仙界遭遇大劫崩潰之時,我仇儷二人外出行事,僥幸避過了這一劫,而后得知恩師并未身亡。而是重傷隱匿閉關,我二人這些年來尋找了無數洞府,最終確定,恩師就是在這仙靈天境內。”

王林心神一震,沉默下來。

胡娟看了王林一眼,抬起右手向著旁邊禁制一揮,立刻她身邊的禁制頓時起了變化,比之原本存在的禁制,威力更大。

“你應該已經看出剛才這丹房外禁制的不同,以你的禁制修為,也定然有了猜測”這仙帝洞府被恩師開辟出來后,其內建筑以及所有禁制。全部都是我一人為師尊布置。如此,我后加入的禁制改動,才可以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胡娟的聲音不大,可落在王林耳中,卻是如同。

王林倒吸口氣,苦笑道:“原來是你,我還以為是王巍前輩。”

王巍搖頭,笑道:“我的禁制之術,比不過她,否則的話,當年與她因你之事打賭,也就不會輸了。”

王林一拍儲物袋,正要把仙玉塔拿出。但就在這時,王巍神色驀然一變,猛地回頭看舟遠處。

一聲尖銳之笑,在這一剎那,回蕩第六層內。

之前家里網絡出了問題,耳根打電話給副版主,讓他代我和大家說明一下,這章是在網吧更新,實際上還沒寫完,正在寫晚上凌晨更新的第三章。

請大家耐心等待一下,耳根正在很認真很認真的碼字燦,另外還有4個小時本月就過去了,大大們的月票,再不投可就被收走了,給耳根吧,看看能不能過聯口,話說仙逆的月票,還從未達到過刃刀呢。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