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被發現了

小說: 修真必須死 作者: 落跑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2:33 字數:5440 閱讀進度:455/470

黃泉天坑釣上來的怪魚,讓眾人興奮莫名。

這條怪魚也不知道,是不適應外部的環境,還是因為離開水的關系,開始劇烈的反應起來,左右亂擺,上下亂蹦。它吐出了誘餌,一陣瘋狂的劇烈跳動……

眾人根本不敢靠近,這天坑生物實在是太可怕了,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這條怪魚硬是將一座幾十米高的土坡,夷為平地,數噸重的石塊被拍打得亂飛……

折騰了好幾分鐘后,怪魚停止了動作,丁乙在對這怪魚進行了好幾次試探后,這才確定,這條怪魚的的確確是死翹翹了。

丁乙連忙放出通用傀儡,對這條怪魚進行解剖,這怪魚的魚皮異常堅韌,最后運用到了飛輪高速切割,這才將魚肚剖開……丁乙一邊觀察著解剖的情況,一邊進行各種毒物實驗。金角和蜥蜴趁著丁乙不注意又把繩子垂了下去……

世上的毒物萬萬千,丁乙的《毒物學》學習也僅僅只是初階的水平,他的毒物分析還很淺薄。

“釣上來了,又弄上了一個。”長尾拍著手大聲叫嚷道。

丁乙扭過頭來,就看見一條七八米長的巨型甲蟲,正被金角拖了上來。

這是丁乙生平見過的最大甲蟲。這個有點像鍬形蟲的巨大甲蟲,和那條怪魚一樣背部黑黢黢的,面目丑陋猙獰……

丁乙看到得意忘形的金角,嚴正警告他,不許他私自再進行垂釣。

“這些天坑下面的生物,形體還真是大,它們吃什么?難道他們喜歡吃金屬?”利爪問丁乙道。

“他們不是喜歡吃金屬,而是他們的視覺功能有些退化,嗅覺和觸覺功能非常發達。垂下去的繩子,讓它們以為是活物,這才會被釣上來。”丁乙向利爪解釋。

非常惡心的魚肚里面,還有很多沒有消化完全的各種生物。

“黃泉天坑,無疑是非常危險的,你們看這怪魚,還有這甲蟲身軀都異常的大,而且這些異形生物不畏毒氣,這魚肚子,一般的刀劍根本就劃不開……”

丁乙正在跟眾人講解,那只甲蟲,突然晃晃悠悠的開始亂爬起來。眾人還準備上前去控制它,它突然張開翅膀飛了起來。

眾人沒有阻止,眼睜睜的看著它,往忘川郡城的方向飛去……

整張魚皮被剝了下來,這是極好的蒙皮,能夠阻隔毒氣的侵蝕,還具有抗腐蝕,不畏刀劍的特點。將這蒙皮煉制到機甲上面,穿越毒氣彌漫的黃泉天坑,大有可為。

怪魚身上的魚骨、骨刺、胸鰭、尾鰭、魚鰾全都是寶貝,丁乙還切割了好些魚肉,這些是用來做試驗和做誘餌使用的。

這怪魚實在是太大了,雖然還有很多可用的材料,不過最后都被丁乙他們放棄了。

天已經快黑了,丁乙帶著眾人回到洞府里面。

人是萬物之靈長,丁乙口里說得嚇人,他對這黃泉天坑的生物,其實并不是很害怕。他說這些話,主要是嚇唬金角他們幾個膽大妄為的變異人的。

丁乙專門把繩索收了起來,他可不想讓那幾個變異人同伴,在沒有做安全措施的情況下,再從天坑下面釣出個什么怪東西出來。

丁乙給幾個變異人安排了非常繁重的學習任務,讓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搗亂,他自己則是做著各種研究。

老禪師跟那群變異人一起學習傀儡術,閑暇之余也過來看丁乙的研究。

丁乙對于黃泉天坑的研究,每天都有進展,他制作了不少探路傀儡,每天丁乙都會投放一定數量的各種傀儡,到黃泉天坑里面去。不過絕大多數,半路就毀損了。黃泉天坑里面有著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種群,丁乙制作的這些傀儡,大多數都是被這些生物當成食物捕獲,破壞掉的。

黃泉天坑有一定的阻隔靈識的作用,即便是老禪師的神識也深入不了多遠,對于這神秘莫測的黃泉天坑,在沒做好準備之前,丁乙愈發的謹慎了。

蘭蔻為江上鷗扣好衣扣,她的臉上還殘留著一抹歡好后的陀紅。

“蔻蔻,,你的消息非常及時,這一次總算是驗證了,先前的猜測,小畜生果然沒有死。”江上鷗惡狠狠的說道。

蘭蔻臉上有些尷尬,對于丁乙,她還是很有好感的,尤其是丁乙和蘭萱關系極好。這一次是她這個姐姐,利用了蘭萱對她的信任。想到蘭萱,蘭蔻心里有些愧疚。不過作為一個職業特工,她并沒有覺得,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對。

沒有除掉丁乙,這讓江上鷗一直耿耿于懷。這是他的恥辱。他對丁乙有著極深的恨意,這個小傀儡師,不僅殺了他最好的搭檔步上清,而且還從特勤的手中,準確的說從他和沈輕衣兩人的手中,逃出生天,狠狠的打臉了特勤。這是他終身的恥辱。

得到消息,他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這一次絕不能讓小魔神再跑了,小魔神必須要死在自己手上。江上鷗暗自發誓道。

“蔻蔻,光知道他還活著,還不行,我們還要把他找出來,這一次,決計不能讓他再跑了。”江上鷗平復了一下情緒,正色對蘭蔻說道。

蘭蔻點了點頭。

“我們聯系上了天機府的人,現在正在做預測,同時整個忘川郡特搜組的人,都散了下去,針對各個門派的密庫、藏經閣做了充分的部署,他應該就在忘川郡、流風郡、白石郡這三郡的范圍……”蘭蔻分析道。

“哪些被捕的逃犯,有沒有交待什么有用的信息?”江上鷗突然問道。

蘭蔻道:“被抓的大都是一些小蝦米,有用的線索不多。不過,我有些好奇,丁乙在單碭山,洗劫了巖凱監獄的靈石倉庫,他又在天府城、忘川城做下了這么大的案子,三家大型門派,七家老牌的世家,還有其他,包括天府城的儲備倉庫……這些東西就算用一千只儲物手環,也裝不下,他盜竊的這些物資,我粗略換算了一下,起碼要像這樣的房間,幾十個才裝的下……”

江上鷗一下子反應過來了。

作為一個被紅色通緝的逃犯,為了方便逃跑,越是輕便越好,丁乙的這種做法,只有一個解釋,丁乙這是在做物資儲備,他一定是找著了一處,不易被人發覺的地方,想要躲起來……

江上鷗和蘭蔻,快步來到橄欖園的文萃居。這里本來是一處書房,不過已經被丁乙給搬空了。這里現在被作為總指揮部,專門負責追捕工作,這間文萃居,現在掛著一幅巨巖大陸西北地區的地圖。

兩人來到地圖跟前,仔細的查看,無數次他們的視線從黃泉天坑劃過,但是沒有一次聚焦在這里。

特搜組十幾個小組,重新被派了出去……

越來越多的線索被發現了。

壺中天地的老板張松柏,往生祠附近,算命一條街的卜算子卜戰,繡春坊的老鴇盼盼姐,小舞、嫖客王多金以及他的兩個狗腿子……就連天府城賣早點的小販都被進行了再度約談。

唯一沒有在被約談的,只有何瓊蘭。顯然特勤和特搜組,是準備拿何瓊蘭做餌,放長線釣大魚。

確定了丁乙很可能躲在忘川郡這一帶,特勤分片包干,對每一處可疑的地點做了細致的偵測……

好幾位念力大宗師,聯手展開‘天聽地視’之術……

蘭蔻知道丁乙擅長傀儡制造,四年前他就發明了獨角仙挖礦傀儡。對于很多地方,他們還發動不少地靈修士,讓他們幫忙查找地下洞穴……

結果丁乙沒有找到,倒是因為這樣細致的搜查,他們抓住了好幾個脫逃的逃犯。

“抓住了,抓住了!”蘭蔻和江上鷗,一連幾天一無所獲,正在著急上火,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喊叫,兩人相互看了看,連忙走了出去。

被抓的是畢長河,這位被挾裹,變成逃犯的大宗師,現在是非常狼狽。

畢長河只能算是半路出家的逃犯,一些極端的手段,他有些做不出來,洪念祖、季秋童他們可是沒有那么多忌諱,這兩個大宗師可以為了清除身后的痕跡,大開殺戒,毫不手軟。他多少還有點良心未泯,還沒有這么瘋狂。

洪念祖和季秋童,漸漸的也看出來了,這畢長河,空有一身本領,卻是個無膽之人,做事畏首畏尾,兩人非常有默契的在一次露營后,洪念祖和瘋獅季秋童,兩人不告而別離開,甩掉了他。

沒了洪念祖和季秋童,畢長河沒過多久,就被人發現了……

殺死同僚,協助暴獄,這兩款罪名,起碼要判三五十年刑期,不過畢長河也認命了。將近一個月的逃亡生涯他身心俱疲,這一次逃亡,讓他徹底的沒了脾氣。他是第一個被捕獲的大宗師。

畢長河非常爽快的交待了一切。

畢長河提供的情報,進一步佐證了,丁乙還活著的事實。

對丁乙的調查,還在深入進行,而丁乙的探索研究,在經歷了無數次的挫折后,終于有了進展。

有三個昆蟲傀儡,終于成功的下到了黃泉天坑的底部。

通過傀儡昆蟲的視野,丁乙總算是明白了下面大致的情況。

黃泉天坑下面,已經探測到的部分,是一個類似沼澤深坑的環境。巖壁上生長很多奇特的,會發綠光的苔蘚、地衣,此外還生長著一些蕨類植物,黃泉天坑不是陡直的,下面還有一些緩坡,有許多怪魚會爬到緩坡上……

黃泉天坑下面,有著極其豐富的生物種群,而且根據昆蟲傀儡的視野傳回來的視訊,黃泉天坑下面非常的空曠,遠不止十幾平方公里的面積。這是一個巨大的地底世界。

丁乙把他的看到的,黃泉天坑底部,向眾人做了一個說明。

“那些地衣,有著極其可怕的腐蝕性,消金融鐵,不在話下。那些苔蘚的孢子,有著劇毒,這是我們下去會遇到的兩個最重要關礙,至于那些飛蟲、怪魚相反還容易對付一些,

當然這些只是我看到的一部分場景,至于還有那些危險,我還沒有探查出來。”

利爪道:“那地衣連金屬都能溶解,這還怎么下去?”

丁乙笑道:“有兩個法子,第一個是飛下去,我們的機甲從天坑的中心位置垂直下去,盡量不去觸碰這些未知的植物,第二個法子是繼續深挖洞,這片由蕨類植物、地衣、苔蘚組成的叢林范圍,只有三四公里長,我們可以挖到下面,從下面進去。”

鳥人道:“丁乙,我們干嘛一定要下去呢,我們就呆在洞里,不好么?下面僅僅是你觀測的這一段,就有這么多危險,還有沒有危險,現在還說不清楚……”

丁乙正準備回答,突然邱一泓站了起來,對丁乙道:“有人過來了。”

丁乙連忙關閉洞府石門,直奔一個石室,這里是丁乙布置的一個觀測中心,黃泉天坑附近,丁乙設置了不少的機關消息,很快在丁乙他們就觀測到了外面的情形。

一看到江上鷗特有的鷹鉤鼻子,丁乙的眉頭皺了起來。沒想到,又是特勤的鷹組,最先發現了自己的行蹤。

江上鷗身邊有好幾個人,除了江上鷗還有張淼、司慕達那些老面孔,不過當丁乙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后,他差點沒叫出聲來。

蘭蔻,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見到了這位制服美女,難免讓丁乙想到了她的弟弟蘭萱。

慕嫣然說過,蘭萱跟著蘭蔻回到了巨巖大陸。沒準現在蘭萱正在離忘川郡不遠的城市呢。想起和蘭萱的過往,丁乙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還真是燈下黑,江上鷗他們開展了,地毯式的搜查,拉網式的一連搜查了好幾遍各個地方,唯獨就漏了這個黃泉天坑。

黃泉天坑,畢竟兇名在外,這是帝國公認的絕地,忘川郡有不少關于黃泉天坑的傳說,讓這處天絕之地,更增加了一些陰森的鬼氣。

江上鷗不是第一次來黃泉天坑,作為帝國有數的絕地,江上鷗對這個鬼氣森森的黃泉天坑,還是心存畏懼的。

按說,丁乙是不會進到這個絕地去的。不過丁乙是江上鷗生平僅見的邪門人物,他總是不斷的顛覆傳統,一切的不可能,不可思議,都會在這個小鬼身上發生。

他要是進到里面去……也不一定。

江上鷗神情復雜的,望著這巨大的天坑。探頭下去,底下烏漆嘛黑的,什么也看不清。下面仿佛是通向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天坑底部似乎有一種吸力,要把他吸下去一般。讓這個膽大包天的特勤,背脊直冒涼氣。

“頭,這邊有情況!”不遠處,盧鳶向江上鷗喊道。

江上鷗連忙趕了過去。

這是一只奇怪生物的尸體,全長二十幾米,現在已經高度腐敗……

特勤的人都是見多識廣的人,不過這具尸體,他們還是辨認不出。

莫非這就是,從黃泉天坑竄出來的怪物?江上鷗看著這龐大的尸身,心中冒起一股寒氣。

“這是什么鬼東西?”江上鷗問身旁的司慕達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個尸身,被人處理過了,這不知道是龍、是蛇、還是魚的鬼東西,身上很多零件都被弄走了。”司慕達回答道。

司慕達指著怪魚背鰭的部位,跟江上鷗匯報道:“這里有明顯金屬切割的痕跡。按說黃泉天坑里面跑出來怪東西,讓這附近的修真者看到的話,一定會報給城主府的,這是幾天前就死掉的怪物,為什么這周圍城市,沒有一條關于這怪物的消息呢?這會不會就是小魔神所為呢?”

江上鷗點了點頭,圍著這怪魚的尸體打轉。

“這應該是一條怪蛇吧,這東西從黃泉天坑里面爬出來,莫非這黃泉天坑,其實就是一個蛇蠆、蛇窟?”江上鷗問司慕達道。

“頭,這下去的人,從來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下面到底有什么,誰也說不清楚。”

江上鷗自嘲的笑了笑,突然他五指箕張,地面上一塊石頭,被他隔空取物抓到了手上。

“丁乙,我知道,你正在偷偷的躲在老鼠洞里觀察我,我知道,你就躲在這附近,你以為你能瞞得過我的眼睛嗎?”江上鷗像個瘋子一樣對著石頭大聲囔囔道。

丁乙有些后悔,沒有在這探測器上,裝靈石炸彈。對這個江上鷗,丁乙是相當仇視的,特勤的其他人對自己,最少還有假惺惺的表面尊敬。只有這個江上鷗,對丁乙是毫不客氣的。丁乙體質特殊,神經強韌,不畏懼酷刑,即便如此,丁乙在這家伙手上還是吃了不少苦頭。這是丁乙排名第三,必須要干掉的死敵。

石塊被江上鷗捏碎,露出了里面精密的機關陣法。

這果然是小傀儡師的杰作,小傀儡師就在這附近!

眾人像打了雞血一般亢奮了起來,對這一片區域,展開了細致的搜索。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