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二章 禍從天降

小說: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作者: 鶴飛騰 更新時間:2019-10-26 14:13:40 字數:6755 閱讀進度:751/757

玄幻迷,最快更新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節!

張云燕十六歲了,已經是個大姑娘,不但武藝高強,艷驚四方,也成了家里的一根頂梁柱,和佳祥哥哥一起為義父分憂解愁。

趙佳義也長成了大小伙子,一條棍棒在手,數人難以接近。

林佳云已經十四歲了,也長成了大姑娘,和云燕姐姐一樣美麗動人,誰見了都想多看幾眼。

姐妹倆武藝不凡,平時打理家務,讓爹爹省了不少心。一家人日子過得雖然清苦,但是心情很好,和和睦睦很快樂。

這一天,他們來到龍河縣,這座縣城比較大,街上人來人往很熱鬧。

趙佳義說道“咱們找個地方吃點兒飯吧。”

林佳云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二哥就知道吃飯,你看看太陽,離吃飯的時間還早呢。”

趙佳義朝她擠了擠眼睛,笑道“我可沒有餓呀,是怕餓壞了二小姐。”

“哼,你又耍貧嘴,拿我來說事。”佳云白了他一眼。

佳義嘻嘻地笑著,擠眉弄眼地氣佳云。佳云被逗得哭笑不得,要打二哥。

“不要鬧了。”張云燕對林海龍說道,“爹爹,這里人多,咱們找個地方練一場,多少掙一些,然后再找地方吃飯住宿吧。”

林海龍點了點頭,帶著一家人來到最熱鬧的地方,找了一個空場,接著舞槍弄棒地練起來。

人們見有人練武賣藝,很快圍攏過來。

林海龍一抱拳,說道“各位父老鄉親,我黑龍初到此地,借貴方一塊寶地練上一回,請諸位多多指教。”

接著,趙佳義打了一套拳腳,林佳祥練了一趟棍,兩個姐妹又演練一回雙刀對長槍。

人們不住地叫好,掌聲一陣接著一陣。

之后,林海龍上場,把長槍舞得銀光閃閃,指東打西如龍似蛇。

人們贊不絕口,掌聲不停。

黑龍收回長槍一抱拳,說道“各位父老鄉親,我們爺幾個在大家面前獻丑了,承蒙諸位捧場,我這里有禮啦!”他對各方行過禮,然后說道,“我們武藝不精,也很不容易,請諸位看在一家老小奔波辛苦,幫我們一把。有錢的請幫個錢場,沒錢的請幫個人場,謝謝各位啦,謝謝各位啦!”

趙佳義和林佳云一人端一個盤子向觀眾收錢。

張云燕又練起雙刀。

忽然,有人大喊“閃開!閃開!都閃開!”

人們呼地一下散開來,緊張地看著他們。

接著,一伙人走進來,一個個面色陰冷,神情傲慢。

林海龍心里一緊,急忙上前,拱手道“各位爺,你們這是……”

一個人兩手掐腰,瞪起眼睛說道“什么這是那是的,你們是從哪里來的,竟敢在這里賣起狗皮膏藥來啦?”

林海龍陪著笑臉“我們剛到貴地,想給鄉親們練練拳腳解一解悶。”

“哼,就你們這兩下子,還敢到此地來丟人現眼,簡直吃了豹子膽。我們過來,就是要砸你們場子的!”

“諸位爺息怒,我們有

眼無珠得罪了諸位,還請多多原諒!”黑龍知道來者不善,不愿意招惹是非,依舊陪著笑臉。

一個胖子有三十多歲,他對身邊的人嘀咕幾句。

那個人嘻嘻一笑,然后一指胖子,對黑龍說道“這是我們大老爺,是縣里說一不二的大人物。”

林海龍聞言吃了一驚,此人權勢如此之大,必和知縣有非同一般的關系,知道惹不起,必須小心應對。

他立刻拜見“原來大老爺是知縣大人的左膀右臂呀,小人有眼無珠,請大老爺多關照!”

那個大老爺瞪起眼睛,哼了一聲“胡說什么呀,老爺我豈能做知縣的左膀右臂,那個狗官也不配。知縣算什么東西,在我面前,不過是一條搖尾乞憐的狗,讓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只能為我看家護院。”

說話間,他撇了撇嘴,在堆滿肥肉的臉上,露出了不滿和驕橫的神情。

林海龍吃了一驚,此人竟然不把知縣放在眼里,也太囂張了。他心疑難解“你……你是何人,怎敢這么說知縣大人呀?”

“哼,他算老幾呀,我才是真正的知縣大人。”那個胖男子又道,“知縣不過是一只喪家犬,只能乞求我給他一條生路。要是敢惹我不高興,會讓他死得很慘。”

林海龍心生畏懼,沒想到這個人如此可怕,真是得罪不起呀,看來這一關不好過了。

林佳祥四兄妹也很緊張,做好了最壞打算。

這家伙所言的確不假,他叫馮家寶,背地里人們都叫他瘋狗。馮家寶一直和知縣譚玉金勾勾搭搭,壞事做盡,無人敢惹。

知縣也是人如其名,是個愛金喜玉貪得無厭的人。

有一回,他們兩個因為分贓翻了臉,馮家寶嫉恨在心,想給知縣一點兒顏色看看。

他手下有一個惡奴,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毒藥化腸散,馮家寶一見很高興,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暗中讓知縣服了下去。

從此,譚知縣一個月內要是不吃解藥,就會內臟潰爛疼痛而死。他到處求醫問藥,都毫無用處,為了活命,只能對馮家寶百依百順。

自此,譚知縣的確如同喪家之犬,對馮家寶搖尾乞憐。他空有知縣之名,而是馮家寶掌控了縣衙大權,不得不為這個惡霸看家護院。

馮家寶控制了譚知縣,大權在握,更加肆無忌憚,成了人人懼怕的惡霸。

林海龍一家人遇到這樣的惡人,太可怕了,看來難逃此劫。

一個家人對林海龍笑了笑,說道“我們老爺說了,他想和你們交個朋友,這是你們的福氣呀。”

“謝謝大老爺!小人怎敢高攀,還請大老爺多關照!”黑龍不得不應付。

他有些不解,不知道這家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他知道,和這種人打交道,不會有好事,恐怕很難擺脫糾纏。

那個家人又道“你不用高攀,現在已經是朋友了,只管擺場收錢就是,有大老爺為你們作主,沒有人敢對你們說半個不字。”

“謝謝大老爺關照!”黑龍依舊

不解,這些家伙方才還氣勢洶洶,一轉眼又變得如此客氣,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令人猜疑。他看著這位不凡的人物,很緊張,也很憂慮,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心里沒有底。

“既然是朋友,就是自家人了,不必多禮,你們繼續練吧。”那個家人一指張云燕,說道,“我們老爺想請這位小姐說說話,敘一敘情誼,讓她跟我們走一趟吧。”

林海龍聞言,立刻明白了,知道這家伙不懷好意,更加緊張。他急忙說道“大老爺,小女無知,有事就和我說吧,我會盡力去做的。”

馮家寶瞥了林海龍一眼,又一臉不屑地笑了笑。他故意問家奴“讓我跟他說,這可怎么說呀,他有那種本事嗎?”

家奴笑道“他哪兒有呀,要是那樣,公雞都會下蛋了。”

這些家伙旁若無人,都哈哈地笑起來。

林海龍被羞辱,依舊敢怒而不敢言,為了不惹來是非,不得不咽下這口氣。

林佳祥四兄妹怒目圓睜,見這個人如此猖狂,知道不會收手,暗中做好了準備。

黑龍平息一下怒氣,話語依舊平和“老爺,都怪我們無知,多有得罪,我這里告罪啦!我們不再給你添麻煩了,這就離開貴縣。”他一招手說,“孩子們,咱們走。”

馮家寶擺了擺手“不急,不急,你們既然來了,我也理應盡地主之誼,哪能走呢。等我和這位小姐敘談幾日,便親自送你們上路,也是我的一點兒心意。”他立刻吩咐眾家奴,“你們還等什么,快請小姐回府吧。”

家奴們答應一聲,一擁而上就要搶人。

林海龍知道已經躲不過去了,喝道“你們如此無理,休怪我們不客氣了,孩子們,操家伙!”

他們經歷的這種事多了,沒有退路,只能抗衡。林佳祥四兄妹早已怒火難耐,揮刀掄棍和他們打起來。

惡奴雖多,卻不是對手,不一會兒就被打得傷的傷,跑的跑,還有幾個倒在地上。

馮家寶心慌意亂,嘴上依舊蠻橫“哼,你們敢在這里撒野,是找死,我非扒了你們的皮不可!”他不敢停留,一邊喊叫一邊帶人逃走了。

林海龍知道那家伙不會善罷甘休,急忙和孩子們收拾好東西離開這里。

他們還沒有趕到城門,馮家寶便帶領衙役和許多官兵沖過來,把一家人圍在當中。

這場廝殺更加激烈,林海龍一家人武藝高強,毫不懼怕,打得那些人死傷不少,不敢再靠前。

林海龍帶領孩子們殺開一條路,徑直向城門沖去。忽然,一支飛鏢刺中黑龍后背。他顧不得了,忍著疼痛一路沖到城外,剛跑進樹林里就跌倒在地。

林佳祥四兄妹心慌意亂,急忙拔下飛鏢,只見傷口烏黑,流出的血也是黑的。

張云燕嚇得叫起來“壞了,這枝鏢有毒!”

林海龍聞言吃了一驚,頓時心灰意冷,有些絕望了。他知道無法救治,性命不保,就要和孩子們永別了,一陣心痛流下淚水。

張云燕十六歲了,已經是個大姑娘,不但武藝高強,艷驚四方,也成了家里的一根頂梁柱,和佳祥哥哥一起為義父分憂解愁。

趙佳義也長成了大小伙子,一條棍棒在手,數人難以接近。

林佳云已經十四歲了,也長成了大姑娘,和云燕姐姐一樣美麗動人,誰見了都想多看幾眼。

姐妹倆武藝不凡,平時打理家務,讓爹爹省了不少心。一家人日子過得雖然清苦,但是心情很好,和和睦睦很快樂。

這一天,他們來到龍河縣,這座縣城比較大,街上人來人往很熱鬧。

趙佳義說道“咱們找個地方吃點兒飯吧。”

林佳云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二哥就知道吃飯,你看看太陽,離吃飯的時間還早呢。”

趙佳義朝她擠了擠眼睛,笑道“我可沒有餓呀,是怕餓壞了二小姐。”

“哼,你又耍貧嘴,拿我來說事。”佳云白了他一眼。

佳義嘻嘻地笑著,擠眉弄眼地氣佳云。佳云被逗得哭笑不得,要打二哥。

“不要鬧了。”張云燕對林海龍說道,“爹爹,這里人多,咱們找個地方練一場,多少掙一些,然后再找地方吃飯住宿吧。”

林海龍點了點頭,帶著一家人來到最熱鬧的地方,找了一個空場,接著舞槍弄棒地練起來。

人們見有人練武賣藝,很快圍攏過來。

林海龍一抱拳,說道“各位父老鄉親,我黑龍初到此地,借貴方一塊寶地練上一回,請諸位多多指教。”

接著,趙佳義打了一套拳腳,林佳祥練了一趟棍,兩個姐妹又演練一回雙刀對長槍。

人們不住地叫好,掌聲一陣接著一陣。

之后,林海龍上場,把長槍舞得銀光閃閃,指東打西如龍似蛇。

人們贊不絕口,掌聲不停。

黑龍收回長槍一抱拳,說道“各位父老鄉親,我們爺幾個在大家面前獻丑了,承蒙諸位捧場,我這里有禮啦!”他對各方行過禮,然后說道,“我們武藝不精,也很不容易,請諸位看在一家老小奔波辛苦,幫我們一把。有錢的請幫個錢場,沒錢的請幫個人場,謝謝各位啦,謝謝各位啦!”

趙佳義和林佳云一人端一個盤子向觀眾收錢。

張云燕又練起雙刀。

忽然,有人大喊“閃開!閃開!都閃開!”

人們呼地一下散開來,緊張地看著他們。

接著,一伙人走進來,一個個面色陰冷,神情傲慢。

林海龍心里一緊,急忙上前,拱手道“各位爺,你們這是……”

一個人兩手掐腰,瞪起眼睛說道“什么這是那是的,你們是從哪里來的,竟敢在這里賣起狗皮膏藥來啦?”

林海龍陪著笑臉“我們剛到貴地,想給鄉親們練練拳腳解一解悶。”

“哼,就你們這兩下子,還敢到此地來丟人現眼,簡直吃了豹子膽。我們過來,就是要砸你們場子的!”

“諸位爺息怒,我們有

眼無珠得罪了諸位,還請多多原諒!”黑龍知道來者不善,不愿意招惹是非,依舊陪著笑臉。

一個胖子有三十多歲,他對身邊的人嘀咕幾句。

那個人嘻嘻一笑,然后一指胖子,對黑龍說道“這是我們大老爺,是縣里說一不二的大人物。”

林海龍聞言吃了一驚,此人權勢如此之大,必和知縣有非同一般的關系,知道惹不起,必須小心應對。

他立刻拜見“原來大老爺是知縣大人的左膀右臂呀,小人有眼無珠,請大老爺多關照!”

那個大老爺瞪起眼睛,哼了一聲“胡說什么呀,老爺我豈能做知縣的左膀右臂,那個狗官也不配。知縣算什么東西,在我面前,不過是一條搖尾乞憐的狗,讓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只能為我看家護院。”

說話間,他撇了撇嘴,在堆滿肥肉的臉上,露出了不滿和驕橫的神情。

林海龍吃了一驚,此人竟然不把知縣放在眼里,也太囂張了。他心疑難解“你……你是何人,怎敢這么說知縣大人呀?”

“哼,他算老幾呀,我才是真正的知縣大人。”那個胖男子又道,“知縣不過是一只喪家犬,只能乞求我給他一條生路。要是敢惹我不高興,會讓他死得很慘。”

林海龍心生畏懼,沒想到這個人如此可怕,真是得罪不起呀,看來這一關不好過了。

林佳祥四兄妹也很緊張,做好了最壞打算。

這家伙所言的確不假,他叫馮家寶,背地里人們都叫他瘋狗。馮家寶一直和知縣譚玉金勾勾搭搭,壞事做盡,無人敢惹。

知縣也是人如其名,是個愛金喜玉貪得無厭的人。

有一回,他們兩個因為分贓翻了臉,馮家寶嫉恨在心,想給知縣一點兒顏色看看。

他手下有一個惡奴,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毒藥化腸散,馮家寶一見很高興,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暗中讓知縣服了下去。

從此,譚知縣一個月內要是不吃解藥,就會內臟潰爛疼痛而死。他到處求醫問藥,都毫無用處,為了活命,只能對馮家寶百依百順。

自此,譚知縣的確如同喪家之犬,對馮家寶搖尾乞憐。他空有知縣之名,而是馮家寶掌控了縣衙大權,不得不為這個惡霸看家護院。

馮家寶控制了譚知縣,大權在握,更加肆無忌憚,成了人人懼怕的惡霸。

林海龍一家人遇到這樣的惡人,太可怕了,看來難逃此劫。

一個家人對林海龍笑了笑,說道“我們老爺說了,他想和你們交個朋友,這是你們的福氣呀。”

“謝謝大老爺!小人怎敢高攀,還請大老爺多關照!”黑龍不得不應付。

他有些不解,不知道這家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他知道,和這種人打交道,不會有好事,恐怕很難擺脫糾纏。

那個家人又道“你不用高攀,現在已經是朋友了,只管擺場收錢就是,有大老爺為你們作主,沒有人敢對你們說半個不字。”

“謝謝大老爺關照!”黑龍依舊

不解,這些家伙方才還氣勢洶洶,一轉眼又變得如此客氣,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令人猜疑。他看著這位不凡的人物,很緊張,也很憂慮,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心里沒有底。

“既然是朋友,就是自家人了,不必多禮,你們繼續練吧。”那個家人一指張云燕,說道,“我們老爺想請這位小姐說說話,敘一敘情誼,讓她跟我們走一趟吧。”

林海龍聞言,立刻明白了,知道這家伙不懷好意,更加緊張。他急忙說道“大老爺,小女無知,有事就和我說吧,我會盡力去做的。”

馮家寶瞥了林海龍一眼,又一臉不屑地笑了笑。他故意問家奴“讓我跟他說,這可怎么說呀,他有那種本事嗎?”

家奴笑道“他哪兒有呀,要是那樣,公雞都會下蛋了。”

這些家伙旁若無人,都哈哈地笑起來。

林海龍被羞辱,依舊敢怒而不敢言,為了不惹來是非,不得不咽下這口氣。

林佳祥四兄妹怒目圓睜,見這個人如此猖狂,知道不會收手,暗中做好了準備。

黑龍平息一下怒氣,話語依舊平和“老爺,都怪我們無知,多有得罪,我這里告罪啦!我們不再給你添麻煩了,這就離開貴縣。”他一招手說,“孩子們,咱們走。”

馮家寶擺了擺手“不急,不急,你們既然來了,我也理應盡地主之誼,哪能走呢。等我和這位小姐敘談幾日,便親自送你們上路,也是我的一點兒心意。”他立刻吩咐眾家奴,“你們還等什么,快請小姐回府吧。”

家奴們答應一聲,一擁而上就要搶人。

林海龍知道已經躲不過去了,喝道“你們如此無理,休怪我們不客氣了,孩子們,操家伙!”

他們經歷的這種事多了,沒有退路,只能抗衡。林佳祥四兄妹早已怒火難耐,揮刀掄棍和他們打起來。

惡奴雖多,卻不是對手,不一會兒就被打得傷的傷,跑的跑,還有幾個倒在地上。

馮家寶心慌意亂,嘴上依舊蠻橫“哼,你們敢在這里撒野,是找死,我非扒了你們的皮不可!”他不敢停留,一邊喊叫一邊帶人逃走了。

林海龍知道那家伙不會善罷甘休,急忙和孩子們收拾好東西離開這里。

他們還沒有趕到城門,馮家寶便帶領衙役和許多官兵沖過來,把一家人圍在當中。

這場廝殺更加激烈,林海龍一家人武藝高強,毫不懼怕,打得那些人死傷不少,不敢再靠前。

林海龍帶領孩子們殺開一條路,徑直向城門沖去。忽然,一支飛鏢刺中黑龍后背。他顧不得了,忍著疼痛一路沖到城外,剛跑進樹林里就跌倒在地。

林佳祥四兄妹心慌意亂,急忙拔下飛鏢,只見傷口烏黑,流出的血也是黑的。

張云燕嚇得叫起來“壞了,這枝鏢有毒!”

林海龍聞言吃了一驚,頓時心灰意冷,有些絕望了。他知道無法救治,性命不保,就要和孩子們永別了,一陣心痛流下淚水。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