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152章 姨娘喂你奶

小說: 鄉艷村婦野性難馴:鄉村小混蛋 作者: 一窩驢 更新時間:2015-10-30 03:05:01 字數:5215 閱讀進度:153/182

[第2章第二卷]

第153節第152章姨娘喂你奶

日本妞被李小滿搗弄得都不想起身,但想著還得收拾,就陪著李小滿洗干凈,拿沐浴乳將他全身都給打上泡,再用胸去搓好了,用水淋干凈。李小滿挺享受這被人服侍的感覺,不像那些女人都是他抱著到去洗。

等玲子牽著他下頭瞧那驢大的玩意兒,就又是一驚,咋的就摸起來又有些要硬了。就拿著那玩意兒用臉貼著,那更不得了了。一下就漲大了一圈,玲子嚇得小臉兒一白。

她那下頭可窄短得很,哪經得種再來一回的,就用不太純熟的國語央著李小滿。

他瞧她著實可憐,就放過她了。

看玲子又撐著身體在收拾,就幫了她的忙一下。

“你,真,體貼。”

“那是,比你們日本男人好。”

玲子瞇眼一笑,就在李小滿的臉上親了下。

比那馬麗可強多了,那西洋馬做完就像只死魚,這玲子人家本來就不大行了還撐著要收拾東西,她呢,就攤在那里。

誰知一出來就被馬麗堵上了,她就在門外,拉著他就問他為啥來了不找她。

瞧她那白嫩的模樣,問了領班她沒上鐘,就帶她進去另個房間。

馬麗也不多說,連按都沒幫按,直接的將衣服褲子給脫干凈,然后就讓李小滿抱著她日。

她那肌膚才叫真的白,連點黑的地方都沒有,除了那些毛毛,連那皮膚底子偏黑的地方仔細瞧都是紅色的。

想這俄羅斯人種可真夠厲害的,是不是跟他那邊天氣冷有關系?

像這些東歐的就算了,那北歐的好些都白得像得了白化病一樣的。

被馬麗那像上了馬達一樣的腰搖得魂都沒了,看她那撫著金發在那瘋狂的模樣,都懷疑她不是小姐,而那是些在修道院里給憋了半個世紀的老修女了。

等她下來,李小滿就將她那軟彈的臀部給掰過來,然后一捅到底。

馬麗也毫無例外的輕叫了聲,跟著就搖著屁股要他再用力些。

做完出來,岳波就在那邊笑說:“小滿,你他娘的可以啊,騎完東洋馬騎西洋馬,你這身子不是鐵打的吧?老這樣,受得了嗎?”

“還成吧。”

李小滿一笑,就跟岳波下去吃了個宵夜補了下身體然后回李莊去了。

拍賣會那邊一完,岳波就讓人把錢打到李小滿的賬上,他去銀行辦了張信用卡。

一千多萬進到卡里,李小滿一下就覺得這心氣足起來了,連走路都是挺著胸的。看得李水根在那懷疑他是不是被吳月芝那邊養的鵝將軍給傳染了。

“有錢也不至于這樣吧?”黃桂花滿臉是笑的說。

一千多萬,她以前想都不敢想,這錢可夠她好幾輩子掙的了,連李水根都不能淡定,瞧著他就說:“你有錢得省點花,這錢來得不容易,再說了,這有錢得藏起來,要不你媽那邊的親戚還不像是貓見了腥都跑過來了?”

“你咋說的呢,我那親戚像那樣的嗎?”

黃桂花才一說,黃冬梅就來了。

這讓她不由得氣勢一噎,就問黃冬梅來做啥的,她說找李小滿,黃桂花就拉著李小滿到灶房里說:“別借錢給你姨娘,她那性子拿了這錢,不定說要做啥呢。”

“我心里有數,媽,你就放心吧。”

跟黃冬梅走到溪邊,黃冬梅就瞟了李小滿一眼,往下瞧了下說:“你咋不去找我了?”

“怕你那邊事多了,被炒了你打算找啥事做?”

李小滿被她瞅得心里發毛,心想這姨娘她要是來硬的,就在這要做,這可就糟糕了。

“我就想著能做小買賣,你那邊有錢嗎?”

還是來借錢的,小買賣倒不怕,十萬八萬的就算是給她又怎樣。

“想做啥?”

“我那邊村子說要支持搞夫妻店,那個林靜又賠了六萬給我,我還差個十來萬,想做個大些的夫妻店。”

夫妻店就像是二妮家一樣的雜貨鋪,這錢投入主要還是進貨錢,別的那都沒啥。

“成,回頭我讓軍子給姨娘送去。”

李小滿說完要走,黃冬梅就扯著他說:“這么久不見了,連親都不親姨娘一下?”

“這邊還有人呢,改天吧。”

看黃冬梅苦著臉,又有點不落忍,對溪那邊在釣魚的孩童沒咋注意,就抱住她親了下,還往她那胸上給抓了把。

黃冬梅這才興高采烈的回去了,也不知她那老公知不知道那孩子是幫別人養的。

等回來路過二妮家,二妮媽就喊住他:“那天跟你說的,就今天晚上,你得過來,二妮他們都不在家。”

“嬸,你還真想跟我保持情人關系啊?”

“啥叫情人關系?我是你丈母娘,這關系不比情人關系要強?你過不過來,一句話!”

“我不過來吃飯了,我吃過飯再過來。”

“成,嬸子等你。”

二妮媽那屁股蛋子都快扭成麻花了,喜盈盈的回到超市門口坐上。

李小滿就去瞧那邊施工,這進程還是很喜人的,約莫再過得十來天就蓋完了,那些要裝修的材料也是李小滿讓劉長軍開車跑到縣里的裝修市場挑來的。

二妮也跟著去了,還挑了幾個挺花哨的馬桶。

這施工隊蓋完這邊再蓋那邊李水根的屋,想必都能在李小滿去黃港前能蓋好,就是那旅社要等李小滿二妮走了后才能蓋好了。

想著錄取通知書就這兩天的事了,二妮就坐在村頭瞧,不大想去外婆家。

“等啥,我不是幫你估算了分,一定能上的嘛。”

李小滿走過來坐下,二妮就拿著棵草在那里掐,一截截的扔。

“可就怕萬一啊,你說的又不能做準,你又不是考官。”

“嗬,還考官呢,讓你學車你又不學。”

“那,那不是沒錢買車嘛。”

二妮撅著嘴,李小滿就扳過來,在她嘴上親了下說:“咋沒錢買了,我有錢啊。”

“還沒成親不能亂花你的錢……”

“咱倆都睡過了,那咋不能花了?”

“睡過的都能花你的錢,你還不得成窮光蛋了。”

嗬,這話里有話啊,李小滿就睜眼說:“我還睡過誰了?”

“你老往月芝嬸那邊跑,她年紀才比我大幾歲呢,你能說你沒睡過,還有趙秀英,那事我早就知道了……”

李小滿滿頭是汗,不知說啥好了。

“這些事都是以前的了,跟我成親后別找她們就成了。”

二妮抬頭瞧他,李小滿就拍胸口做保證,還抱著她就賭咒發誓的。

等會兒大牛來接二妮,看到李小滿就臉色一白,他這兩天跑去找阿杏,那邊不待見他,他拿錢也不想幫他做,怒得想要砸店,又被阿杏一句軍子滑三堵回去。

滑三倒不怕,軍子他現在越來越忌憚了。

話說這人再厲害也怕幫手多,劉長軍那運輸隊都快一百人了,都是壯漢,六十多輛車,其中有十五六輛都是劉長軍買下去的。這真要對著干,吃虧的是誰,大牛心里有數。

可這沒得日,他那日性又起來了,就跑到田梗邊去打手炮。

這回來看到李小滿和二妮,那心里就都是火。

“你瞪著我做啥?大牛,我說你要接二妮就接,開著你那破摩托趁早走。”

“小滿!”

二妮拉著他就撒嬌,她就是兩人的揉合劑,要不然就李小滿和大牛那性子,不說大牛會不會暴走,李小滿肯定早就出手收拾他了。

大牛瞪他眼就載著二妮去外婆家了,二妮爸又到縣里去了,二妮媽才讓李小滿晚上過來。

吃過晚飯,李小滿說要去舒食,在村里繞了幾圈,就翻墻進了二妮家。

二妮媽早換上了套透紗的睡裙,就站那院里還不時的撩下裙底去瞧。

“瞧啥呢?不是你那地方生病了吧?”

“去你的,哪來的病?要有病也是你染的。”

李小滿嘿笑聲就坐下來,拿著桌旁的茶壺直接對嘴就灌了口。

這大熱天的,動一動就滿身汗。

二妮媽自打被他日了就像年輕了好幾歲,那模樣瞧著更不像是四十歲的女人,那狼虎勁倒是還在,可那臉蛋子越瞧越像是比二妮才大個幾歲的姐姐。

扭著屁股蛋子就坐在李小滿的身上,雙手掛在他的脖子上,就扭動屁股說:“今天你得讓我吃個好。”

“吃啥好,你晚飯沒吃?”

“嬸子不是說這個,是說讓你做事賣力些。”

二妮媽媚眼如絲的說了句,就張嘴叼住李小滿的下嘴唇,然后熱吻起來。

她那身體早就發燙了,沒等李小滿過來,那心里就想著前些日子跟李小滿做那事的感覺,這不想就算了,一想那身子就像是被火熱起來一樣。

平日李小滿進進出出的,也讓她很是想拉住他就日起來。

想他在二妮身上那番搗弄,在她身上的使頭,她就不能自拔。

都說這男人年輕的時候渾身是勁,特別是這十七八歲的,到得二十五六往后就不成了,那女人呢,三四十才是需要的年紀。

李小滿被她也給擠壓得有些來勁了,她那屁股蛋子跟二妮如出一轍,那都是一樣的圓潤似球,她這還特別的圓一些,就像是兩瓣西瓜給分別安在下邊一樣。

這一坐下來,那鳥桿子就正好抵在她那門戶上。

她有些遭不住,李小滿也有點吃不消。

被二妮媽給吻了一陣,就伸手抓住她那睡裙里的兩團棉花就揉起來。

“哎喲,要死啊。”

不光揉,李小滿還低下頭去嘬那櫻桃,二妮媽渾身一個激靈就叫起來。

跟著就不管不顧的將李小滿的褲頭給扯下來,擒住那鳥桿子就坐下去。

李小滿讓她抱得緊些,然后他好方便些。

就這樣搗弄了幾下,李小滿和二妮媽都很滿意的時候,突然聽到二妮爸在外頭拍門:“你咋把門反鎖了,快開門!”

這一叫,這兩人都魂飛魄散了。

李小滿將褲子一拉,掉頭就翻墻先跑了。

二妮媽將那椅子上的穢物給擦了下,也沒換衣服就跑出來。

“你咋穿成這樣。”

“還不是你這死球的不在家,我這想要做了,找誰去?就只能穿這樣想著然后在院里椅子上掏弄。”

“嘿,要不我幫幫你?”

二妮爸那也不咋行了,幫她也就是拿著個木夫人在那里搗弄。

李小滿卻嚇得魂都快沒了,一路跑到趙秀英那,就將她先給叫出來,去灶房里拿了水將她下頭洗了下,把趙秀英弄得愣愣的。

“這都沒潮潤,你也能做,不怕疼嗎?”

“哪,啊,我是想喝水來著。”

趙秀英點著他腦門就要罵,李小滿突然想起東嬸虎子魯敬都住這邊,趕緊拉著她要跑。

“東嬸他們去市里玩了,這個點還沒回來,估計不回來了,要不我能讓你拉到灶房里嗎?”

趙秀英倒挺歡喜,瞧他那下頭還有些微硬,就捂著他下頭輕捋了一下,掂著腳就要親他。

李小滿也是個沒心沒肺,剛死里逃生,被她一**那心思就又起來了,抱住她就將她摁在那灶臺上,就將她那長褲給扯下來,摳弄下頭起來。

趙秀英早就巴望著那鳥桿子輪到自己了,這一摳弄沒幾下,她就水汪汪的。

“快,快!”

趙秀英也怕東嬸突然回來,雖說跟她都一起服侍過李小滿,可人家現在成家了,那魯敬虎子瞧見了也不好,誰讓李小滿突然襲擊,還在這灶房里。

李小滿也不怠慢,急忙一捅下去。

趙秀英就背一繃,全身都夾緊,嘴里吐出口氣來,顯然極為舒服。

等完事了,趙秀英好久沒跟李小滿做了,那都快有些支撐不住身子,李小滿就抱她去洗澡房洗了下,就聽到東嬸他們回來的聲音。

“我以后還要去坐過山車。”

“好,好,以后去。”

“魯叔也要去。”

“都去。”

東嬸聽著洗澡房里的聲音,就讓魯敬帶虎子先回房,等她再做些宵夜。就在洗澡房外頭問:“是秀英吧?”

“是,還有……”

“嬸子,還有我。”

李小滿小聲說,東嬸就臉一紅:“你倆快些,我幫你倆瞧著。”

李小滿就快速的幫趙秀英洗過,然后就披著衣服出來,看東嬸眼睛盯著下頭,就沖她一笑:“我先走了,改天再幫你搗鼓。”

東嬸滿臉通紅,朝著跟出來的趙秀英啐了口,就回屋去了。

李小滿跑去取了錢就拿給劉長軍讓他去送給黃冬梅,想想還是自己開著摩托過去了。

黃冬梅那村子住得比較偏,但人口還算不少,里面的夫妻店就一家,她要做起來還是挺有搞頭的。她那兒子年紀又小,她也不能老去做保姆。

想著她那還沒斷奶的**,李小滿就想去嘬兩口。

這人奶有些腥,但李小滿就愛喝這個味。

瞧黃冬梅跑出來,后頭還跟著個老實的中年人,就知是姨父,忙叫了聲。那中年人就跟他笑笑,抱著孩子先進去了。

“錢給你了,算我送的,借啥,咱倆誰跟誰?”

“瞧你說的……”黃冬梅心下感激,就想拉著他去偏些的地方服侍他。

“做不得這事,這樣吧,你到旁邊讓我嘬一下奶就行了。”

黃冬梅啐了口,就跟他去到村西頭那偏僻的樹林里。

這邊一向沒人來,特別這夏天的,這邊雖說有能乘涼,可比不得樹里的大樹。又有些低矮的灌木,刺多,走過來還得留神,夏天穿得少,被扎中也不是說笑的。

抱住黃冬梅也不親嘴,就直接讓她將衣服給掀起來,然后張嘴咬住她那櫻桃就吸起來。

奶水是少多了,不像那天在林靜家里,有些要沒奶的跡象。

可那還是挺有嚼頭的,邊喝著人奶邊嚼著,李小滿就有些想要做那事。

這地方可沒躺的,黃冬梅也有要服侍他的心,就扶著樹將褲子扯下來說:“就這樣弄吧。”

“那你得扶緊了,我這要大力了,你一個支撐不好,得落得渾得是刺。”

“廢啥話,趕緊的,我能扶住。”

李小滿就嘿笑聲,往前一挺。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