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2章 超級專注

小說: 直到星空盡頭 作者: Even伊文 更新時間:2019-03-26 01:07:19 字數:2282 閱讀進度:12/398

兩人再不說話,蘇哈臺也同那裟歿幸存者斷開了心靈連接。它所感知到的東西,讓蘇哈臺覺得既恐懼又煩躁不安。

看看它拳打腳踢,坐立不安的樣子就知道它此刻正承受著多大的精神壓力,那三根手趾甚至被弄得流出了綠血。蘇哈臺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吐出,然后背靠鋼化玻璃,仰起頭來。

實驗室天花板頂部的強光很是刺目,刺得蘇哈臺連忙緊閉雙眼。

可就算閉上眼,蘇哈臺依舊無法忍受炫光,于是懊惱地低下頭。視線終于漆黑一片了,但在最中央位置,一個明晃晃的圓形光斑卻留了下來。

蘇哈臺眉頭微皺,觀察著刺目強光留在視網膜上的光斑。

明明知道那光斑就印在自己的眼球內,但他卻覺得它很遙遠,目力所不及。一些雜念之類形成的干擾波動,從視線四周蔓延向中心,試圖將光斑遮擋,覆住它的光亮。

蘇哈臺心中一凜,全身專注力驟然集中于瞳孔處。

他這輩子都沒這樣專注過。

蔓延游走的干擾波動迅速消退,眼前是一片純凈的黑,只有中心明亮地光斑,散發出永不波動底持續光芒。盯著那光斑,便好似在宇宙深空之中,盯著遙遠恒星一般。

這種感覺無法言說,很奇妙。剎那間,蘇哈臺被光斑的美麗完全吸引住了。

“那是……太陽嗎……”蘇哈臺捫心自問著,他甚至看得清光斑表面泛起的火龍。不知究竟是想象所致,還是真的看到了常人不可見的異象,在那一刻,蘇哈臺覺得自己十分渺小。

他只不過是宇宙中的一粒塵埃。

他所看到的景象,已經超越他所有的想象力。

一旁的那裟歿人,在不知不覺間,進入了蘇哈臺的意識。它出現在無盡虛空之中,蘇哈臺的身邊。雖然感受到了它的到來,但蘇哈臺的目光卻無法從遙遠地“恒星”上挪開。

“你覺得那是真的嗎……”蘇哈臺心中問道。

那裟歿人回應道:“這仍是您心中的房間,只是它突然變得寬闊了……蓋亞之靈……在您心中,我……很寧靜……”

蘇哈臺也覺得很寧靜。

人類和那裟歿人存在于浩瀚地虛空之中,如饑似渴地享受著來之不易地寧靜。時間在這空間之中仿佛永不流逝,外部世界被完全隔絕。多少人究其一生,都無法達到蘇哈臺此刻的境界。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突然之間,獲得了遠超常人的專注力。

正是這變態的專注力量,引導他直接進入了冥想的終極階段。

那一刻,世間萬物都與他無關。他覺得他已經寧靜了很久,但現實世界卻只走過十秒鐘。

然后……他所處的浩瀚空間中,突然出現了恐懼、急躁和不安……萬千思緒翻飛,心亂如麻,如同雷電交加!這激烈的爭斗,讓那裟歿人感到畏懼。

“蓋亞之靈……醒醒……”

蘇哈臺試圖睜開雙眼,脫離這令人恐懼的空間。但持續不斷的專注力,卻讓他無法脫身。

那裟歿人已經離開了,偌大空間中,只剩蘇哈臺和那顆恒星。雷電肆虐翻飛,碎裂著虛空,遙遠之外的恒星,層層龜裂!雷電閃爍間,每根大腦神經都痛得發炸!

但蘇哈臺也只能咬緊牙關忍受,在得不到任何幫助和指導的情況下,他只能依靠自己。

“神吶……這一切會過去吧……”

蘇哈臺心中默念著:“如果能從這雷電中逃生,往后余生……我將信仰神明!”

……

……

不知過了多久。

蘇哈臺意識模糊,他經歷了一個他從來無法想象的,毫無預兆的煉獄。只是這天罰般的雷電交加,在某個特定的時刻,突然止息了,溫熱地光芒如雨水般沖刷著他的殘軀。

“天吶……”

他重重喘著粗氣,慢慢睜開眼,仿佛經歷了一個輪回。

他并沒有發現,他的唇齒都被咬出血了。

“蘇哈臺?蘇哈臺?你怎么樣?”進入視線的,是蒂娜.漢克斯。在蘇哈臺經歷那一切的時候,她以為他突然休克,或者抽了羊癲瘋之類的,總之看上去很危險。

所以她把他從隔離間中弄出來,實施急救。

好在蘇哈臺醒了過來。蒂娜剛要松口氣,可是下一秒,兩人身邊的合金墻壁,突然炸裂,崩解!

“轟隆——!”

火光沖進了實驗室。

堅固的合金墻壁竟然被劇烈的爆炸崩解掉了,淡藍色的火焰崩得到處都是,只有電漿手雷的巨大威力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壞。關押著那裟歿幸存者的隔離間被炸碎,可憐的外星人被炸得血肉模糊。

高斯步槍特有的嘯音和爆炸聲從墻壁裂口鉆了進來,震耳欲聾。

幸虧蘇哈臺和蒂娜躲進了操作陣列的縫隙之中,才幸免于難。

“你不是說要塞護衛隊能守住襲擊的嗎?”蘇哈臺抱著腦袋質問道。蒂娜呼吸急促,拽著蘇哈臺的胳膊,邊走邊道:“快離開這里……”

可到了門前,卻發現自動門已經損壞,無法開啟。

蒂娜暗罵一聲,抬頭看了一眼墻壁裂口,對蘇哈臺扭了扭脖子道:“這邊!”

蘇哈臺吞咽了一口唾沫,定了定心神,跟著蒂娜的腳步邁開了步子。他回頭看了一眼那裟歿幸存者,那家伙的頭被一塊碎片擊中,綠色的血液流得滿地都是。

回過頭來,卻發現蒂娜已經爬上裂口跳了出去。

蘇哈臺抓住依舊很燙的,冒著煙的斷裂鋼筋,踩著隨時都有可能倒塌的斷壁殘垣,爬上了裂口,在邊緣處探頭探腦。槍彈和光束在不遠處來回呼嘯,爆炸聲此起彼伏。

要塞護衛隊的武器裝備跟入侵者相比,仿佛落后了一整個世紀。

四層平臺群被炸得千瘡百孔,大塊合金與鋼化玻璃墜落水區,同樣墜落的,還有手無寸鐵的使徒們。拖著長音的慘叫聲時不時響起,在巨大的地下空間內回蕩不息。

仿佛到處都是敵人。

“這特么完全是被攻陷了的節奏啊……”蘇哈臺從未見到過這么“火爆”的場面,好似一場動作電影。

腎上腺素的分泌讓他獲得了額外的勇氣和力量,他毫不猶豫地從5米高的裂口邊緣跳了下去。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